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四十三章 刁难

    第四十三章刁难

    好在,信陵君反应不慢,忙赔着笑脸,道:“异人公子说笑了,今儿是来恭贺吕不大掌柜的,不必置气,不必置气。”

    “谁和你说笑?”秦异人脸一板,沉声道:“本公子坐在这里,你却要来抢,你以为堂堂第一大战国的王孙是软蛋,任由你呼来唤去?不行,这事非得跟本公子说清楚了。要是说不明白,传出去,说秦国王孙不如魏国王孙大,这可是天下笑柄。”

    信陵君敢助吕不韦算计秦异人,以秦异人的xing子,岂能不抓住机会狠狠损损他。

    “这……”信陵君颇有些无言,那是我的坐位,我要坐是天经地义啊,怎么与哪国王孙谁大谁小有关呢?

    “异人公子,信陵君不是那意思。”平原君忙打圆场,道:“异人公子既然要坐,那就坐。”依他对秦异人的了解,若再在这事纠缠下去,吃亏的只能是信陵君了。< ren之美,异人公子,你请坐,请坐。”信陵君知道,他今天拿不回这座次了,只得自我找台阶下。

    信陵君不能要回坐次,就意味着他与秦异人的初次交锋,他完全处于下风了。可是,情势如此,他不接受也得接受。

    吕不韦大是失望,他花了两万金请来平原君和信陵君相助,却是这种结果,让秦异人出了风头,他心中在滴血。

    然而,还有让他更加郁闷的,只见秦异人朝左边一指,道:“赵胜,你坐这里。”再朝右边一指,道:“魏无忌,你坐这里。”

    按照他的意思,就是要平原君和信陵君成为绿叶,陪衬他这朵“红花”了。

    平原君和信陵君是名满天下的“贤公子”,身份地位尊崇,岂能当绿叶?更别说,平原君还是赵国丞相,他的坐次关系到赵国的脸面,要是他认可了的话,就会成为笑柄。

    “异人公子,我们自有坐处。”平原君万分不爽,不愿与秦异人呆在一起,巴不得离得越远越好。

    “是啊。”这番交锋,信陵君输了,他也巴不得秦异人远远的。

    “丞相,听说你为赵国立下大功了啊。”秦异人却是抓住平原君的手,笑得特别亲切,跟见到老友似的:“恭喜,恭喜。”

    “不客气,不客气。”平原君脸上泛起和煦的笑容,心里却是直打突。

    这次逼迫韩国非常成功,这让平原君加分不少,赵王多次夸赞他谋国有方,他在赵国的威望平空提升不少。然而,这计策是他用五千金向秦异人买的,只需要秦异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嚷嚷,他就前程尽毁了。

    堂堂赵国丞相,向死敌秦国的王孙买主意,你丢人不丢人?只要有一点儿泄露出去的话,平原君什么也没有了,他能不心惊吗?

    “秦赵本一家嘛,我们见面不容易,好好亲近亲近。”秦异人脸上的笑容更加亲切了。

    “是啊,是啊,好好亲近。”平原君万分不愿与秦异人亲近,却是不敢违拗,还得冲信陵君笑道:“信陵君,异人公子有此美意,我们岂能不cheng ren之美?”

    “这……”信陵君对平原君的改变大为不解,能说会道的他,竟然结巴了,一时找不到说辞了。

    秦赵死仇,平原君最不愿见的就是秦异人,更别说与他坐在一起吃肉喝酒了,这改变也太大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啊。

    “魏国弱了百年了。”秦异人好象做梦似的道:“就这样的弱国,也配与大秦亲近?”

    “异人公子说笑了,天下本一家嘛,久闻异人公子大名,今ri见面,岂能不痛饮一番?”信陵君好象翻书似的,脸上立时堆起了亲切的笑容,走到秦异人右边。

    他心里,把秦异从骂得体无完肤,还不得任由秦异人摆布。

    于是乎,一幕让所有人都震惊的事儿发生了,平原君和信陵君两个光芒四she,名满天下的贤公子,竟然一左一右的陪着秦异人。而秦异人却是坐在中间,左顾右盼,极为得意。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秦异人力压平原君和信陵君,秦国力压赵魏两国。

    谁也想不到的是,竟然发生这等事儿,谁能不震惊?

    最为震惊的莫过于吕不韦了,他花了两万金请来平原君和信陵君为他撑腰,而两人这才屁大一会儿功夫,就背叛了他。

    “吕不韦,你有异议?”偏偏秦异人还冲他问一句。

    这事儿,这时节问吕不韦,不如拿刀杀了他的好,吕不韦差点暴走,强忍着怒气,道:“没,没,没。”

    “那你就是赞成了?”秦异人更是紧逼一步。

    “挺好的,挺好的。”吕不韦咬着牙,一字一顿。

    他纵然再不满,也不敢表露出来。一旦表露出来,就是得罪了平原君和信陵君,一个秦异人已经够他受的了,若再得罪这两人,他就彻底完蛋了。

    有道是“打落牙齿和血吞”,吕不韦的切身体会就是最好的诠释。

    “秦异人,我不会让你好过。”吕不韦暗中寻思应对之法,真给他想到一个法子,道:“吕某本卫人,众所周知,卫音为天下好,吕某不才,愿献丑一二。”<秋战国时代,其实就是一个大变革时代,是打破旧有的条条框框,构建新制度的时代,用一句很有名的话来说就是“礼崩乐坏,瓦釜雷鸣,高岸为谷,深谷为陵”。

    其变革不仅仅体现在社会制度由奴隶制度向封建社会变革,还体现在各个方面,就是音乐也在改变,打破“周礼”的束缚,创作新的音乐。

    而在当时,小小的卫国却是走在音乐变革的前沿,当时号“卫音”,非常有名。

    “好!”宾客们也想见识见识卫音,大声叫好。

    吕不韦叫人送来琴,得意的冲秦异人一昂下巴,调试一番,坐了下来,弹奏起来。

    不得不说,吕不韦真是个人才,不仅经商有一套,就是弹琴也不差,弹得非常动听。

    “好!采!”叫好喝采声响个不住,一曲弹罢,都不知道喝采几多。

    “谢谢诸位。”吕不韦对这反应大是满意,脸上泛起和煦的笑容,道:“众所周知,异人公子善音律,弹得一手好秦筝。若请异人公子弹秦筝的话,固然可以一饱耳福,然而,却不够好,你们说是不是?”

    宾客把秦异人打量一番,把吕不韦打量一阵,暗想好戏开始了,收拾心情,准备瞧好戏。

    “我们就请异人公子不弹秦筝,而是弹琴,你们说好不好?”吕不韦自鸣得意,瞄着秦异人,一副你不敢应的样儿。

    众所周知,秦异人善于秦筝,却不善弹琴,吕不韦要秦异人舍长就短,这是要秦异人丢脸,是在刁难秦异人。

    “不敢应?”吕不韦快步来到秦异人身边,装作递琴,小声在秦异人耳边轻语一句,得意之se满脸都是。

    如他这般想的人很多。

    若秦异人接下了,有吕不韦的琴音在前,他若是弹得不比吕不韦的好话,那就是丢脸。要想超过吕不韦的琴音,难度不小。

    若是不接,秦异人这就是示弱了,风头就被吕不韦盖了。

    不管是哪种结果,吕不韦都是稳占上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