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二十八章 虎狼之威

    第二十八章虎狼之威

    匈奴,两千多年后,仍为人熟知的种族,以其强横著称。在汉初,冒顿在平城围汉高祖刘邦,要不是中了陈平的计,冒顿差点活捉了刘邦。刘邦死后,冒顿又给高后吕雉写了一封调戏信,在信中公然声称要与吕后睡觉,汉朝视为奇耻大辱。直到汉武帝,重用卫青霍去病这些名将,方才把匈奴击破,最后这个种族都消亡了,只存在于历史中。

    在战国时期,匈奴依然是北方的巨大威胁,曾经数度南下,意图占有河套之地,都被华夏击败。

    乍闻匈奴,秦异人着实惊讶。因为此时的匈奴虽然是北方的巨大威胁,其威胁远未达到汉初那般大,匈奴怎么又让赵国人丢脸了?怎么让华夏丢脸了呢?

    在秦异人的催问下,这人说出一番情由。

    原来是匈奴一个中型部落的首领率领一批匈奴武士,前来斗兽场挑战。赵国武风极盛,自然是应战,结果却是很可悲,这家斗兽场的奴隶皆不是匈奴武士对手,被斩杀了不少。

    如此恶气,这家斗兽场岂能忍受?立时向别的斗兽场求援,别的斗兽场立时派出身手了得的奴隶前来,结果一样悲惨,仍是被匈奴斩杀了。

    匈奴太气人了,斩杀了奴隶不说,还趾高气扬的宣称,他们就在这里等着挑战,若有人能打败他们的武士,可得千金。

    这是**裸的踩赵国的脸,践踏华夏的尊严,赵国人岂能忍受?不少人不愤之下应战,却是死伤惨重,至今未有一个人能胜。

    “可恶,可恨!”秦异人还没有说话,只见孟昭、马盖、范通和鲁句践牙齿咬得格格响,沉声骂道。

    “一定要应战!绝不能让匈奴横行。”秦异人重重点头。

    “这位公子,匈奴厉害着呢,你要三思而行呀。”这人好心提醒一句。

    “你放心,我们虎狼秦人就没有退缩过。”秦异人裂嘴一笑。

    “啊!”这人惊呼一声,一脸的惊诧,紧接着就是一脸的欢喜:“哈哈!有虎狼秦人在,我们无忧矣!匈奴,你等着瞧!”

    “什么?虎狼秦人应战?太好了!走,去瞧瞧。”那些原本垂头丧气的赵人仿佛见到老祖宗似的,欢天喜地,随着秦异人他们进去。

    秦国凶名在外,被骂为虎狼,历来为山东六国所惧,此时此刻,赵人不仅不觉得秦异人他们可怕,反而倍感亲切。

    秦国再怎么虎狼,再怎么残暴,那也是华夏的一员。在赵人丢尽脸面之际,秦异人他们出头,自然为赵人所喜。

    “堂堂赵国,尽是些孬种,没有一个猛士?”秦异人刚一进里面,就听一个趾高气扬的声音传来。

    定睛一瞧,只见一个身着裘衣皮帽的男子,约莫五十来岁,穿金戴银,一身的富贵之气。一双肥手不住晃动,指点着赵人,象数落孙子似的咆哮。

    而赵人却是低垂着头颅,满脸羞愧,实力不如人,再气愤也是无用。

    “赵雍死后,赵人都没胆了吗?”这个匈奴首领得意非凡,数落了一通赵人兀自不过瘾,竟然把赵武灵王也数落了:“赵雍一世豪杰,他的子孙就如此没用?赵雍啊赵雍,你真是丢脸啊!”

    赵雍就是雄材大略的赵武灵王,他在位期间,推行著名的“胡服骑she”,赵国尚武之风大盛,人人敢战,赵国由是成为一流战国,成为山东六国的轴心。

    “匈奴狗太猖狂了,太猖狂了。”

    “这事得禀报赵王,由赵王定夺。”

    “不行!赵王派猛士前来,自然是能收拾了这班狂妄的匈奴,可是这太丢脸了。这不过是匈奴的一个中型部落而已,若是匈奴单于派人来了,此时赵王派人处置,到时又找谁去?这事,得我们自己想办法。”

    赵人吵得很凶,其中不乏有见识之人。

    一句话把赵人震住了,匈奴首领很是得意,一双眼睛斜着,目空一切。

    “哟!”然而,就在这时,一个yin阳怪气的声音响起:“匈奴就剩下这点儿胆气了?武灵王在时,匈奴屁滚尿流,那时节,匈奴屁都不敢放一个。如今,武灵王已逝,你们的胆儿就肥了?”

    “好!采!”一片叫好声响起,赵人大是欢喜,重重点头,大为赞成这话。

    “谁?”匈奴首领脸se一沉,沉声喝道。

    “本公子是矣!”秦异人上前一步,来到匈奴首领面前站定。

    “是你?你竟管嘲笑ri月之下,大漠之上,众王之王,匈奴大单于的子民,你好大的狗胆!”匈奴首领很是恼怒,一双眼睛瞪得滚圆,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死盯着秦异人,恨不得把秦异人撕着吃了。

    秦异人讥嘲匈奴的话揭了匈奴的短,说的是一段英雄壮举。

    赵武灵王时,匈奴大举南下,准备攻占河套之地,却给赵武灵王大破于yin山南麓。是役,赵国斩杀数十万匈奴,尸积如山,血流成河,只有三两万匈奴逃回漠北。

    这是有史可查的匈奴第一次大举南下,却遭到如此惨败,让匈奴闻风丧胆,一提起赵武灵王的名字就害怕。

    秦异人以此事回击匈奴首领,他能不怒吗?他能不恼吗?

    “什么狗屁ri月之下、大漠之上、众王之王的单于,不过是一堆狗屎。”秦异人轻蔑的一笑,讥嘲之意更浓了。

    “你是何人?你好大的狗胆,我要与你决斗。”匈奴首领吼得山响。

    单于是匈奴最高首领,在匈奴心目中具有神圣的地位,秦异人骂单于为狗屎,比起挖了他的祖坟还要让他难受。

    “你听好了。”秦异人却是云淡风轻,仿佛没有看见匈奴首领杀人的目光似的:“本公子是秦国王孙,异人是矣!”

    “什么?”匈奴首领瞳孔一缩,气势顿矮,凶相不再,一脸的震惊:“你是秦人?是虎虎狼秦人?”

    “没错!”秦异人重重点头。

    “误会,误会。”匈奴首领脸上堆着笑脸,赔着小心,开始打退堂鼓了。

    秦国凶名在外,不仅山东六国惧怕秦国兵威,就是北方的游牧民族匈奴、胡人也是惧怕,不敢撄秦国兵锋。

    秦国和赵国在北方设有九原郡,用来防备匈奴胡人,两个九原郡的位置都差不多,其结果却是大为不同。赵国的九原郡屡遭边祸,时不时就有匈奴胡人前来攻打,弄得赵国苦不堪言。而秦国的九原郡却是安然无事,数年、十年也不见得有匈奴胡人敢来滋扰,不仅不敢前来滋扰,还得远远避开,史称“不敢近秦边”。

    由此可见,匈奴胡人对秦国的忌惮有多深。

    “容本公子砍了你的狗头,我们再讲误会。”秦异人依然笑得很是亲切,却是杀机毕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