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三十二章 不愧吾孙!

    第三十二章不愧吾孙!

    咸阳,丞相府。

    范睢正在公干,极为专注,脸se肃然,整个屋里只有他翻动简的声音,再无别的声响。

    一个身材瘦长,脸se有些yin鸷的中年人快步进来,冲范睢见礼道:“安平见过丞相。”

    “原来是郑兄弟!快坐,快请坐。”范睢一见这个中年人,脸上立时泛起亲切的笑容,为他斟上一盅茶,递了过去,道:“润润喉。”

    “谢丞相。”此人叫郑安平,接过茶盅,在矮几上坐了下来。

    郑安平,魏国人,是范睢的救命恩人,若没有郑安平的话,范睢早就被魏国丞相魏齐害死了。

    魏齐误听须贾之言,命宾客用竹蔑抽打范睢,范睢被打得晕死过去,魏齐仍不罢休,命人把范睢扔到茅厕,再要宾客去淋尿。也是范睢命大,受了如此折磨,竟然没有死,醒过来了。当时,有两个小吏奉命看守范睢,范睢说他家里有金,若小吏送他回去,这金就送给小吏。小吏贪财,就把范睢送到指定的住处。

    这指定住处就是郑安平的住处。郑安平付了金,封住小吏的嘴,请人为范睢治病。

    魏齐是魏国丞相,位高权重,爪牙遍天下,范睢随时有可能被人发现,郑安平收留郑安平,这是冒了天大的风险。要是没有郑安平的掩护,范睢很可能被魏齐发现了,就不会有现在的秦国丞相,更不会有“远交近攻”这一条名动千古的奇计。

    郑安平不仅救了范睢的命,更是为他入秦而奔走。当时的范睢不能露面,郑安平就按照范睢的谋划,与秦使王稽接洽,最后才有范睢入秦,路上算计穰侯一事,让王稽心服口服,向秦昭王再三推荐,范睢由是才被重用,被拜为丞相。

    范睢被拜为秦相后,郑安平从魏国为到秦国,范睢一直视他为手足,待他如同兄弟一般。

    郑安平对范睢很是崇拜,他对范睢的智计佩服得五体投地,坚信范睢是世间大才,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救范睢的命,更不会为范睢入秦而奔走。

    当然,郑安平此人也不是无能之辈,此人极善秘事。

    众所周知,长平大战秦国之所以胜,是因为赵国中了秦国的计,用赵括换掉老成持重的廉颇。而秦国这一计,是由范睢出的。

    谁去执行的呢?谁去邯郸造的谣?

    就是这个郑安平。

    把谣言说得跟真的似的,还让赵孝成王信了,罢了廉颇的兵权。这是军国大事,不是儿戏,赵孝成王身边更不乏蔺相如这些明智之士,其中的难度很大,而郑安平却是做成了,其人在秘事方面的才干不容小觑。

    “郑兄弟,你来有何事?”范睢一心为公,虽是与郑安平是过命的交情,仍是没有闲谈的意思,单刀直入,问询来意。

    “丞相,你要我所查之事已经查明了。”郑安平从怀里掏出一卷羊皮纸,递给范睢,笑道:“我没想到,这个质子如此了得呀。当年在邯郸行秘事,我都没注意到他,有些后悔了。”

    “如何了得?”范睢颇有些好奇,接过羊皮纸,展开一瞧,大为诧异。

    “郑兄弟,这上面所说果真?”范睢把手中的羊皮纸晃晃,脸se严肃,提醒一句,道:“这是秦王要的,若有半字虚言,就是大罪。”

    “丞相,全是真的。”郑安平笑容不变,道:“我与秦异人素不相识,犯不着为他说话,是怎么回事就是怎么回事,绝无半字相欺。”

    “那就好。”范睢重重点头,脸上泛起笑容,道:“真是怪了,这个秦异人以前不为人知,眼下却是如此了得。郑兄弟,范睢公务在身,这就要进宫见秦王。”

    “安平告辞。”郑安平很清楚范睢的为人,一心扑在公事了,立时告辞。

    范睢把羊皮纸再瞧一遍,塞到袖管里,摇摇头,大为感慨:“真是奇了的怪了!”

    xxxxxxxx

    王宫,上书房。

    秦昭王雪白的眉毛上扬,如同出鞘的利剑,眼中jing光暴she,威势骇人,把手中羊皮纸重重朝短案上一放,冲范睢问道:“没有虚言?”

