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六十三章 离间朱亥

    第六十三章离间朱亥

    “呼!”信陵君长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面对现实,挤出一丝笑容,道:“异人公子,你气也出了,我们该来谈谈这抡材大典的价钱了。”

    要想把抡材大典这事转给秦异人,必须要让人秦异人满足报复心理,他不得不低声下气求秦异人。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信陵君就是拱手相让,一文不取,他还没这么圣贤。更别说,他眼下很缺金,还指望着敲秦异人一笔呢。

    “终于要有金了。”侯赢长吁一口气。

    要不是看在金的份上,侯赢也不愿意信陵君求秦异人。

    “价钱?”秦异人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似的。

    “是呀。异人公子,抡材大典这事是由我发起,你得给我金。无忌这名望还是值点金的,不要多了,就五万金。”信陵君准备狠狠敲秦异人一次,出出胸中怨气。

    “五万金?你咋不去抢?”秦异人失笑出声。

    “没错,本公子就是抢你,抢秦国王孙这种事儿还没人干过,一定不错。”信陵君重重点头,话中透着欢喜。

    虎狼秦国凶名在外,还没人敢抢秦国王孙,要是做成了的话,他再一宣扬,他的名望就会再涨上几分。

    “呵呵!”侯赢笑得很是开心:“异人公子,你不给金,抡材大典你就莫想到手。”

    虽然秦异人有费力不讨好的可能,却不是太大。若是举办成功的话,秦异人应该还是有好处的,会提升他的名望。侯赢笃定秦异人想弄到手,这话信心十足。

    “魏无忌啊魏无忌,你想金想疯了?抡材大典如此好,你就捂在手里,你就不怕烫坏你的手?”秦异人拒绝得很干脆:“你都求我了,你以为你还有底气与我讲价?”

    “啊!”信陵君恍然,他上了秦异人的当。

    秦异人要信陵君求他,表面上看是为了报复,实则不全是,报复只不过是一个方面,他要把信陵君的底气全部打掉,再来谈这事。

    “你……真恶毒!”信陵君反应过来,指着秦异人,指责起来。

    “人言信陵君jing明过人,是贤明公子,我看不过如此。”秦异人得意的贬损着信陵君,道:“抡材大典对本公子是有无穷好处,即使本公子是虎狼秦人,也不会费力不讨好……”

    秦异人一句话没说完,信陵君的鼻子就歪到一边了。

    适才,秦异人振振有词,说他举办抡材大典会费力不讨好,这才屁大一会儿功夫,就变了,完全变了,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而且,信陵君适才还真有几分信了,还有比这更让他生气的么?

    “……可是,在你手里,却是不仅没有好处,反而有无穷后患。”秦异人扳着手指头,细数起来:“你没金举行,这事一闹出去,你想啊,你还不被天下人的唾沫淹死?你没金举办,你还要通告天下,你邀屁的名?你这就是沽名钓誉,伪君子,欺世盗名。”

    信陵君的脸se极为难看,眼中如yu喷出火来。

    秦异人所言绝对会成为现实,也正是他担心所在。

    “你积累数十年的美名就会瞬间瓦解,你会留下一片骂名,从此以后,你屁都不是。”秦异人越说越是兴奋,声调转高。

    信陵君听在耳里,如同利剑在剜心似的,这都是秦异人搞的鬼,让他把天大的良机错失,而且,偏偏还是罪魁祸首秦异人帮他剖析,还有比这更让他痛恨的吗?

