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四十五章 栽赃嫁祸

    第四十五章栽赃嫁祸

    吕不韦订亲这事,秦异人到来,必然会有好戏上演,却是谁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这一步,吕不韦的脸面丢到东海去了。

    明明是吕不韦订亲,秦异人却唱一曲《凤求凰》这本就是让人吐血的事儿,赵姬更是琴瑟和鸣,这不是**裸的打吕不韦的脸吗?是个男人都不会忍受,要吕不韦不吐血都不成。

    “这个秦异人太狠了,不给吕不韦留丝毫情面。”有宾客打量着秦异人,如同见到魔鬼似的,不敢直视他。

    “这不能怪秦异人,是吕不韦不义在先。”立时有宾客为秦异人辩护:“明明知道赵姬心属秦异人,吕不韦却是不肯罢休,先是带人冲进秦异人府上抢人。不说别的,光是这一件事,就足以让秦异人记恨一辈子了,如此让人着恼的事儿,若是不记恨,那就不配做男人。”

    秦异人与吕不韦之间的矛盾越积越深,是吕不韦仗着财雄势大,不把秦异人这个落魄王孙放在眼里,百方打压造成的。

    在所有的事情里面,最让秦异人着恼的就是闯进秦异人府里抢赵姬这事,只要是个男人,都不会容忍此等事。

    “吕不韦的心肠够狠毒的,抢人不成,就发出帖子邀请秦异人前来参与订亲之事,他这是要**裸的羞辱秦异人,若秦异人不讨回脸面,这辈子都抬不起头。”宾客为秦异人辩护,道:“吕不韦不义在先,秦异人反击不正应该吗?秦异人的反击着实够狠,唯有如此,方能泄恨。”

    宾客们扪心自问,若是他们处在秦异人的位置上,一定是吃憋,会丢脸到家,绝不会象秦异人这般凌厉反击,打击得吕不韦完全失控。

    “先生,有人前来送礼。”就在这时,赵烈小跑着进来,脸上满上惊惧,小心翼翼的冲吕不韦请示:“见还是不见?”

    “送礼?”吕不韦总算从震怒中清醒过来,很是诧异:“谁送的?”

    “信陵君。”赵烈忙回答。

    “我?”信陵君一脸的惊讶,他搜肠刮肚,好象都没有这回事呀。

    他能来,就是给吕不韦天大的面子,何须送礼?吕不韦虽是天下有数的商家,毕竟是低贱的商贾,与他的王室子弟尊贵身份差了十万八千里,哪有贵族向低贱商贾送礼的道理?

    “谢信陵君。”吕不韦今儿的面子丢到东海去了,太需要人给他撑场面了,一听这话,大是欢喜,怒气稍息,道:“有请。”

    信陵君是王室子弟,是名满天下的“贤公子”,身份尊贵无比,能得他送上一份大礼,这是何等的荣耀之事?天下间又有几人能有如此待遇?

    不仅吕不韦欢喜,就是宾客们也是艳慕无比,恨不得和吕不韦换个位置。

    “你真会做人。”平原君瞄了信陵君一眼,暗中嘀咕,你准备送礼,也不给我说一声,这不是给我难堪吗?

    唯有秦异人不动声se,脸se平静异常,心里却是笑翻了天:“老子准备的大礼要上场了!吕不韦,你等着不举!”

    赵烈小跑着出去,领回一个中年人。这中年人身着新衣,打扮得花团锦簇,跟个新姑爷似的,却是东张西望,还有一身的猥琐。

    中年人手里拎着一个大大的锦盒,覆以上等红绸,一派喜庆。

    “这会是什么礼物?”

    “信陵君出手,能差吗?一定是稀世之珍。”

    宾客们本就以为信陵君送礼必然不差,更别说,这锦盒上覆以上等红绸,更显其珍贵,大是好奇,个个伸长了脖子,瞪圆了眼睛,死盯着。

    吕不韦看在眼里,喜在心头,横了秦异人一眼,自鸣得意,能得信陵君送礼的人能有几个?本人就是其中之一,你秦异人就算贵为王孙,也没有这份尊荣。

    双手接过来,放在短案上,吕不韦揭起红绸,脸上的喜se更浓了。

    “哇!”宾客们发出一阵惊呼声。

    原来是锦盒上绑满了上等丝绸扎成的绸花,把锦盒点缀得花团锦簇,喜气洋洋。

    点缀如此下功夫,这礼物能差吗?

