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六十五章 秦国响应

    第六十五章秦国响应

    邯郸,信陵君府。

    “哈哈!”信陵君笑得可开心了,眼睛只剩一条小缝,把秦异人的文告狠狠晃着,大声编排秦异人的愚蠢:“秦异人自诩聪明,不过是自以为是,实则蠢不可及!蠢不可及!每个前来邯郸参与论战的士子,每人十金车舟之资,少说也要三两千人前来,这就需要三万金。再有吃喝住宿,前前后后,没有半月不可能结束论战,这又得费金几多?五万金是最少的了。还有重金奖赏,这又要两万金……”

    说到这里,脖子伸得比长颈鹿的脖子还要长,摇头晃脑,仿佛吟诗似的吟咏:“这就要十万金,十万金呐!莫要说区区落魄王孙,就是本公子也拿不出这么金。”

    秦异人这次是大手笔,若是成功的话,必将享誉千古,名垂后世,秦异人的名望就会大幅提升。然而,其花费很惊人,没有十万金莫想举办。

    十万金,这是一笔巨大的开支,就是以信陵君的财力也是吃不消。

    莫说信陵君,就是天下五大商家也是禁受不住。

    “秦异人这是异想天开。”侯赢点评一句。

    “没错,他就是异想天开。”信陵君yinyin一笑,道:“他想成名,我就不让他如愿。立时派出门客,在茶坊酒肆散布流言,就说秦异人沽名钓誉,没有金举办。把这帐细细一算,这次抡材大典就不可能举办了,秦异人,你就等着成为天大的笑柄!”

    信陵君这一招够狠!

    抡材大典照秦异人这么办大手笔是大手笔,就是花费太高了,只需要把账一算清,就会让人相信,士子会裹足不前。

    没人前来参与抡材大典,秦异人就会成为笑柄,永远也抬不起头来。

    秦异人逼得信陵君走投无路,他还不得不给秦异人背书,唱赞歌,他恨透了秦异人,巴不得秦异人立时死掉。

    xxxxxxxx

    咸阳,秦国王城,朝堂。

    秦昭王正与范睢、白起、蒙骜、王陵、国尉司马梗他们商议军机。

    今天的商议透着几许诡异,白起、王陵这些武将对丞相范睢是爱搭不理的,没什么好脸se,只是顾忌着这是朝堂,不得乱来,不然的话,他们早就冲范睢开骂了。

    “禀丞相,异人公子的信。”负责值守的铁鹰锐士快步进来,把一根竹管递给范睢。

    “异人?是给寡人的?”秦昭王眼中jing光一闪,忙问道。

    他暗中调查秦异人的所作所为,对这个孙子的观感大为改观,很是希望这信是秦异人写给他的。

    “禀君上,异人公子点名这信务必交到丞相手里。”铁鹰锐士如实禀报。

    “呃。”秦昭王嘴里发出一阵磨牙声,老脸一红,很是羞愧。

    秦异人恢复与秦国的联系,第一封信就是写给他的,为秦国找到一条非常好的谋划,他却不信,错失了良机,眼下还在后悔着呢。

    这通书信,秦异人不给他,而是点名要给丞相范睢,明显是对他不信任。这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他能不羞愧吗?

    “君上……”范睢把铜管呈给秦昭王。

    秦昭王挥挥手,勉强一笑,道:“既然是异人给丞相的,丞相处置便是。”

    他很想接过来,可他好意思接吗?

    范睢也不客套,应一声,拧开铜管,取出羊皮纸,展开一阅。

    “啊!”范睢一脸的惊讶,轻呼一声。

    范睢胆识过人,就是泰山崩于前而se不变,他竟然轻呼,颇是惊讶,这事太少见了,秦昭王、白起、蒙骜、王陵他们大是讶异,目光齐刷刷盯在范睢身上,大是好奇。

    只见范睢一双明亮的眼睛jing光闪烁,沉吟不语,都知道他每每遇到大事,都是这般思索,没有人出声,任由他思考。

    “妙!妙!妙!”范睢明智之士,见识过人,思虑并没有费时太多,只片时功夫,就是眼中jing光暴she,大声称妙。

    “丞相,何事?”秦昭王这才出声相询。

    这话正是白起他们想问的,无不是睁大眼睛打量着范睢,竖起耳朵,静等他说话。

    “君上,异人公子已通告天下,愿出金举办抡材大典。”范睢说出答案。

    “举办抡材大典?这是好事呀,不错,不错。”秦昭王眉头一轩,赞扬道:“做做样子,花费万把金就能成,可以捞到美名,他好算计。”

    用万金博得一片美名,这着实是一条谋划。

    “君上,远远不止如此。异人公子是如此举办……”范睢一通解说。

    “他疯了!他想成名想疯了!”秦昭王脸上变se,喝声如雷:“没十万金莫想办成,他哪有那么多金?他这是向秦国索金的?”

