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二十七章 匈奴(求推荐票)

    新的一周开始了,求票。

    ——————————————————

    冯亭惨死在即,秦国群臣大为欢喜,谁也想不到的是,在这紧要关头,秦昭王竟然大笑。他不仅在笑,还笑得很是舒畅,浑身都散发着欢喜劲头,更是大加赞赏,对冯亭的风骨为人赞不绝口。

    “这……”群臣不由发愣了,不明秦昭王的用意。

    “且慢。”冯亭右脚抬起,即将跳入青铜釜,秦昭王忙阻止。

    “秦王,你有何事?”冯亭也是惊奇,一双明亮的眼睛直视着秦昭王。

    “先生有所不知,此番作为,不过是试探先生胆se罢了,非要烹先生。”秦昭王快步过来,执着冯亭的手,把他拉开。

    “试探我?”冯亭好一阵讶异,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他是长平大战的罪魁祸首,让秦国仓促发起决战,枉死很多秦军锐士,枉费很多钱粮,秦昭王杀他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秦昭王却告诉他,并不是要杀他,只是在试探他,尽管他很明智,能洞悉秦昭王图谋上党的意图,也是糊涂了。

    “来啊,先为先生解却重枷链锁,再与先生详说。”秦昭王催促。

    铁鹰锐士小跑着过来,取出钥匙,就要为冯亭解开枷锁。

    “寡人来!”秦昭王一把夺过钥匙,亲手为冯亭解开枷锁。

    “秦王,你这是……”秦昭王是第一大战国秦国的国君,高高在上,威慑天下数十年,山东六国谈之se变,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亲手为自己解开枷锁,这让冯亭诧异万分。

    秦昭王把枷锁扔掉,执着冯亭的手,回到殿内,吩咐内侍为冯亭摆座。

    “先生,请!”秦昭王亲手扶着冯亭坐下,冯亭又是好一通惊讶。

    秦昭王回到宝座前,并没有坐下去,而是站着,如同出鞘的利剑一般,扫视群臣,大声道:“你们以为寡人拘冯先生入咸阳,就是为了泄恨,是?好啊,你们真是会想,把寡人想得如此鸡肠鼠肚,容不得冯先生。”

    他一句话就把群臣给说懵了,一脸的难解。

    不杀冯亭,还把他拘来?不仅把冯亭冯来,还把他的家人也拘来,这是为何?

    冯亭也是懵了,睁大眼睛,打量着秦昭王,盼他说出来。

    “你们摸着胸口问问,寡人当秦王数十载,可曾杀过人才?可曾杀过一个人才?”秦昭王高昂着头颅,挺起胸膛,极是自豪,道:“没有!一个也没有!杀人才,那是山东那些无道昏君才干得出来的事儿,寡人不会做,也不屑做!”

    这是大实话,后世把秦国骂得体无完肤,秦国更因此而背上“暴秦”的骂名,然而,秦国却不杀人才。不仅不杀,反而大力招揽,在山东有才无处申的人才纷纷前往秦国。久而久之,秦国的官员三四成来自山东,吏员更是高达六七成,这是何等的惊人。

    商鞅、张仪、范睢,还有未来的尉缭、李斯,这些盘盘大才,在山东无用武之地,到了秦国,就被重用,位极人臣。

    朝堂上很多大臣就是来自山东,听了这话,重重点头。不少人打量着范睢,他就是最好的典型,差点被魏齐害死,受尽了折磨,却做了秦国丞相,造化真是奇妙。

    “寡人早有预料,秦赵两强必有一场生死大战。寡人要让秦国在这场大战中更有加利,必先夺得整个上党之地。要夺整个上党之地,必先取韩上党,才能一举攻占赵上党。”秦昭王开始解释,道:“寡人此谋瞒过天下人,唯没有瞒过冯先生,他洞悉了寡人之谋,果断的把韩上党献于赵国,引发长平大战。虽然大秦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寡人对冯先生却是极为赞赏。”

    秦昭王谋夺韩国上党只不过是为夺取整个上党打伏笔,这才刚一动手,就被冯亭看破了,并且把秦国拖入了长平大战。冯亭这份洞察力,非同小可,着实了得。

    “嗯!”群臣对冯亭的恨意不轻,却不得不承认此点。

    “寡人命人拘先生入咸阳,非为治罪矣,实为要用先生矣。”秦昭王踱到冯亭面前,打量着冯亭,笑道:“先生可愿为寡人守上党之地?”

    “上党?”一片惊呼声响起,出自范睢、白起和群臣之口。

    “上党?”冯亭的眼睛瞪得滚圆,一脸的难以置信,好象火烧了屁股一般,一蹦而起。

    长平大战就是因为争夺上党之地而爆发的,冯亭就是韩上党的太守,就是他一手促成了长平大战。而秦昭王不仅要用冯亭,还要让他守上党,这是重用啊。

    谁也想不到,秦昭王竟然如此处置,就是明智如范睢也是震惊无已。

    “君上!”冯亭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般洒落,跪在秦昭王面前,指天发誓道:“冯亭愿为上党守!冯亭愿为君上死不旋踵!”

    秦昭王重用冯亭守上党之地,这得多大的气魄?得多大的气度?冯亭是感恩戴德。

    “冯先生请起!”秦昭王把冯亭扶起来。

    “秦王如此气度,如此气魄,能不一天下乎?”冯亭慨叹。

    “说得好!”秦昭王大为受用,道:“周天子无道,天下大乱数百载,不能一统,生灵涂炭。大秦政治清明,国人安居乐业,带甲百万,志吞四海!”

    七大战国都有一统之心,山东六国不过是幻想罢了,敢于说出口,并且付诸行动的,唯秦国有这份胆略与底气!

    xxxxxxxx

    邯郸,宋氏斗兽场,是一家大型斗兽场。

    秦异人带着孟昭、马盖、范通和鲁句践进入其中,立时发觉不对劲。

    “公子,不对劲。”孟昭很是敏锐,一双眼睛瞪得滚圆,四处打量。

    秦异人一扫视,只见这里的人个个气愤不已,脸se铁青,眼中如yu喷出火来,好象有人挖了他们祖坟似的。

    “这位仁兄,发生何事了?”秦异人冲身旁的人问道。

    “还能有何事?我们丢脸了呗,大赵的脸丢光了!华夏的脸丢光了!”这人气愤莫铭,来了一通气愤之言。

    “你莫光怨,说事啊。”秦异人提醒一句。

    “事事事,你就知道说事,你可知这事有多丢脸么?我羞于启齿啊。”这人更加气恼了,右手抬起,狠狠扇了自己几个耳光,啪啪直响,用力不轻。

    看得出,他真的是羞于启齿,几度yu言又止。最后一咬牙,道:“匈奴扫了大赵的颜面,踩了华夏的脸面!”

    战国时代就是华夷共处的时代,在邯郸出现匈奴部落首领并不稀奇。

    “匈奴?”秦异人眼中jing光暴she。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