    吕不韦小心翼翼,一朵接一朵的把绸花解掉,右手抚摸着锦盒,有一种质感,入手舒适,这锦盒做工考究,极为珍贵。用如此珍贵的锦盒装的礼物,必然是珍贵之极,吕不韦脸上的喜se更浓数分。

    “一定是稀世之珍!”平原君、宾客们很是笃定。

    “我什么时间决定要给他送稀世之珍?我怎生不记得了?”信陵君的疑惑越来越浓了,眉头紧拧着。

    秦异人伸长脖子,眼睛瞪得滚圆,仿佛好奇宝宝似的,催促起来:“磨蹭个屁呀,快快打开呀,让我们见识见识。”

    “是呀,快快打开。”这话说到宾客心里去了,大声附和。

    就是信陵君也是暗暗点头,很想看看“自己”究竟送的什么礼物。

    “噗!”唯有屋后的赵姬忍俊不禁,轻笑出声。

    孟昭、范通和鲁句践紧抿着嘴唇,一脸的严肃,仿佛没有看见这一幕似的。其实,要不是场合不对,他们一定会狂笑。

    明明是秦异人没安心,设计的这一幕,他还要装作好奇样儿催促,有你这样的人吗?

    “信陵君所送之礼,必是稀世之珍,得慢慢看才有意思。”吕不韦得意的横了秦异人一眼,慢条斯理的说话,手上反而停下了。

    秦异人越是心急,他越是得意,今儿的脸丢大发了,不妨小小的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

    “你……”宾客很是无言,这不是存心吊人胃口吗?

    “此礼为信陵君所送,不韦斗胆,还请信陵君打开。”吕不韦抱着锦盒,来到信陵君面前,极为得意。

    信陵君送的礼物,由他亲手打开,这是何等的荣耀?

    “好。”信陵君也是好奇,我自己送的礼物居然不清楚是何物,倒要瞧个明白,爽快的点头同意。

    “吕不韦好福气。”宾客们艳慕无已,恨不得取代吕不韦。

    信陵君身份尊贵,送人礼物的时候不多,亲手打开的更少,这是何等的荣耀?可以引以自豪一辈子了。

    信陵君伸出保养得极好的双手,打开锦盒,很是好奇,朝盒子里一瞧,一个哆嗦,差点把盒子打翻在地上。

    “是什么?”宾客大声问询,人人脸上泛着好奇,跟好奇宝宝似的。

    “还请信陵君揭示。”吕不韦笑呵呵的请求。

    “呃!”信陵君嘴里发出一阵磨牙的声音,脸se古怪,道:“如此厚礼应当珍视之,不应当众示人,吕先生,你还是回到府里自个欣赏。”

    “那怎么成?”宾客们齐声反对。

    “吕先生,我们今儿是来为你道贺的,你不能独享?得让我们饱饱眼福。”宾客们绝对不会同意的。

    “诸位放心,吕不韦绝不会做此等事。”吕不韦头一昂,胸一挺,得意的一梗脖子,打开锦盒,朝盒里一瞅,立即石化了。

    信陵君脸上闪过一抹不忍,想要阻止,已是不及了。

    “如此好礼,还是吕先生自个欣赏的好。”信陵君站起身,就要接过锦盒。

    却给秦异人一把拉住,信陵君使劲一挣,却是挣之不脱,正要吩咐他人接过锦盒,只听吕不韦发出受伤野兽咆哮似的吼声:“啊!”

    手一抖,锦盒掉在地上,“礼物”滚落在地上,好大一堆啊。

    “这……”宾客们看清了所谓的礼物,人人变se。

    “哈哈!笑死我了!”突然之间,爆发出一阵惊天的轰笑声,宾客们捂着肚子,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更有少人摔倒在地上,象狗一样蜷缩着,仍是在大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