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五十八章 断信陵君财路

    第五十八章断信陵君财路

    信陵君府上,信陵君正与毛公、薛公、侯赢和朱亥饮宴,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呵呵!”信陵君放下酒爵,美滋滋的道:“你们说秦异人是不是傻了?他竟然要我让出抡材大典,他是痴人说梦。如此美事,我信陵君岂能成全他?”

    “呵呵!”一句调侃的话惹来一片畅笑声。

    “对了,秦异人在吕不韦的订亲一事上诬蔑本公子,这账不能不算。若他要参与抡材大典的话,就不准,他想成名,本公子就不让他成名。”信陵君表面上胸襟博大,实则度量并不如吹嘘的那般大,很是记仇,在秦异人手下吃了亏,时刻不忘报复。

    秦异人要想回到秦国,要想登上秦王之位,必须成名,抡材大典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信陵君不准他参与抡材大典,真是太狠了,若成真的话,秦异人会被一巴掌“拍死在沙滩上”。

    “对!秦异人这虎狼秦人,就是要狠狠对付。”侯赢大声附和。

    毛公薛公摇摇头,虽是对秦异人颇有好感,也不愿为秦异人说话。

    “信陵君,这是不是太狠了点?”反倒是朱亥在为秦异人说话。<风得意,几乎是唱出来的:“秦异人诬蔑本公子那般狠,我这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罢了。这不狠,一点也不狠!若是有机会的话,本公子不介意给他点更狠的。”

    他都要断秦异人的前程了,他还兀自嫌不够狠。

    “恭喜信陵君,贺喜信陵君。”就在这时,一个门客满脸喜se,跟吃了蜜蜂屎似的,兴冲跑来,冲信陵君道贺。

    “不客气,不客气。”信陵君心情极为不错,还以为是对付秦异人一事。

    “信陵君,有数百门客前来投奔,这是天大之喜呀。”门客忙陈明实情。

    “好呀。”信陵君固然jing明人一个,却是没有反应过来,一句话出口,这才明白过来,大是惊讶,猛的站起身,眼中jing光暴she:“数百门客?哪来的门客?我没招门客呀?”

    自从来到邯郸后,信陵君金少,入不敷出,不敢招门客,乍闻此言,真的是惊奇死了。

    “是呀。”侯赢也是惊奇。

    “信陵君有所不知,他们是平原君的门客,舍平原君而就信陵君。”门客喜滋滋的禀报,几乎是在歌唱:“这么多门客前来投奔,信陵君美名天下传呀,才有如此奇效。”

    “平原君的门客?他们为何舍平原君而就我?”信陵君眼睛瞪得滚圆,一脸的疑惑。

    平原君养门客数十年,根深蒂固,就没有出个差错,乍闻如此之多的平原君门客前来相投,信陵君大为惊疑:“这会不会是平原君的诡计?”

    他养门客自重,以此而博取美名,他当然深知此中诀窍了,几百门客前来相投,要说没有诡计,还真难以让人置信。

    “信陵君,你有所不知,这都是你慧眼识士,与毛公薛公为友,游于市井间,门客们听闻此事,心慕信陵君,前来相投了。”门客忙解释原委。

    “原来如此。”信陵君打量一眼毛公和薛公,大是欢喜。他前去拜访二人,并与二人游于市井间,就是要宣扬他好士之名,如今,终于有如此丰厚的收获了,他能不欢喜吗?

    “公子,我们收还是不收?”门客迟疑着问道。

    只要稍有头脑的都知道,平原君的门客转投信陵君,必然会让平原君大为光火,这事一个处理不好,就会有无穷后患。

    “能拒绝吗?”信陵君反问一句,把门客给问住了。

    平原君的门客前来投奔,若信陵君不纳的话,那他的名声就会大损,名望会大跌,他当然不会做这种有损于自己名望的蠢事儿。

    “可是,万一平原君问罪……”门客提醒一句。

    “我也是迫不得已嘛。”信陵君仿佛有天大的委屈似的,实则心里暗爽,都快爽翻了。

    “平原君,你竟敢把我暗助吕不韦的事儿告知秦异人,让我名望大跌,你也有今ri!”信陵君始终认为,秦异人知道他暗助吕不韦这事是平原君告知秦异人的。

    秦异人当ri灵机一动种下的不和,终于开始发酵了。

    就这样,信陵君名正言顺的收下平原君的门客。这事一传开,他的名望大涨,平原君的名望大跌,前来投奔他的平原君门客越来越多了,竟然暴涨到六百多人。

    这让平原君极为不爽,前来问罪,却给信陵君搪塞过去。

    门客越多,吹嘘的力量越大,信陵君的名望刷刷的上涨,他美得冒泡,整ri里与毛公、薛公他们饮宴取乐。

    然而,好景不长,很快的,他的麻烦事儿就来了。

    “信陵君,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侯赢飞也似的冲来,眉头紧拧着,忧心忡忡的禀报。

    “先生,何事啊,如此惊慌?”信陵君有些不爽了,他门客大增,名望大涨,正是一片大好,怎能大事不好呢?

    “我们没金了。”侯赢大声道。

    “没金了?说笑?”信陵君压根儿就不信,道:“商贾们给我们的金就有千多金呢,应允的还有数千金,即将入账,怎会没金呢?”

    “变了,变了,全变卦了。”侯赢很没好气,大声吼道:“商贾们答应的赠予不给了,全部不给了。现有的金,因为门客暴增六百余,不够花呀。”

    门客要吃得好,玩得好,要是稍有不如意,就会别投他人。六百多门客的花费,那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不给了?”信陵君好一阵诧异,眼睛一翻,jing光四she,冷声道:“他们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耍我信陵君?”

    信陵君的势力极大,可抗王侯,区区商贾他还真没有放在眼里。商贾如此耍他,他岂能不怒?

    “去!派些门客去教训教训他们。”信陵君右手在短案上一拍,怒气冲冲,眼中凶光闪烁,杀气凛然。

    他这辈子还没有被如此耍过呢,他真的是动了杀机。

    “没用。”侯赢眉头一挑,苦恼之极,道:“要么找不着人,要么就是找着了,他们也不会给,死也不会给。”

    “那就让他们死!”信陵君怒火万丈。

    “使不得呀。”侯赢苦恼成分,不住抚额头:“他们背后有人。”

    “有人?”信陵君眉头一挑,沉吟起来。

    “信陵君,你也不想想,若是没人在背后捣鬼,凭这些商贾,他们敢如此做吗?他们孝敬你还来不及呢。”侯赢见事明快,大声剖析道:“敢捣鬼之人,势力很大,不比信陵君小啊,甚至比信陵君的势力更大。如果这些商贾出了事,还不全算在你头上?”

    这话极为有理,若是这些商贾出了事,必然全算在信陵君头上,那样的话,信陵君的名望就会大跌,眼下的平原君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难道我还要派门客保护他们?”信陵君怒吼一声,很是郁闷。

    “也只能如此了。”毛公、薛公齐口同声的道来。

    信陵君不派人保护好,万一出了事,哪怕是生疮害病,也有可能算在信陵君头上。

    邀名者,必为名所累,信陵君就是这种人。正是因为被名所累,他虽有雄心,却不敢做出弑王的举动,最终没能登上魏王宝座。

    “啊!”信陵君仰首向天,爆发出如同受伤野兽般的咆哮,憋闷之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