    “一定是这样!”白起他们也是如此以认为,个个大摇其头。

    秦国要是有金的话,岂会不出兵灭赵?

    “不是。”范睢把手中羊皮纸挥挥,道:“异人公子只是说了这事,其余的只字不提。”

    “不是要金的?”秦昭王好一通惊讶:“又料错了?”

    长平大战后,秦异人一共给秦国写过三通书信,每次接到,秦昭王都以为秦异人是乞金的,竟然连续三次都料错了,由不得他不讶异。

    从范睢手里接过书信一瞧,拧着眉头,疑惑道:“他这是何意?”

    秦异人在书信中,只是陈述他要举办抡材大典,别的只字不提,这让秦昭王摸不着头脑。

    “君上,异人公子这是在暗示,秦国应当抓住这次机会,资助他举办抡材大典。”范睢一口道破秦异人的用意。

    “资助?”白起冷声道:“丞相,大秦要钱没钱,要粮没粮,拿什么来资助?”

    他信了谣言,对范睢很是不爽,这是在抢白。

    “是呀!要是有钱有粮,我们早就在邯郸了,岂能在这里?异人公子儿戏,丞相也跟着胡闹了。”王陵他们这些武将齐声附和。

    秦昭王微微颔首,虽然没有说话,其用意已经再明白不过了,他很是赞成白起他们的话。

    要是秦国有钱有粮,他都把赵国灭了。秦国眼下最缺的就是金,岂能随秦异人胡闹。

    “君上,若异人公子成功,对秦国有两大好处。”范睢仿佛没有听见白起他们的讥嘲似的,大声道来。

    “两大好处?”秦昭王疑惑不解。

    “百年战国,山东六国骂秦为虎狼,残暴不仁,秦虽强,骂名在外,不利于秦。秦若要一宇内,不能仅靠征战,还要有美名。这次抡材大典,就是博取美名的良机。”范睢的话很有见地,道:“美名,可顶十万大军,甚至更多!”

    好名声能得到的好处不见得比征战少,就是白起他们这些对范睢不爽的武将也不得不承认这点,微微颔首。

    “有理!”秦昭王大声赞同。

    “异人公子大手笔,不惜重金举办抡材大典,为士子们解决舟车之费,住宿吃喝之资,必然有很多人才因此而汇聚在邯郸。秦若要一天下,应当趁此良机,招揽人才。”范睢的话很有诱惑力。

    “人才!”秦昭王双眼一翻,jing光暴she。

    对于一国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不是金银珠宝,不是粮草,而是人才!

    没有人才,堆积如山的财货也有用光之时;有了人才,即使没有如山珍货,也会富裕起来。秦国本身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秦孝公发求贤诏,招揽天下贤士,yu图变法强国,那时节,秦国已经快亡了,处于崩溃的边缘,是当时七大战国里面最弱的一个。

    秦之弱,弱得连会盟的资格都没有了,山东六国视秦国为化外蛮夷之国,不把秦国当作华夏一员,这让秦孝公引为奇耻大辱。

    在当时,秦国要么变法成功,存在下去,要么被当时的霸主魏国灭掉,不得不搏了,秦孝公痛定思痛,发求贤诏,招揽天下贤士。商鞅因此而入秦,在秦国变法,取得巨大的成功,秦国转弱为强,一举成为一流战国,雄视天下。

    “让人才没有后顾之忧,前来邯郸参与论战,秦国应当趁机大力招揽,这才是异人公子不惜重金的原委所在。”范睢一口道破秦异人的深远意图。

    他说得没错,秦异人真的就是这么打算的。

    若秦异人仅仅想成名的话,犯不着花费十万金,有上万金就成了,招集一批名士论战一番,再让他们背书一通,到处宣扬,秦异人的名声就大起。问题是,如此做的话,能前来的名士要么家资巨富,要么就是有人资助。那些贫寒的读书人没有钱,不能赶来邯郸,他们就会被埋没。

    这是一个风云激荡的热血时代,秦国即将统一中国,需要大量的人才,要是这些贫寒的读书人被埋没了,太可惜了。

    再说了,这些人若是被秦国招揽,最后还不是成了秦异人的臣子?他当上秦王后,这些人就得向他效忠。

    正是考虑到这些,秦异人才决心花费重金,来一次大手笔,把天下读书人一网打尽,能网罗的都网罗了。

    他这一计划若是成功的话,秦国会受益良多。

    可以嫌金多,可以嫌粮多,绝不会嫌人才多!

    “好谋划呀!他看得如此深远!”秦昭王大是惊讶,抚着额头,笑道:“人才是一国之本,七大战国,大秦最是重视人才,绝不能错失这次良机。”

    虽然山东六国把秦国骂得体无完肤,然而,凭心而论,秦国才是最重视人才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