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二十五章 死不旋踵

    第二十五章死不旋踵

    “咝!”秦异人捂着嘴,竟然把舌头咬了。

    战国时代牛人多如狗,神人满地走,这不又遇到一个?

    秦异人就是想破脑袋也是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一心护母,极有孝心的童子竟然是鲁句践。

    鲁句践和盖聂、荆轲齐名,是战国后期著名的剑客,一身剑术极为了得,由此可见此人极有剑道天赋。

    “这是一棵好苗子,我得好好培养。”秦异人收慑心神,开始转念头了:“得给他洗脑,要让他忠心耿耿,培养好了,一定是一个了不得的臂助。”

    鲁句践大名流传于后世,若是能得其忠心,绝对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秦异人心情大好。

    他要回秦国,要登上秦王之位,要扫灭列国,成就一统伟业,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鲁句践虽是剑客,也有大用处。

    不说别的,让鲁句践做刺客,暗杀那些与秦国作对的人,比如鲁仲连、信陵君这些人物,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历史上,秦始皇采纳尉缭的建议,在山东大肆收买六国权臣,若不愿被收买,就等着秦国的刺客。在长达十年的统一战争中,秦国的刺客暗杀了大量的山东忠臣,为秦始皇统一天下立下汗马功劳。

    秦异人不仅要刺客,而是需要大量身手了得,头脑灵活的刺客,这个鲁句践一定要大力培养。

    “他们母子需金几多?”秦异人准备付金了。

    “不卖。”中年男子双手乱摇。

    “有你这么做买卖的?你卖奴隶,我出金,这不正当么?哪有不卖的理?”秦异人颇为诧异。

    “你若买的话,只卖他。一千金。”中年男子眼里闪过一抹贪婪,狮子大开口了。

    鲁句践虽然天赋了得,不过是个童子,也值不了一千金,这也太贪了。秦异人怒气上涌,眉头一掀,如同出鞘的利剑,冷声道:“你太过了。一千金,你咋不去抢?”

    “嫌多?你可以不买。”中年男子把秦异人当猪头来宰,没有降价的意思。

    “好。他们母子我全要了。”秦异人想了想,同意了。

    以鲁句践的潜力,一千金虽然有些贵,还是值得的。

    “他娘是信陵君门客的,不卖给你。”中年男子断然拒绝。

    鲁句践事母极孝,若没有他的母亲,怎能得他忠心?不能得到鲁句践的忠心,秦异人敢用他吗?那就是养虎遗害了。

    “你惧信陵君是?你要他门客前来找我。”秦异人颇有些不耐了,道:“我是秦国王孙异人,我相信,信陵君会掂量掂量。”

    “区区秦国王孙,岂能与信陵君比?”中年男子不把秦异人放在眼里。

    信陵君名满天下,可抗王侯,秦异人这个落魄王孙,无论是势力还是名气,与信陵君差得太远了。

    “大胆!”孟昭、马盖和范通齐声喝斥,语气极为不善。

    “休得胡言。”那些被秦异人买来的奴隶,他们感激在心,维护秦异人。

    “我就大胆了,你怎么着?区区一落魄王孙,也敢与信陵君比?”中年男子极为不屑。

    “啪!”秦异人右手一挥,一个重重的耳光打在他脸上。

    中年男子被打懵了,瞪圆眼睛死盯着秦异人,一脸的迷茫。

    “本公子是第一大战国的王孙,岂是你能评头论足的?”秦异人yin沉着一张脸,冲中年男子喝斥道:“就是信陵君也不敢如此说话,你好大的狗胆!你作死,是?”

    嘴上训斥,手上可没闲着,左右开弓,一通耳光打下去,打得中年男子成了猪头。

    “王孙就是王孙,也不是你能说的。”

    “这人这张嘴真臭,他这是自找的。”

    战国时代,讲究身份地位,贵贱不能相等,甚至不能同席,秦异人再落魄,他也是王孙。更别说,他还是第一大战国秦国的王孙,围观之人认为秦异人打得在理。

    中年男子这才明白过来,他遇到狠角se了,后悔已经晚了。

    鲁句践双拳紧握,眼中jing光闪烁,打量着中年男子,跃跃yu试。

    “就用你来收买人心。”秦异人一把抓住中年男子头发,象死狗一样扔在鲁句践面前,道:“鲁句践,你恨他吗?”

    “恨!”鲁句践咬牙切齿,只说了一个字,却是充满恨意,如同长江大河,连绵不绝。

    “你就泄恨。”秦异人朝中年男子一指。

    “谢公子!”鲁句践欢喜难言,冲秦异人致谢,挥着一对肉拳,对着中年男子就是一顿拳头下去。

    “你这恶人,你竟敢侮辱我娘,我打死你!打死你!”鲁句践的拳头如同雨点般砸下去,眼泪大滴滴的滚落,大声呼唤道:“娘,你看见了吗?句践报仇了呢。”

    只可惜,他娘仍是昏迷不醒,听不见。

    “啊!啊!啊!”中年男子唯有大声呼疼的份,没有丝毫招架之功。

    鲁句践出手出风,风声呼呼,极为了得,秦异人看在眼里,不住点头,心中暗想,今天这买卖赚了,大赚一笔。

    直到中年男子浑身是伤,象死狗一样趴着喘气,鲁句践这才住手,狠狠啐了一口,笑得阳光灿烂:“不恨了!不恨了!”

    “鲁句践,恭喜你,报仇了。”秦异人微笑着道。

    “噗嗵!”鲁句践推金山,倒玉柱般跪在地上,冲秦异人叩头。

    “谢公子!”鲁句践右手朝天一指,大声发誓:“苍天在上,鲁句践在此立誓,愿为异人公子死不旋踵!”

    死不旋踵,是战国时代的誓言,一旦说出来,就是九死无悔,把老命卖给了秦异人。

    战国时代重然诺,一诺既出,五岳为轻。鲁句践这个奇男儿,更是把然诺视为比生命更重要,他说愿为秦异人去死,那就一定会做到。

    “呵呵!”要的就是他这份忠心,秦异人异常开心,笑呵呵的把鲁句践扶起来,为他拍打着身上的泥土灰尘,道:“走。带上你娘,回去请个大夫,为她治伤。”

    鲁句践至孝之人,秦异人如此关心他母亲,他感动莫铭,眼圈儿一红,差点儿哭出来了。

    孟昭他们要帮忙,却给鲁句践婉拒,他把他娘背在背上,与秦异人他们一同回去。

    回到府里,秦异人把奴隶们召集在一起,当着他们的面,把他们的奴籍烧了,自此以后,他们不再是奴隶,而是庶民、国人了。

    “愿为公子死不旋踵!”

    所有的奴隶和他们的家人欢天喜地,喜极而泣,冲秦异人重重叩头。

    接下来的事,秦异人把强壮的奴隶留在身边,把他们的家人通过渭风商社送去秦国。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既收买了人心,让奴隶死心踏地的追随他。同时,奴隶的家人在秦国,又是很好的人质,不怕他们不忠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