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四十七章 拐骗赵姬

    第四十七章拐骗赵姬

    “好了得的手段!”宾客中相信秦异人说辞的虽然不乏其人,却也有人不相信,这些人相信是秦异人搞的鬼。而秦异人这个始作俑者却是推得一干二净,还把信陵君推到风口浪尖上,百口莫辩,这种手段,要人不服气都不行。

    “格格!”赵姬最是欢喜,一双俏媚眼里尽是美妙的小星星,娇嗔一句:“这个坏人,越来越坏了,不过,本姑娘喜欢!”一歪脖子,娇媚无限。

    正是因为赵姬的要求,秦异人才用了这yin损的一招。而秦异人却是把此事推到信陵君身上,他还摆出一副为吕不韦讨回公道的样儿,世上还有比他更没脸没皮的人么?

    “住手!”平原君见势不妙,忙喝止,拦在信陵君和吕不韦中间。

    “让开!”此时的吕不韦不可理喻,不管平原君的身份是不是尊崇,他只想讨回公道,狠揍信陵君一通。

    “吕不韦,你休要胡闹!信陵君也是你能打的?”平原君声se俱厉,喝斥道:“你一区区商贾,竟敢侮辱王孙,你不想活了?”

    “王孙,王孙有何了不起,我打的就是不要脸的王孙!”吕不韦此时为怒火冲击得没了理智,只想出气,吼得更加响亮了。

    “信陵君也是你能侮辱的?”就在这时,只听一个雷霆般的吼声响起,只见朱亥大步而来,蒲扇般的大手一伸,象拎小鸡似的,把吕不韦拎将过来,老大的耳括子就扇了过去。

    “啪!”耳光声清脆响亮,众人骇然。

    吕不韦是天下有数的商家,财雄势大,谁敢打他?谁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他?谁能不骇然?

    问题是,这是信陵君的门客打的,谁能奈何?

    朱亥这一耳光很是用力,吕不韦身子滴溜溜的转,如同陀螺般。

    “可惜!可惜!”秦异人很清楚,朱亥这个千军辟易的猛士到来了,吕不韦不可能得逞了,不可能再打信陵君。吕不韦不能打信陵君,他的一石二鸟之计就不能得逞了。

    这种机会哪里去找,失之则不再来。

    “好了!”朱亥还要再打,信陵君叫住了,一脸的真挚,冲吕不韦道:“吕先生,一万金无忌自当退还。此事,真不是我做的。”

    “不是你做的,还能是谁做的?”吕不韦被朱亥几个耳光打清醒了,虽然怒气仍盛,却是恢复了点儿理智。

    还能有谁?当然是秦异人了。

    这话,信陵君不敢明说,有意无意的瞄了一眼秦异人。

    吕不韦就象疯狗一样,扑了上去,大吼道:“秦异人,你好恶毒,你竟敢下此死手,我与你拼了!”

    状若疯狂,眼球充血,血红一片,呼呼直喘粗气,恨不得把秦异人一口吞了。

    “啪!”回答他的是秦异人一个响亮的耳光,再一阵拳脚砸在吕不韦身上,如同捶暴猪似的。

    看着秦异人那熟练的身手,平原君和信陵君为吕不韦担心,你谁不惹惹秦异人,那是自找不痛快。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秦异人火气异常之大,这事无论如何要让信陵君背,这是报复信陵君的机会,绝不能错过。

    < ren样了。

    “你真是头蠢猪,你不会先问问送礼的人,你不分清红皂白,就象疯狗一样乱咬人,你该死!”秦异人打人的理由也是正大光明。

    “是呀!”宾客们大是赞成这话。

    究竟是谁下的手,抓住送礼的人一问不就知道了?

    “带上来!”信陵君也是赞成此言,命人把狗屠带上来。

    此时的狗屠颤颤兢兢,浑身筛糠,脸若死灰,不等逼问,自己就招了:“莫打我,莫打我,我说,我说。”

    “是谁让你来的?”秦异人喝问一句。

    “是信陵君门客。”狗屠忙回答。

    “我就是信陵君,你可想清楚了,真是我的门客?”信陵君yin沉着一张脸,沉声问道。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恨不得把狗屠立时宰了。

    “真的,真的。”狗屠一颗头颅点得如同啄米的小鸡。

    “我与吕先生往ri无冤,近ri无仇,我为何要陷害吕先生?”信陵君眼珠子都快瞪掉了。

    “我也这么问过呀,可你的门客说,你yu图大事……好象是说漏嘴了,再也没往下说。还喝斥小人,不许多问。”狗屠忙回答。

    “马盖,真是个jing明人。”秦异人对马盖大加赞赏。

    一句“yu图大事”含糊不清,却更引人想象。对于信陵君来说,还有比夺了吕氏商社更大的事儿吗?

    原本有些人还不相信,听了这话,不由得有些信了。

    “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可有此人?”信陵君威胁之意毕露。

    “信陵君,你这一问就必了,没有这么笨的人。”秦异人适时开口。

    这话立时得到一片赞成,却更让信陵君洗不清了。

    果如秦异人所言,狗屠瞪大眼睛,把屋里人一通打量,一个也不是。秦异人jing明人一个,当然不会让马盖出现在这里,那不是不打自招吗?

    信陵君兀自不肯罢休,命人把狗屠暴打一顿,狗屠仍是咬定是信陵君的门客。马盖与他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开口闭口是信陵君门客,狗屠不咬定也不行,其他人不知道啊。

    信陵君怒气不息,yu要杀狗屠,秦异人冷笑:“信陵君,你真是好手段,yu要杀人灭口。”

    若真把狗屠杀了,信陵君这罪名就坐实了,他万分不甘,却不得不放过狗屠,还不得不命令他的门客,以后不再找狗屠的麻烦。

    他心里把狗屠恨死了,可是,他好虚名,有很多羁绊,顾虑太多。

    狗屠不仅不能死,还要保护好。只要狗屠出了问题,人们都会想到他信陵君。

    狗屠虽是被暴打了一顿,一想到一顿打换十金,仍是划算,心里暗自欢喜。

    事情到了这一步,订亲这事也就不了了之,宾客们纷纷告辞。平原君和信陵君甩袖而去,信陵君最是郁闷了,他不仅要退还一万金,还落下一片骂声,真是偷鸡不着,蚀把米。

    吕不韦,是被下人抬回去的,气得昏迷不醒。

    “可惜!可惜!”秦异人却是大为惋惜:“他昏过去了,体会不到灰溜溜的滋味。”

    赵姬欢喜无限,一阵风般冲来,扑到秦异人怀里,勾着秦异人的脖子,会说话的俏媚眼里尽是柔情蜜意。

    “本公子为了你,差点名节不保呢,你用什么报答呀?”秦异人搂着伊人的娇躯,嘴角浮现一抹坏笑。

    “我跟你回去。”赵姬轻柔的声音在秦异人耳边响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