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四十四章 《凤求凰》

    第四十四章《凤求凰》

    吕不韦的琴音有大家风范,就是专业琴师也未必能超过,更别说善于秦筝而不善琴的秦异人了,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胜得过吕不韦,是输定了。

    “异人公子,你还是莫接。”信陵君一副关心样儿,心里却是乐开花了,他是巴不得秦异人倒霉。

    在接与不接这两种里,最让秦异人丢脸的是不敢接了。连接下的勇气都没有,这还能不丢脸?

    信陵君这是包藏祸心。

    “吕不韦,你过份了啊。”平原君也是巴不得秦异人倒霉透顶,却是痛脚被秦异人捏着,不得为维护秦异人。

    “秦异人,看你还怎生得意?”赵烈最是痛快,一双眼里全是美妙的小星星。

    秦异人让他吃尽了苦头,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秦异人丢脸。

    “哎!”赵雄无奈的摇摇头,他知道吕不韦过份了,却不是他能招惹的,只能视而不见。

    “吕不韦,你卑鄙,卑鄙。”赵姬在后屋看得真切,俏脸含煞,为秦异人鸣不平:“我这就给你搅了。”怒气冲冲的赵姬就要冲出来,却是让所有人震惊的事儿发生了。

    “好!”秦异人爽快的接过琴,满脸笑容,仿佛他不知道这是吕不韦为他设的陷阱似的。

    “这个……不会是傻了?”所有人都是惊讶不置,以为秦异人犯傻。

    吕不韦的琴音就是琴师也不见得能胜过,秦异人能成吗?

    就在所有人震惊的当口,只见秦异人笑呵呵的道:“吕大掌柜有此盛情,异人敢不试试?异人不才,适才偶得一赋,献丑一二,还请诸位不要见笑。”

    “你会作赋?”信陵君、平原君、吕不韦,以及宾客仿佛在听天方夜谭似的,一脸的惊讶与不信。

    辞赋虽然在战国时代已经兴起,并涌现出了屈原和宋玉这样的大家,其难度却是太高,不是一般人能作赋的。秦异人自承有新赋一首,谁信谁是傻瓜。

    “你就会吹嘘。”就是对秦异人信心十足的赵姬也是不信。

    她对秦异人很了解,就是不知道秦异人会作赋。

    “秦异人,你这赋叫秦兮筝兮?”吕不韦最是欢喜,讥嘲一句。

    “是呀。”宾客们小声偷笑。

    吕不韦这话虽损,却是说到他们心里去了。

    “异人公子,无忌愿恭聆佳音。”信陵君眼中光芒闪烁,强忍着笑意,其意就是在取笑秦异人,在捉狭。

    “定不让你失望。”秦异人却是云淡风轻。

    “你真有赋?”平原君兀自不信。

    “竖起你们的耳朵,听好了。”秦异人却是信心十足,都懒得回答平原君,一调琴音,端坐下来,手抚在琴弦上。

    “难道你真有赋?那是什么赋呢?”赵姬一双俏媚眼连眨,泛着喜悦的光芒。

    秦异人手指灵动,在琴弦上抚过,动听的琴音响起,展现出了不凡的功底。

    “好!采!”宾客们大声叫好。

    “不过如此!”吕不韦是行家,一听便知,秦异人纵然在琴上的造诣还不错,却是不可能胜得了他,甚至还有些不足。

    “输定了!”赵雄暗自摇头,为秦异人惋惜。

    就在此时,秦异人引吭而歌: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平原君、信陵君一脸的讶异,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了,这篇赋虽只唱了一点点,他们听出来了,这绝对是一篇新赋。而且,这赋非常好,他们好一阵惊讶。

    “凤要求凰,今儿是吕大掌柜订亲的ri子,秦异人弹此曲,其心险恶啊,其心险恶啊。”宾客们已明秦异人的用意,大是好笑。

    吕不韦的脸se变了,有些泛青了。这是他订亲的大好ri子,你秦异人跑来“求凰”,你安的什么心?

    “快,备琴。”赵姬妙目里全是美妙的小星星,适才的不信荡然无存,忙冲侍女吩咐。侍女应一声,忙去准备。

    秦异人得意的瞥了一眼吕不韦,暗中偷笑:“你老小子想刁难本公子,还嫩了点呢,本子这曲一弹,你今ri之举就是天下笑柄。更别说,等会再给你送上一份大礼,包你永世不举。”

    心里得意不可一世,脸上却是肃然,接着唱: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最后一音,如同裂帛,高翔远去,让人脑海中浮现一对凤凰交颈而鸣,翱翔而去的情景。

    余音虽绝,却是让人如痴如醉,信陵君、平原君,以及一众宾客个个不想醒来。

    只要是人,都有钟情的时候,都有自己钟意的女子。可是,又有几多辞赋能如这首《凤求凰》这样写得情真意切,缠绵不休呢?

    “吕不韦,你说,本公子这曲《凤求凰》可好?”直到秦异人得意的冲吕不韦大声问询,这才把众人惊醒过来。

    “你……”吕不韦手指着秦异人,脸se铁青,半天说不出话来。

    今儿是吕不韦订亲的ri子,秦异人却弹一曲《凤求凰》,究竟是吕不韦订亲,还是秦异人订亲?

    光是这事已经让吕不韦有杀人的冲动了,而秦异人偏偏够狠,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吕不韦,你不还不如拿刀捅了吕不韦的好。

    “这个秦异人好狠!”宾客们在心里评价。

    “不过,这是吕不韦自找的。他不逼秦异人,也不会有这事儿。”宾客们下一刻又在为秦异人叫好。

    吕不韦料定秦异人不善琴,这才逼迫秦异人弹琴,这是要让秦异人丢尽脸面。若是换作自己的话,一定不会如秦异人这般,痛快淋漓的反击,反击得吕不韦怨气冲天,却无法发作。

    “噗!噗!”宾客们的笑声响成一片,此起彼伏,良久难绝。

    信陵君一脸的笑意,却是把身子朝远离秦异人的方向挪挪,这人真狠,反击起来是如此的狠辣,不给吕不韦留一点儿脸面。

    “你……”吕不韦就象中风般,指着秦异人,哆哆嗦嗦,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他这辈子经历过的大风大浪不知几多,就未有如今儿这般,让他如此难堪,让他丢尽脸面的事儿,他真的是失去了主张。

    这是他平生头一遭失去主张。

    “咚咚!”偏偏就在这时,里屋传来阵阵琴音,一派琴瑟和鸣之音,仿佛一对凤凰交颈相鸣似的。

    “赵姬!”这是赵姬在响应秦异人的琴音,也是在传递一种心声。

    这对于吕不韦来说,是伤口上撒盐,痛上加痛,嘴一张,一口鲜血喷得老远。

    是吕不韦在订亲,赵姬却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以琴与秦异人相和,还有比这更丢脸的事儿吗?

    就算吕不韦度量大如海,也是禁受不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