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六十二章 我求你!

    第六十二章我求你!

    “闭嘴!”

    一片喝斥声响起,出自信陵君、侯赢、毛公、薛公、朱亥之口。

    朱亥更是双眼圆瞪,如yu喷出火来,恨不得把秦异人立劈当场。他对秦异人很有好感,数次为秦异人说话,此时却是大怒,因为秦异人侮辱了他效忠的对象,信陵君。

    信陵君是王室子弟,身份地位极高,势力极大,更是心高气傲,要他求秦异人,那是不可能的,他宁愿断头,也不愿求秦异人,这次,他是真的怒了。

    “秦异人,你欺人太甚!”信陵君指着秦异人,大声喝斥,吼得山响,如同雷霆轰地。

    “闭嘴!”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却见秦异人眉毛一立,大声喝斥,指着信陵君的鼻子,跟骂孙子似的数落起来:“魏无忌,你包藏祸心,以为本公子好欺,是?”

    “我包藏祸心?”信陵君好一通讶异。

    是你要我求你,是你在侮辱我,怎么又成了我包藏祸心?

    “本公子且问你,这抡材大典要想举办,少则万金之数,多则数万金,如此之多的金,你以为本公子是谁?本公子是质子,质赵的质子,不是富甲天下的大商家,没这么多金,你要本公子举办抡材大典,你安的什么心?”秦异人仿佛没有看见信陵君委屈得象被轮了一百回的小媳妇似的,高喉咙大嗓子,理直气壮的喝问。

    “这……”秦异人不过是个质子,他没这份财力,无法举办抡材大典,信陵君强塞给他,着实没安好心,信陵君一时语塞。

    “再者,本公子是虎狼秦人,本公子来举办抡材大典,你们山东之人不会领情不说,还会聚在一起,大骂本公子。本公子出金出力,做一善事,却是落不得一个好字,反而要被骂,我傻啊,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秦异人的理由太多了,也很充分。

    傻子也知道,举办抡材大典会有天大的好处,信陵君当然不信秦异人这话,却一时之间找不到理由反驳。

    谁叫秦异人是秦国王孙,不是山东之人呢?若是信陵君这些山东之人来办,就不会有丝毫疑虑,只会有美名。秦异人这个秦国王孙来举办,就另当别论了。

    山东之地骂秦国是虎狼之国,骂秦人是虎狼,已经上百年了,根深蒂固。

    更让人震惊的是,很多骂词是不分清红皂白,也不管秦国做的是对是错,是好是坏,只要是秦国做的,都是“虎狼之行”。

    秦异人若举办抡材大典的话,费力不讨好这种可能xing不高,却未必不可能。

    后人生活在秦始皇的遗泽中,却把秦始皇骂得体无完肤,秦始皇从此背上了“暴君”的骂名。做了好事,落不得一个好字,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本公子不计名,不计利,要为你解决这难事,你不求本公子,本公子又不犯贱,凭什么为你解困?”秦异人很是光棍,甩甩袖子,大步一迈,道:“告辞。”

    到眼下为止,只有秦异人一人对抡材大典有兴趣,信陵君哪敢任由秦异人离去,忙堆着笑容,拦着秦异人,道:“异人公子,这事能不能再商议商议。”

    “商议个屁!”秦异人回答得很果决。

    “异人公子,我们交情深厚,情深谊笃……”信陵君脸上的笑容堆了一层又一层,抓着秦异人的手,亲热得紧,好象见到老友似的。

    “你是魏国王室子弟,本公子是虎狼秦国王孙,我们是死敌,有屁的交情,没有。”秦异人一甩胳膊,甩脱信陵君的手,一点也不给面子:“本公子怀着一颗仁心而来,却是给狗吃了,这种事儿,本公子不做了,你自己做。”

    我要是有金做,我用得着留给你么?

    信陵君郁闷得想撞墙,赔着笑脸道:“异人公子,你也不能太狠?”

    “本公子狠吗?狠的是你?”秦异人双眼一翻,jing光暴she,道:“ri头是从西边升起,还是从东边升起?”

    当ri,秦异人前来试探的时候,信陵君有些得意忘形,说出如此决绝的话,秦异人当然要狠狠踩信陵君的脸,要占足了便宜。

    终于明白了原委,信陵君很是后悔,恨不得扇自己几个耳光,当ri太得意了,眼下后悔莫及。不过,他仍是不想求秦异人,道:“这着实是本公子的错,不过,本公子是不会求你的,哪怕是死。”

    “那可由不得你!”秦异人冷笑道。

    “无忌一身傲骨,就是面对刀山火海,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绝不会求你。”信陵君信心十足。

    “我听闻,有不少人兜售珍货,说是你信陵君的珍藏。”秦异人瞄着信陵君。

    “笑话!本公子有金,为何要卖珍货?”信陵君当然要断然否认了。

    这事绝不能承认,打死也不能承认。

    “这些珍货有不少是罕见的奇珍,不是民间所能有,必是出自王宫。本公子就上弄几件,送给魏王求证求证。”秦异人却是云淡风轻。

    “这……”信陵君脸se大变。

    侯赢、毛公、薛公他们也是脸se急剧变化。

    信陵君出手的珍货就有不少是宫中之物,有一些更是信陵君所独有,若这事公开的话,那就是铁证如山了,信陵君跳进黄河也是洗不清了。

    “信陵君,你莫要担心,我也不信。我这就去给那些爱乱嚼舌头的人说,信陵君有金,断不会兜售珍货。”秦异人拍拍袖子,就yu离去。

    这是无风三尺浪!

    原本无事,若给秦异人真这么一宣扬,还不闹得满城雨,还不天下疯传?

    “异人公子,无忌手头着实有些不便。”信陵君知道这一切都是秦异人搞的鬼,要瞒是瞒不过了,只得承认了。

    “这不就对了。”秦异人得意的一扬下巴儿,道:“你自己没金举办,却交给我来办,我费金费力,还不讨好,我没虱找虱呀?你得求我。”

    信陵君知道他没有退路了,若不求秦异人的话,秦异人断不会接手,他就完了,什么也不会剩下。脸面是重要,可是,活着更重要,保住眼下的名声才是当务之急。

    “信陵君,不可!”侯赢、毛公、薛公、朱亥齐声阻上。

    “不得对人言之。”信陵君一咬牙,下定决心。

    “没问题。”让信陵君求秦异人,不过是小小的满足一下自己的报复心理罢了,秦异人不是大嘴巴,原本就没有打算宣扬。

    “秦异人,若你敢出尔反尔,休怪朱亥识得你,我手中巨锤不识得你。”朱亥双眼一翻,jing光暴she。

    “朱亥,你尽管放心,本公子说话算话,一向奉行你仁我义。”秦异人笑得很开心。

    他这话只说了半句,“你仁我义”的后半句就是“你不仁我不义”,意思是说,只要信陵君不先对他打歪主意,他就信守承诺。

    巧取豪夺之事,被秦异人宣扬出来,着实是信陵君先对秦异人下的手,不能怪秦异人。

    “异人公子,无忌求你了。”信陵君万分不情愿,如同吃了苍蝇般难受,结结巴巴,总算把一句求人的话说完了。

    这辈子,他头一遭如此低声下气,比踩了狗屎还要让他恶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