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十六章 敲诈专业户

    第十六章敲诈专业户

    朱亥是什么人?天下间少有的猛士,他杀机涌动,一心要杀了秦异人,秦异人是死定了,就算秦异人有九条命也不够朱亥一锤砸的。

    “公子!”孟昭、马盖和范通惊呼一声,冲将上来,却已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巨锤无情的对着秦异人的脑袋砸去。

    “不可。”赵姬惊呼一声,花容失se,俏目中尽是泪花,追了上去。

    “虎狼秦人,你死定了,呵呵!”魏爽最是欢喜,乐得一张嘴都合不拢了,瞪圆眼睛,只等着欣赏秦异人脑浆迸溅的情景。

    “嗯!”侯赢捋着胡须,重重点头,脸上泛起舒心的笑容。秦异人讥嘲他,揭他的短,让他颜面扫地,秦异人死在当场,他才能泄恨。

    然而,让他想不到的是,秦异人突然大吼一声,其他人还在莫名其妙,侯赢已是明白其中诀窍,脸se大变,大吼道:“住手!快快住手!”

    太过急切,吼得山响,脖子上的青筋如同老树虬枝般怒突。

    “嗯!”朱亥眉头一掀,硬生生止着巨锤下落之势。

    巨锤离秦异人的脑袋不过半寸距离,若朱亥收手稍慢,秦异人必然是脑浆迸溅而亡。尽管逃过一劫,秦异人仍是心惊胆跳,背上发寒,暗道:“赌对了!赌对了!”

    “这……”所有人目瞪口呆,跟做梦似的,盯着朱亥手中巨锤,难以置信。

    上一刻,侯赢还在气恼万分,下一刻就要朱亥住手,这变化也太快了?

    “为何住手?”朱亥代表所有人问出心中疑问。

    “杀不得!杀不得!”侯赢的回答足以所明白人饶糊涂。

    “有何杀不得的?”朱亥双眼一翻,jing光暴she,冷笑道:“虎狼秦人辱我等,若不杀之,何颜立于天地间?”

    战国时代很重脸面的,若是失去颜面,就没脸见人了,会为人耻笑。很多人因为一言不合而拔剑杀人,理由是“辱士”,不杀不足以雪耻。

    秦异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揭了朱亥和侯赢的短,辱士过甚,可以杀十次百次了,为何又杀不得呢?

    这问题,任由朱亥想破了脑袋也是想不明白。

    不仅朱亥糊涂了,就是魏爽、孟昭、马盖、范通和赵姬也是糊涂了,一脸的疑惑。

    “你忘了魏齐是怎么死的?”侯赢为朱亥释疑。

    “魏齐?他辱范睢过甚,我辈慨叹‘辱士若此,千古未之闻矣’,魏齐死有余辜,何足惜?”朱亥仍是不明白,道:“虎狼秦人辱我等过甚,我等杀之,谁敢说个不字?”

    魏齐是魏国丞相,误听须贾之言,对范睢用笞刑,叫人淋尿,范睢所受耻辱为时人慨叹“辱士若此,千古未之闻矣”,秦昭王要为范睢复仇,很多人暗呼痛快。

    魏齐被逼死,却没人为他叫屈。

    而今ri之事,是秦异人大揭他们的短处,大掀他们的老底,这是辱士,朱亥把秦异人打杀了,是正理。作为士,就是要如此,有辱就报之,不然还能成为“士”么?

    “魏齐是魏国丞相,很得魏王信任倚重,秦王一纸国书到,魏王不得不放弃魏齐,以平息秦王之怒。”侯赢知道朱亥武艺高强,却对这等弯弯绕绕之事不在行,只得为他解释:“而信陵君为魏王所忌,时刻在想着如何除掉他。若秦王以此事为籍口发国书给魏王,你说魏王还不借这机会除掉信陵君?”

    魏齐虽是个糊涂丞相,毕竟为魏王信任倚重,就是这样一个人,秦昭王要为范睢复仇,魏王果断的放弃魏齐。

    而信陵君养士自重,声名在外,美名天下传,天下人可以不知道有魏王,一定知道信陵君,这为魏王猜忌,无时无刻不在防着他,无时无刻在不想着除掉他。若朱亥把秦异人打杀了,不管秦昭王会不会为秦异人复仇,魏王都不会放过信陵君。

    如此良机,即使不能除掉信陵君,打压他,削弱他,这总行?

    “不仅信陵君危矣,就是我们也得死。”侯赢小声道。

    魏王若是出手的话,一定不会手软,会把信陵君的所有势力全部铲除,信陵君的门客一个也不会放过。

    作为信陵君的心腹门客,侯赢和朱亥会比谁都先死。

    听了侯赢的话,众人恍然,原来秦异人是打的这主意,他在赌,赌侯赢会看透这一层。

    秦异人确实在赌,他不是赌朱亥有没有胆量杀他,而是在赌侯赢能不能看透。所幸,他赌对了,侯赢不愧是智者,秦异人一提醒,他就想明白了,阻止朱亥下杀手。

    在当时情形下,若秦异人不赌的话,他、孟昭、马盖、范通他们是凶多吉少,不死也要脱层皮,被杀的可能xing很大。最悲惨的必然是赵姬了,她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以魏爽的恶毒心思,必然不会放过赵姬的。

    是以,秦异人只有一赌了。

    “公子念头转得真快!”在孟昭他们以为没有任何机会的时候,秦异人已经想到化解之策了,孟昭他们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赵姬眼里尽是美丽的小星星,打量着秦异人,俏脸上喜悦无限。

    “虎狼秦人,算你走狗运。”朱亥就要把巨锤放下,却给秦异人一把抓住手臂,吼道:“朱亥,你不是有种么?你杀啊,你杀啊,有种你杀了本公子。”

    明白了利害关系的朱亥,就是再有十颗豹子胆,也不敢再打杀秦异人了,唯有瞪眼珠子,吹胡子的份。

    若不是有顾虑,他真恨不得把秦异人砸成肉泥,再喂野狗。然而,利害攸关,他却不敢动弹。

    “你不敢杀,本公子却敢杀。”秦异人拔出秦剑,对着朱亥就劈了过去,剑光如同匹练,很是不凡。

    “嗯。”朱亥没想到秦异人还有如此一手不错的剑术,颇有些惊诧,一闪身退了开去。两人的身手差距太大了,秦异人又哪里追得上。

    “异人公子,今ri之事实是我等之错,还请公子见谅。”侯赢明白秦异人为何趁机耍威风,他是要捞好处。

    废话,秦异人担惊受怕,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不捞些好处,他岂能善罢甘休。

    “愿以百金赔偿。”侯赢只得开价了。

    “切!你打发要饭的?亏你说得出口。”秦异人很没好气。

    “两百金。”

    “三百金。”

    “五百金。”

    “八百金。”

    “千金。”

    “成交。”

    侯赢知道秦异人不会罢休,却是没有想到,秦异人的胃口真大,竟然要千金了。

    千金不是小数目,足以把酒坊被砸开处铸成金门了,秦异人还真要,太敢要了,比起强盗还敢要。

    “呼!”侯赢却是暗松一口气,总算把这事摆平了,一挥手,道:“走!”带着朱亥、魏爽和一众门客,大步而去。

    “孟昭,马盖,范通,你们立时去茶坊酒肆放风,就说信陵君巧取豪夺,徒有虚名,沽名钓誉。”秦异人冲孟昭、马盖和范通大声下令。

    “啊!”侯赢惊呼一声,猛的停下来,转过身,一双眼睛瞪得滚圆,死死盯着秦异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