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五十章 吓破吕不韦的胆

    第五十章吓破吕不韦的胆

    渭风商社,玉夫人唤来管事,问道:“这几ri因遭受吕氏商社的打压,损金几多?”

    “禀夫人,损金两千余。”管事忙回答,很是不平,道:“吕氏商社的胆子太大了,竟敢动夫人,得狠狠教训教训。”

    “这事你不消cao心。”玉夫人很是平静,道:“才损金两千余,太少了。”

    “夫人,这才三ri功夫,就损金两千余,还少啊?”管事很是诧异。

    “损金越多越好,到时,我们十倍向吕不韦讨回来。”玉夫人依然那般平静,却是透着一股让人振奋的力量。

    “夫人,请恕小人多一句嘴,我们何时向吕氏商社讨回?”管事大是振奋,脸上泛着笑容,道:“有夫人这句话,小人就放心了。”

    “吕不韦何时登门,我们就何时讨回。”玉夫人明亮的眼中jing光一闪。

    xxxxxxx

    一连半月过去,临近年关了。

    吕不韦的住处,吕不韦将养了半月,气se稍好,怒气却没有消减不说,反而恨意更浓了。对于他来说,这辈子还没有遭受过如此侮辱,不报复、不彻底报复,他就不是吕不韦了,恨意难消。

    “渭风商社如何了?”吕不韦在侍女的搀扶下,从软榻上下来。

    “禀主人,渭风商社快不行了。在我们吕氏商社的打压下,他们ri损四五百金,半月下来损金五六千金了。”西门老爹很是欢喜,得意的一晃头颅:“区区渭风商社,也敢与我们吕氏商社为敌,真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在他们眼里,渭风商社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商铺,哪是他们吕氏商社的对手。敢与吕氏商社叫板的商社,天下间也就那么几个,绝不包括渭风商社。

    “再过几ri就是年关了,这事不能再拖了。容我收拾了渭风商社,再来对付秦异人。”吕不韦咬牙切齿,眼中如yu喷出火来:“在年关之际,秦异人遭到沉重一击,他这年还怎生过?我要他在年关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一字一顿,恨意滔天。

    主意一定,吕不韦命人备好车,带着人手,直奔渭风商社。

    以他想来,此时的渭风商社一定是撑不住了,混乱不堪,只要他一到,亮明身份,还不乖乖就范的。然而,事情的发展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去!把你们的掌柜叫来,就说吕氏商社吕不韦叫他来问话。”一到渭风商社,吕不韦傲气十足,颐指气使,目空一切。

    在他眼里,渭风商社屁都不是,跟灰尘差不多,他只需要挥挥手就灰飞烟灭。

    “原来是吕氏商社的大掌柜?我们掌柜恭候多时了,你才来呀。”令他惊讶的是,渭风商社的管事波澜不惊,还在怪罪他来得太迟了。

    “哦!”吕不韦略有点小小的惊奇,眼睛一翻,冷笑道:“你们就这么急着倒霉?那好,吕某就成全你们。把你们的掌柜唤来。”

    用了一个“唤”字,那是极度蔑视,把渭风商社的掌柜当作佣仆了。

    不过,以他的身份,这个字倒也用得。

    然而,管事却是冷笑一声,道:“吕不韦,你好无礼……”

    “吕某就无礼了,你又能如何?”吕不韦傲气十足:“吕某不仅要无礼,还会很无礼。”