    “禀君上,绝无虚言。”范睢肯定一句。

    “此事何人所查?”秦昭王沉声问道。

    “是郑安平。”范睢如实回禀。

    “是他呀。”秦异人重重点头,道:“长平大战,他行秘事,有功,该当封爵,你议好送寡人核准。”

    “谢君上。”郑安平是范睢的救命恩人,范睢为他欢喜。

    “既然是出自郑安平之手的话,应是可信。”秦昭王长身而起,两道雪白的眉毛根根向上翻,泛着喜悦劲头,胸怀大畅:“呵呵!不愧是吾孙!不愧是吾孙!”

    头颅高昂,胸脯挺起,无比快活,一张嘴哪里合得拢。

    “君上,臣颇为好奇,为何异人公子以前不显山不露水,而眼下却是锋芒逼人,慑赵王,讨财货,逼平原君,败蔺相如,服廉颇。”范睢颇有些想不通。

    “蔺相如啊蔺相如,昔年你完璧归赵,寡人奈何你不得;在渑池之会时,你更是逼寡人敲烂盆子,你不是挺能耐吗?你不是很了得吗?你不是号称才智过人吗?”一提起蔺相如,秦昭王就是不爽:“遇到寡人之孙异人,你还不是一败涂地?”

    完璧归赵,渑池之会,都是发生在秦昭王身上,他雄视天下,为六国所惧,很少有不如意之事,遇到蔺相如却是让他缚手缚脚,让他丢脸。不仅丢了脸,还没办法讨回来。因此,他对蔺相如是恨得牙根发痒。

    哪里想得到,蔺相如竟然在秦异人手下吃了亏,被秦异人弄得有计无法施,有理说不清,还有比这更让秦昭王欢喜的吗?

    “呵呵!”秦昭王屁眼儿都是快活的。

    笑了好一阵,秦昭王这才冲范睢道:“丞相,你没做过人质,不知人质之艰难。寡人年少时,被父王派去燕国为质,适逢之子之乱,差点送命。无衣无食,吃不饱,穿不暖,饥一餐的饱一顿,不得不与鸟兽争食,不得不掏鸟窝,扒鼠洞,那是何等的悲凉,即使数十年过去了,仍是历历在目。”

    说到这里,略一停顿,道:“若没有这段艰难岁月的磨砺,寡人也不会如此明达。有道是‘锋芒自砥砺出’,异人,不,吾孙经历之事比起寡人更加艰难。寡人质燕,还有母后相陪,还有人照顾;再者,燕国与秦国交好,并未为难寡人。而吾孙质赵,适逢长平大战,赵国会百般刁难他,他能活下来就是个奇迹。”

    声调陡然转高:“历经九死一生,就是顽石也可以媲美美玉了。”

    他绝对想不到,此秦异人非彼秦异人,只是以为天磨其才,把秦异人磨砺成才了。

    “君上,既如此,是不是召回公子?”范睢深知秦国眼下正需要一个jing明过人的接班人,秦异人如此了得,应该早ri接回秦国。

    “不!”范睢所言是正理,按理秦昭王应当赞成才是,秦昭王却是断然拒绝。

    “为何?”范睢好一阵愕然。

    秦昭王白眉一掀,威势骇人,道:“邯郸是山东核心之地,鱼龙混杂,正是磨才的好地方。异人虽有改变,比起往昔强多了,寡人却还要看看,他能如何了得。”

    “万一……”范睢很是担心秦异人的安危。

    “自古以来,有很多才华横溢的英杰,却并未做出象样的功业,因为他们命不好。若异人有才无命,死又何足惜!”秦昭王冷冷的道。

    秦昭王的话冷酷无情,却是说出了一个千古不变的真理:有才无命,必然做不出大功业,这样的人在历史长河中太多了。唯既有才又有命的人,方能成就大功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