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四十八章 欲除白起

    第四十八章yu除白起

    “我呸!什么东西?不就一个落魄王孙,有什么了不起?”赵烈望着秦异人与赵姬离去的背影,狠啐一口。

    若是吕不韦得逞的话,他就有大好前途。却给秦异人得手了,他恨死秦异人了。

    “啪!”突然之间,一个重重的耳光打在他脸上。这一耳光力道极大,打得他眼冒金星。

    “谁吃了熊心豹子胆?”赵烈是赵氏的二号人物,自视极高,谁敢打他?他是火冒三丈。

    “啪!啪!啪!”回答他的又是几个响亮的耳光。

    赵烈这才看清了,是赵雄怒气冲冲,眼睛瞪得滚圆,怒视着他,气焰顿矮,赔着笑脸道:“大哥,你为何打我?”

    “你不服,是?”赵雄又是一个重重耳光打过去,怒斥道:“都是你干的好事,我们赵氏的脸丢尽了!”

    今ri这事儿传出去,对赵氏的名声极有损害。人们会说,明知道吕不韦不举,赵氏还要把赵姬嫁给他,你们赵氏也太财迷心窍了?真是小人!

    “这都怨秦异人……”赵烈把所有的罪过朝秦异人身上推。

    “啪啪啪!”回应他的是赵雄的耳光雨,一通耳光下去,赵烈脸肿得老高,跟猪头似的。

    “是信陵君做的,你休要胡说。”赵姬嫁给秦异人已经成定局了,遂了女儿的心愿,做为父亲,赵雄当然为她欢喜。做为岳父,他当然要维护秦异人了。

    “还有,从今往后,你休要再去招惹秦异人。”赵雄吼得山响。

    “我招惹他一落魄……”赵雄的右手又抡起来了,赵烈吓得一缩脖子,到嘴边的损话又咽了回去了。

    “你还不明白?我们赵氏怎生有你这样的蠢猪。”赵雄恨铁不成钢,喝骂道:“你也不想想,信陵君和平原君哪一个是好相与的?他们却给秦异人吃得死死的,无可奈何。放眼天下,王孙那么多,又有几人有如此本领?吕不韦咄咄逼人,秦异人凌厉反击,不给吕不韦一点儿余地,出手果决。”

    说到这里,眼中jing光暴she,略一停顿,道:“没错,他眼下是落魄王孙,不为秦国重视,为秦国所弃。可是,未来之事不可知,若他真有那个命,回到秦国当秦王的话,那他一定是个心xing狠辣果决的秦王,杀伐决断绝不留情。你此时去招惹他,就是在给我们赵氏种祸。”

    赵烈颇有些不屑,却不敢说话。

    “若真到那时,他要对付我们赵氏,只需要一句话。不,甚至不需要他说什么,赵王就会对付我们。”赵雄是个明白人,看得透。

    秦异人若真当上了秦王的话,若他记恨赵氏,要收拾赵氏,只需要一句话。甚至,他不需要说什么,赵孝成王为了讨好他就会对付赵氏。

    xxxxxxxx

    秦异人一回到府第,就给马盖迎个正着。此时的马盖一脸的笑意,仿佛有天大的好事发生似的。今ri之事已经传开了,马盖已经知道了,自然是为秦异人欢喜。

    “马盖,这事儿做得不错。”秦异人对马盖非常满意。

    要是没有马盖今儿打好的埋伏,特别那句“yu图大事”,还不会有如此良好的效果。

    “这都是公子妙计。”能得到秦异人夸奖,马盖非常欢喜,却是谦逊一句。

    “不过,这不够。”秦异人话锋一转。

    “这还不够?”一片惊讶与质疑声响起:“那要怎样才算够呢?”

    秦异人今ri成功的破坏了吕不韦订亲,并且让吕不韦名声扫地;更是诬蔑了信陵君,让信陵君百口莫辩,为他背了黑锅;还在信陵君和平原君间种下不和的因素,最后还拐骗了赵姬。今ri一天的收获,比他哪一天都要多,他还不满足,你还要什么才满足呢?

    “你,立即率人去各处散布流言,就说信陵君要打吕氏商社的主意。”秦异人眼珠子一转,笑得很邪。

    “你真坏!”赵姬在秦异人腰间拧了一下,娇嗔一句。

    “公子,你能更狠点么?”马盖无语的摇摇头。

    然而,秦异人接下来的话让他差点摔倒在地上:“流言一定要恶毒要狠,怎么恶毒怎么狠,就怎么散布。”

    真要如此的话,信陵君的名声就有大问题了,见过狠的就没见过如此狠的。

    “信陵君是算计过你,你已经报复过了,你怎生还不罢手呢?”赵姬眨着明亮的俏媚眼打量着秦异人,一脸的不解。

    秦异人之所以揪住不放,不仅仅是为了报私仇,还在于,信陵君是反秦的铁杆,会成为反秦的主心骨,如此败坏他名声的良机,秦异人岂能错过?

    若是给秦异人机会,他一定会宰了信陵君,只是没有机会罢了。

    晚上,赵姬来到秦异人房里,秦异人成功得手,把赵姬推倒(朋友们自己想,我不善长这方面,就不献丑了。)

    秦异人食髓知味,推倒推倒再推倒,也不知道推倒几回,直到筋疲力尽这才风停雨住。

    搂着赵姬,看着洁白褥子上的那一抹处子嫣红,秦异人美得冒泡。

    “咝!”紧接着,秦异人又是大皱眉头,摸着某一部分,暗自郁闷:“处男遇到处女,真是……痛苦!”

    xxxxxxxx

    赵国王宫,赵孝成王满脸喜se,手舞足蹈,兴奋不已。

    “白起呀白起,你这屠夫,也有今ri!”赵孝成王兴奋得大吼大叫:“你这刽子手,在长平屠杀我大赵五十万jing锐,你可曾想到,你也有今ri?”

    “君上,召臣前来何事?”平原君和信陵君快步进来,冲赵孝成王见礼。

    “见过大王。”信陵君忙见礼。

    “平原君,信陵君,好消息,好消息,十万分的好消息。”赵孝成王红光满面,一个劲的唱道:“我们在秦国散布的流言终于有了奇效,范睢和白起将相失和了。”

    “真的?”平原君一蹦老高,一双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太好了!”信陵君也是兴奋,这都是他的主意,终于有了效果。

    “赢稷啊赢稷,你用流言让寡人换下廉颇,酿成长平惨败,你也尝尝流言的滋味,一定不错?”赵孝成王太兴奋了,不是在说,是在唱。

    长平大战,就因为秦国放出流言,让赵孝成王误听误信,把廉颇换下来,用了只会纸上谈兵的赵括,才有长平惨败。如今,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让秦国将相失和,还有比这更让他欢喜的吗?

    “大王,这还不够。”信陵君眼中闪过一抹狠se,道:“秦国将相失和,是个好消息,却远远不够。我们应当找个机会,除掉白起!”

    “除掉白起?”赵孝成王和平原君仿佛炭火掉进裤裆烧了他们**一般,一蹦老高,眼睛瞪得滚圆,一脸的震憾。

    白起是什么人?那是令山东闻风丧胆的杀星,信陵君竟然要除他,这胆儿也太大了?大得超出了赵孝成王和平原君的想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