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二十六章 义释冯亭

    第二十六章义释冯亭

    咸阳,秦国王城,朝堂上。

    秦昭王头戴王冠,身着王袍,端坐在宝座上,双眼开阖之际,jing光暴she,两道雪白的眉毛如同两把出鞘的利剑。

    范睢、白起、蒙骜、王陵这些文武重臣,以及群臣在座。

    秦国务实,不会有事没事要臣子前来朝会,而是没有重大事情不必前来朝会,只需要把事儿办好就成。凡有重大事务,要举行大朝会,会另行通告。

    今天不是大朝会的ri子,却是群臣毕集,能来的全来了。

    而且,他们人人脸上泛着喜se,仿佛大过年似的。更为让人惊奇的是,他们不时朝殿门口张望,仿佛随时会飘进来一个大姑娘似的。

    因为今天是处理长平大战的罪魁祸首,冯亭的ri子。

    冯亭,本是韩国上党太守,秦昭王要谋夺韩上党,命秦军猛攻。韩国不能挡,韩王命冯亭献地于秦。而冯亭违背韩王之命,把地献给赵国。秦昭王大怒,命秦军攻韩,引发了著名的“长平大战”。

    可以说,长平大战就是冯亭一手促成的,是他提前引发了秦赵之间的大决战。

    在这场史无前例的旷世之战中,秦国大获全胜,把赵国五十万jing锐全歼,回到赵国的不过二百余人。

    然而,秦国也付出了高昂的代价,近三十万秦军锐士战死,四代人上百年积累的财富消耗一空,秦国实力大为削弱,已经不复以前的盛况。

    每每思之,群臣大是不愤,痛骂冯亭。

    若没有冯亭的话,秦赵之间的生死大战必然会到来,只不过,会在秦国准备完成之后由秦国引爆。那样的话,因为秦昭王谋划得宜,夺得上党之地,让秦国处在一个更高的起点上,站在一个更加有利的位置,不会付出如此高昂的代价。

    偏偏这个冯亭他识破了秦昭王的谋划,提前引爆了秦赵之间的生死大战,让秦国在没有准备完成的情况下,仓促投入决战,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今天,秦国要处理冯亭这个罪魁祸首,群臣能不来吗?

    要是不能亲眼目睹这过程,会遗憾终生的。

    “禀君上,罪徒冯亭押到。”

    在群臣的期盼中,守卫朝堂的铁鹰锐士前来禀报。

    刷!

    群臣的目光齐刷刷集中在朝堂门口,眼睛瞪得滚圆,凝神静气,死盯着,生怕错过一个细节。

    “带上来。”秦昭王充满威严的挥挥手。

    “诺!”铁鹰锐士领命而去。

    群臣暗想,冯亭长的什么样儿呢?如此一个大jian人,必然生就一副jian相,尖耳猴腮?

    当冯出现在门口时,他们大为震惊。冯亭高大威猛,雄赳赳一丈夫,一双眼睛特别明亮,顾盼自雄。更难得的是,他昂首阔步而来,仿佛这不是进入虎狼秦国的朝堂,而是在他家后花园散步似的。

    他是长平大战的罪魁祸首,秦昭王把他从韩国拘到咸阳,其用意不需要说的了,一定是要杀他泄恨。他明知此去凶多吉少,却是丝毫不惧,神态自若,这份气度让人服气。

    “好!”群臣虽是痛恨他,却是在心里暗赞一声好。

    在铁鹰锐士的看押下,冯亭大步而来,一双明亮的眼睛把朝堂一扫,微微点头。

    他身着重枷,手上缠着铁链,脚戴脚镣,行走间,铁链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

    “冯亭见过秦王。”冯亭冲秦昭王微一躬手,神态自若道:“带罪之身,身着重枷铁链,行动不便,不能全礼,请秦王见谅。”

    “砰!”秦昭王右手重重砸在短案上,雪白的眉毛一立,如同出鞘的利剑,大喝一声:“大胆冯亭,你可知罪?”