    “死到临头,还在嘴硬。”西门老爹也是傲气凌人,拍吕不韦的马屁。

    “自己进去。”管事朝里间一指。

    吕不韦斜了他一眼,昂首阔步,朝里间行去。西门老爹忙带着护卫跟上。

    一行人浩浩荡荡进入里间,原本以为渭风商社一定会大摆阵仗与之对抗,结果却是只有一个人在里间等候,一个女人,一个蒙着纱巾的女人。

    正是玉夫人站在当地,一双明亮的眼睛打量着吕不韦一行,平静异常,仿佛气势汹汹而来的吕不韦一行不复存在似的。

    “好个丽人。”吕不韦眼睛放光,一双眼睛在玉夫人身上溜来溜去,越瞧越是耐看,眼中的光芒越来越盛。

    “叫你们掌柜前来见我。”吕不韦大剌剌的。

    这次,或许是为了不唐突佳人,竟然没用“唤”字,多少顾忌了点礼仪。

    “我就是。”玉夫人脆生生的道。

    “你?”吕不韦的眼睛瞪得滚圆,好一通惊讶。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渭风商社的掌柜竟然是个女人,还是一个身材好得爆的神秘女人。

    “既然你是渭风商社的掌柜,那么吕某也不欺人太甚,不下死手,只要你做我侍妾,我就放过渭风商社。”吕不韦眼中直冒狼光。

    玉夫人的身段儿绝对不在赵姬之下,与赵姬不同的是,赵姬一身的妩媚气,而玉夫人是那种高洁清新气质。虽然气质不同,却都是绝se。尽管吕不韦还未睹玉夫人的真容,以他阅女无数的老道眼光来看,绝对不会差。

    不能娶到赵姬,把玉夫人抱上榻,那也不错,可以补偿他这颗受伤的心。

    “闭嘴!”玉夫人眉毛一立,怒斥一声。

    “你以为你还能有选择?”吕不韦不仅未被吓住,反而是更加得意了,**裸的威胁,道:“若你不允,吕某就灭了渭风商社。”

    “吕不韦,你好大的口气,就凭你也配灭我渭风商社?”玉夫人冷笑一声,极度不屑。

    被小小的渭风商社掌柜蔑视了,被女人蔑视了,吕不韦平生还未遇到过这样的事儿,不由得极度不爽,冷声道:“我吕不韦是天下有数的商家,吕某不配,还有谁配?”

    以他的财势,要是连个小小的渭风商社都灭不了,还有谁能灭?

    “莫要说你小小的吕氏商社,就是猗顿氏也不敢如你这般口出狂言。”玉夫人眉头紧拧着,语气越来越冷,极度愤怒了。

    吕氏商社是天下间有数的商家,到了玉夫人嘴里,就变成了“小小的吕氏商社”,吕不韦以为玉夫人被雷劈得晕头转向。

    “猗顿氏?”吕不韦很是惊讶。

    猗顿氏是楚国的大商家,存在数百年了,底蕴深厚,是天下有数的商家,而且还是天下第二大商家。连猗顿氏都不能灭掉渭风商社,渭风商社有那么了得?吕不韦念头电转,怎么想怎么没有一点儿这样的印象。

    “我恭候多时,就是要等你前来,与你算算账。”玉夫人不予理睬,冷冷的道:“吕不韦,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打压我渭风商社,你以为本夫人是好欺的?”

    小小的渭风商社,想打压就打压了,有什么了不得?吕不韦才不当一回事,冷冷的看着玉夫人,并未插嘴,嘴角的冷笑就是最好的回答:凭你也配与我算账!

    “吕不韦,莫要以为天下间就你一个是经商奇才,你能在二十余年间把小小的吕氏商社发展成天下有数的商家,自以为了不起。其实,在底蕴深厚的大商家眼里,你什么也不是。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底蕴。”玉夫人的话更加打击人了。

    “你凭什么如此说话?”吕不韦被极端鄙视了,终于忍不住了,大声质问。

    “就凭这个。”玉夫人右手一扬,一物朝吕不韦抛来。

    吕不韦接在手里,瞄了一眼,是一块钤印,嘴角浮现出一抹不屑。这抹不屑刚刚浮现,立时消散,脸se大变,手一抖,钤印差点掉在地上。

    “噗嗵!”吕不韦双膝一软,跪在地上,额头上冷汗大冒,如同瀑布般滚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