    他恨不得把秦异人踩在脚下,狠狠蹂躏,再剁碎了喂野狗。

    “要本公子接过来,你不仅要求本公子,还要给本公子金,还得为本公子做事!”秦异人得意的开条件了。

    “你……休想!”真要照秦异人这么说的话,信陵君不仅因为求秦异人而脸面全失,还要破费,还要沦为秦异人的手下,为他效力,信陵君都快气炸肺了。

    “其实,也可以不这样做,还有一个办法,两全其美的办法。你不仅交出抡材大典这烫手事儿,还可以得到一笔不菲的金。”秦异人展颜一笑,很是亲切。

    “哦!”信陵君做梦都在想金,都快想疯了,虽然正在盛怒之下,却是兴趣被勾起来了。

    “何法?”侯赢知道这话不能由信陵君来问,那样的话就太**份了,代他问出来。

    毛公、薛公、朱亥睁大眼睛,死盯着秦异人,恨不得从嘴里抠出答案。

    “本公子出五万金,买下朱亥,如何?”秦异人瞄了一眼朱亥,嘴角掠过一抹坏笑,一现即隐,谁也没有发现。

    “五万金?”信陵君眼中光芒闪烁,一片火热。

    他眼下都快揭不开锅了,若是有五万金的话,一切都是迎刃而解了,他真想一口答应。

    “卖我?”朱亥双眼一翻,jing光暴she,死盯着信陵君。把信陵君那意动样儿看在眼里,眼神一黯。

    侯赢、毛公和薛公三人绝对想不到秦异人会提出这个条件,很是震惊。不过,仔细想想,这条件太诱人了。

    朱亥是很了得,是天下少有的猛士,可是他也值不了五万金啊,万金都值不了。

    信陵君能不能禁受得住诱惑,谁也说不清,三人紧抿着嘴唇,打量着信陵君,没有说话。

    信陵君的心xing就在这一念间了,是要金,还是要闻名天下的猛士。

    “呼呼!”信陵君正在进行天人交战,把朱亥卖掉的话,眼下的问题迎刃而解。

    问题是,他能卖吗?卖掉朱亥就是卖掉了他的信誉,他的名望就不复存在了,从此以后,就会被人骂为重金轻友,不会再有人投他了。

    “秦异人,休要辱我!”信陵君想明白了,就是再高十倍的价钱,也绝不能卖掉朱亥。

    “呼!”毛公、薛公、侯赢长吁一口气,信陵君禁受住了诱惑。

    “秦异人,你侮辱我,我与你没完。”朱亥原本对秦异人大有好感,此时却只有恶感了,吼得山响。

    “这事,等会我们再说。先说抡材大典的事儿。”秦异人却是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冲朱亥笑笑,这才扭头道:“信陵君,你不愿做这笔买卖也由得你。你得给我三千金,再把抡材大典托付给我一事通告天下。此事不议!你若不愿,此事就此做罢。”

    语调并不高,却是透着坚决。

    事已至此,信陵君还能怎样呢?最后不得不同意秦异人的条件。

    “可惜了,要不是怕信陵君拼个鱼死网破,我就借这次机会,彻底把信陵君弄得身败名裂。”秦异人很清楚,他迟早还会和信陵君对上。

    那样的话,秦异人却什么也得不着,拿不到抡材大典的举办权,就莫想成名。再三思虑,秦异人只能给信陵君留一线生机。

    要是没有信陵君这个发起人,凭秦异人的名望,不可能有人前来参加。

    “告辞!”秦异人一甩袍袖,大步而去。

    “秦异人,你欺我太甚,我与你没完!”信陵君望着秦异人的背影,咬牙切齿。

    “秦异人,我们再来算算帐。”朱亥大吼一声,怒气冲冲的追了出去。

    信陵君嘴角浮现一抹微笑,朱亥这一怒,有秦异人好受的。

    然而,让他想不到的是,秦异人竟然在等着朱亥,一见朱亥追来,就冲朱亥一招手,道:“朱亥,你以是我在侮辱你,是?你错了,真的有人想要卖掉你。”

    “你胡说,我不信。”朱亥不信。

    “我说一件秘密,你就相信了。”秦异人左顾右盼,见没有人,压低声音,在朱亥耳边轻语道:“朱亥,你这袖中有一柄金锤,重十斤,是?”

    “你……你怎生知道的?”朱亥一共三柄锤,提在手里的两柄不过是明面上的,他真正的杀手锏,就是袖中金锤。

    这是他压箱底的绝招,很少有人知道,秦异人竟然知道,他能不震惊?

    “走喽!”秦异人却没有回答,快步而去。

    “是真的!是真的!”朱亥站在当地,眼睛瞪得滚圆,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脸se急剧变化,极为难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