    吼声如同雷霆,很是骇人,震人耳膜,上位者的霸气透体而出,充塞在朝堂上,群臣忙低下头颅。

    “敢问秦王,yu问冯亭何罪?”冯亭不卑不亢的反问一句。

    “冯亭,你听好了。”秦昭王眼睛一翻,jing光暴she,如同天剑般刺来:“你违背韩王之命,把上党之地献于赵国,引发长平大战,大秦锐士枉死数十万,你罪莫大焉。自孝公以降,大秦从未有一战而物故如此之多锐士之事,你百死莫赎。”

    自从商鞅变法后,秦国由弱变强,大战山东六国,战无不胜,攻无克,就没有一场大战如长平大战这般,死伤数十万锐士,这让秦人痛心疾首。

    仅凭这一点,就足以把冯亭杀上十回八回,群臣大是赞成这话,喝道:“冯亭,你死有余辜!”

    “不仅要杀你,还要杀你满门!不若此,不足以平老秦人之愤。”

    长平大战,秦国虽胜,也是惨胜。府库消耗一空不说,秦军锐士死伤近半。在这一战中,秦国共计出动五十八万大军,近半的伤亡,就是近三十万,那是何等让人震惊的数字。

    群臣眼球充血,恨意如同长江大河,滔滔不绝,要是目光可以杀人的话,冯亭被杀死的次数不知几多。

    “秦王此言差矣!”就在群臣的愤怒中,只听冯亭缓缓开口,为自己辩解道:“冯亭身为韩臣,自当为韩谋。为韩计,挑起秦赵大决,从中渔利,获得求存之道,方是正理。”

    这番话说得理直气壮,掷地有声。

    “大胆!”秦昭王猛的站起,目光如刀似剑,停留在冯亭身上,冷笑道:“你狼子野心,祸害大秦,死有余辜。来啊,鼎镬侍候。冯亭,寡人心意已决,要烹了你。”

    “哈哈!”秦昭王的话恨意十足,足以吓破人的胆,然而,冯亭却是大笑,道:“秦王呀秦王,你就不怕成为天下笑?”

    “笑话?寡人要处死你,谁敢笑?谁笑,寡人就派兵灭了谁。”秦昭王的话蛮不讲理,却是充满霸气。

    “商君非秦人,为秦谋,极心无二虑,尽公不顾私;张仪本魏人,为秦谋,联横破合纵,使秦无往而不利;应侯本魏人,为秦谋,远交近攻长策震宇内,让天人慨叹。”冯亭笑得更加欢了,道:“冯亭虽非韩人,却仕于韩,为韩臣,必要忠心为韩,不敢循私。若秦王烹了冯亭,必为天下笑,笑秦王用山东之士却烹了冯亭。”

    转过身,大步朝殿外而去,笑道:“鼎镬好了没?油要多些,火要猛。”

    瞧他那样儿,仿佛他活得不耐烦了,急yu寻死似的。

    “多倒油,火猛些,烹了他。”秦昭王右手一挥,大喝一声。

    铁鹰锐士领命,倒油的倒油,升火的升火,不一会儿功夫,青铜釜中就传出“滋滋”声。

    “扔进去!”秦昭王沉喝一声。

    “诺!”铁鹰锐士领命,抓住冯亭双手。

    “放开。”冯亭冷喝一声。

    “冯亭,你可是怕了?若你惧了,你向寡人求饶,寡人兴许会饶你一命。”秦昭王紧绷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了。

    “秦王,冯亭求你了……”冯亭马上就道。

    “你服软了,就这点儿胆气。”秦昭王大是受用。让冯亭这个罪魁祸首在临死前求饶,真是让人享受。

    “……秦王你就烹了我,求你了!”然而,冯亭的回答让秦昭王大是意料,笑容僵在脸上。

    “我有手有脚,我自己会走。”冯亭甩开铁鹰锐士,自己朝青铜釜走去。

    来到青铜釜前,冯亭冲秦昭王一昂首,颇为轻蔑,就要跳进青铜釜里。

    “哈哈!”就在这时,只见秦昭王仰首向天,大笑不已。

    一边笑,还一边击掌,赞叹不已:“冯亭果然真豪杰,好胆se!好胆se!惜乎哉,如此大才,却不为秦用!”

    眼中jing光暴she,尽是欣赏之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