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五十三章 天上掉馅饼

    第五十三章天上掉馅饼

    邯郸为一派喜庆笼罩,国人欢欢喜喜辞旧迎新。在旧的一年里,他们是担惊受怕,生怕秦军杀来,破了邯郸,不少人因此而逃离邯郸。好在,天佑大赵,秦军撤退了。赵国险险躲过这一劫,国人能不欢喜吗?

    出于对新的一年的期望,国人把这年关过得热热闹闹,整个邯郸充斥着喜庆气氛。

    然而,信陵君却是兴致不高,与一众门客饮宴时也是兴趣缺缺。

    不为别的,因为他的名声受损了,为人诋毁。他采纳鲁仲连的建议,在赵国担惊受怕的时候入邯郸,果然捞到了美名,名望大涨,这是大好事。

    可惜的是,他遇到了秦异人,在吕不韦订亲一事上被秦异人诬蔑,说他觑觎吕不韦的财货,yin谋据为己有,为此而送“大礼”给吕不韦,意在把吕不韦的名声弄臭。

    事后,秦异人更是揪住不放,派人四处散布流言,说得有鼻子有眼,好象真有这么一回事儿,信陵君的声望大跌,他不能不恼。

    “信陵君,你不必在意,流言止于智者。”侯赢欢告。

    “先生所言虽是有理,然而,世间的智者何其少?”信陵君长叹一声。

    秦异人这一招够狠,把他弄得声望大跌。当然,秦异人散布的流言,不是所有人都会信,只要有头脑的人都不会信。问题是真正有头脑的人能有几多?大多数是随大流,相信流言。

    “再不挽回名望,我所谋便成空了。”信陵君此番入赵是有重大图谋,一是提升名望,二是结交赵国,挟赵国之重回国图谋大事,问鼎魏王宝座。

    眼下,他的名望大跌,要是不能挽回颓势,王霸雄图皆成空。

    “哎。我们聚议多时,却想不出一个妙法。”侯赢叹息一声。

    “信陵君,此事何忧?”就在这时,只见两个门客进来,正是信陵君礼敬的毛公和薛公。

    “哦。”信陵君的兴趣被勾起来了,盯着二人问道:“二位可有妙计?”

    “这事,我与薛公商议过了,正好有个计较,还请信陵君斟酌。”毛公微微一笑。

    “快快道来。”信陵君迫不急待。

    “信陵君忧名望之下跌,我却忧信陵君美名之过盛也。”薛公没有马上回答,而是语出惊人。

    信陵君他们正为名望大跌而忧心忡忡,他却忧其美名过盛,这也太惊人了,信陵君、侯赢的目光如刀似剑,直视过来。

    信陵君满眼的火热,恨不得从薛公嘴里抠出答案。

    “此话怎讲?”一向沉稳的信陵君猛的站起,眼睛瞪得如同牛眼睛。

    “信陵君可知,自从武灵王推行‘胡服骑she’国策后,赵国一举成为山东最强战国,邯郸因此而成为山东之地的中心,每年都要在邯郸举行抡材大典。”毛公开始娓娓道来。

    “是呀。”信陵君点点头,道:“武灵王雄材大略,变弱赵为强赵,北破三胡,击破匈奴,诚风云雄杰。”

    眉头一挑,话锋一转,问道:“可这与眼下之事何干?”

    “呵呵!”毛公发出一串畅笑声,道:“就在这抡材大典上做文章。邯郸抡材大典,汇聚天下名士,论战之时,成一时之重,为天下所重。自从长平大战爆发以来,再未举办,若信陵君举办抡材大典,何愁美名不至?”

    “我举办抡材大典?”信陵君好一阵惊讶。

    “没错。我与毛公商议,唯有如此,信陵君的美名不仅不会下跌,反而更甚于往昔。”薛公重重点头,大声肯定一句。

    侯赢重重拍着额头,一脸的焦虑,道:“二位所议固然有理,可是,这需要很多金。信陵君眼下哪儿去弄这么多金?”

    信陵君并非没有金,而是有很多金,只是他在魏国的金被魏王封存了,只能在赵国艰难度ri,为此事,侯赢是伤透了脑筋。

    要举办一次抡材大典的话,少说也要上万金啊,这在哪儿去找?

    “是呀。”信陵君大是遗憾。

    “信陵君何忧?”毛公是智珠在握:“抡材大典三载未举行,若是由信陵君举办,美名天下传,到时还愁没人给你赠金?即使没人赠金,以信陵君的美名,登门讨要一些,这总成?一万金就够了。”

    “倒也是一法。”信陵君眼中透着jing光,大是赞成这话。

    信陵君美名天下传,若他要举办抡材大典的话,自然会有人为他背书,为他传颂美名。他再去讨金,必然会有人赠予,筹上万金之数问题不大。

    “真要如此的话,信陵君美名天下传,更胜于往昔,侯赢道贺。”侯赢冲信陵君恭贺。

    “呵呵!”信陵君大是欢喜,困扰他多时的问题迎刃而解,并且,美名会更上一层楼,离魏王宝座就更近一步了:“嗯,既然要办,我就要办得风光些,我给荀子、公孙龙子去书,邀请他们前来邯郸做评判。”

    战国时代,百家争鸣,百花齐放,涌现出了很多杰出的学者。荀子和公孙公子就是这一时期,学术界的两面旗帜。若能邀得他们前来,必然轰传天下,那么,信陵君的美名就会更盛,这是大好事。

    “摆酒,我要与毛公、薛公痛饮!”信陵君大是欢喜。

    xxxxxx

    “你这是怎生了?跟魂丢了似的。”赵姬颇有些不满,冲秦异人嗔怪一句。<风得意,到赵氏府上前去提亲,赵雄满口应允,认他这个女婿,他与赵姬的婚事正式确定了。

    至于让他生厌的赵烈,连面都没有露,不知道被赵雄赶到哪个角落画圈圈去了。

    人生大事何等重要,秦异人应当欢喜才是,然而,秦异人却是神思不属,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儿。

    “还能怎么了?当然是因为成名的事儿了。”秦异人苦笑。

    他眼下最需要的就是成名,需要一举成名的机会,却是苦思多ri,没有想到一个好办法。

    没有名气,什么也不是,即使秦异人回到秦国,仍是不为人重视,压根儿就不可能登上秦王宝座。

    “公子,公子。”就在这时,只见孟昭、马盖、范通和鲁句践飞也似的冲来,远远就嚷开了,个个激动难已,比起过年还要欢喜。

    “大事儿,大事儿。”四人欢呼声响成一片。

    “才过了年关,你们又过年了?”秦异人好一阵讶然。

    “比这更让人欢喜呢。”孟昭心直嘴快,抢着道:“公子,抡材大典要举办了,你的机会来了。”

    “用得着这么欢喜?”秦异人不咸不淡,下一刻,就是火烧了屁股一般,一蹦老高,一双眼睛瞪得滚圆,吼得山响:“你说什么?抡材大典?”

    “是呀。”孟昭重重点头,道:“信陵君要举办抡材大典,已经通传天下,要读书人于秋后赶到邯郸论战呢。给,这是信陵君的文告。”孟昭把一卷竹简递给秦异人。

    秦异人一把抢过,展开一瞧,冲天一声大吼:“孟昭,你打我!打我!”

    孟昭吓得直朝后退,他对秦异人只有敬重,哪有半点不敬的意思,绝不敢一指加身。

    “我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了!还砸进嘴里了!”秦异人搂着赵姬,吼得更加响亮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