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十四章 《侠客行》

    第十四章《侠客行》

    “你要做什么?”魏爽被秦异人一喝斥,不由得有些心虚。

    “就这样走了,你不觉得这太便宜了。”秦异人冷笑一声。

    “那你还想怎生样?我已经赔罪了。”魏爽狡辩道:“我不知是你的酒坊,多有得罪,向你赔罪致歉意,你莫要揪着不放,没你这样的人。”

    真是倒打一耙,明明是他理亏在先,还派秦异人一个不是。

    “红口白牙,你还真能颠倒黑白。”赵姬不满了,大声训斥起来。

    魏爽瞄了一眼赵姬,心中暗恨:“你这小sao货,本公子惹不起秦异人,还对付不了你这小sao货?本公子要你象狗一样跪在本公子面前,供本公子取乐。”

    “这是我的酒坊,我没请你进来,你自己破门而入,此为盗贼行径,一句赔罪就能了事的话,我不介意去信陵君府上来上一遭。”秦异人盯着魏爽,就象在看白痴,如此低级话语,亏你说得出来。

    魏爽瞳孔一缩,不敢多言。以秦异人的深厚背景,他真的敢闯入信陵君府第闹上一通。

    虎狼秦人不怕天,不怕地,不怕天下人,区区信陵君府第说闯便闯了。

    真要那样的话,这糗就大了,信陵君就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本公子闻讯赶来,与你理论,你不仅不讲理,还仗着信陵君的名头要把我们打杀了,你以为堂堂第一大战国的王孙是那么好欺负?”秦异人目光如刀似剑,气势逼人。

    秦国号称“虎狼之国”,那是靠实力打出来的,是用山东之地的人头堆出来的,乍闻此言,魏爽暗暗叫苦。

    若秦异人是别国的王孙的话,以信陵君的名头,他倒不怎么放在心上。偏偏秦异人是让天下人都头疼的秦国王孙,他这一较真了,真不好收拾。

    “还有,你的歪心思打到我女人身上了,你是吃了熊心,还是吞了豹胆?”秦异人瞄了一眼赵姬。

    赵姬美玉般的小手搓着衣角,紧抿着嘴唇,白了秦异人一眼,似嗔含羞,娇俏可爱,仿佛在说“这话你心中有数就行,何必要说出来呢?这不是让人家难堪么?”

    这三个理由是掷地有声,魏爽被秦异人驳得哑口无言,愣了愣,这才道:“那你想怎样?”

    “不是本公子想怎样,而是你要怎样?”秦异人双手抱在胸前,一副悠闲样儿。

    要如何才能平息秦异人的怒火?这还真把魏爽给难住了。

    “你究竟要怎生样,你给个话啊。”魏爽被逼无奈,低眉顺眼,都快哭出来了。

    “这门是谁砸开的,你就杀了谁。”秦异人嘴角浮现一抹坏笑。

    “异人公子,能不能……”魏爽知道秦异人这一手够狠。

    若他真把砸门的门客给杀了的话,这事一传去,信陵君的名声就会大为受损。信陵君号称“礼贤下士”,有你这样让门客顶罪的礼贤下士之道么?

    更会冷了门客的心,以后门客岂能尽心尽力为信陵君办事?

    “可以……”秦异人微微颔首。

    “谢异人公子。”魏爽大喜过望,脸上泛着笑容。

    “那本公子就杀了你。”秦异人右手按在剑柄上,冷冷的打量着魏爽,杀机涌动。

    秦异人这段时间的变化很大,这一杀气毕现,很有震慑力,魏爽看在眼里,如同面对一头远古凶兽似的,一颗心怦怦直跳。

    “我是信陵君的少子,你杀了我,会给你增添很多麻烦,异人公子,还望你三思。”魏爽头皮发麻,生怕秦异人痛下杀手,忙抗辩,却是言来无力,很没底气。

    “说得也是。”然而,秦异人却重重点头,道:“本公子虽不惧狗屁不通的魏无忌,却不能不展现一点儿大度,不能杀了你。你就自断一条胳膊,一条腿。”

    秦异人的语调并不高,也不急,而是很平缓,却是透出一股坚决,不容置疑。

    “你若不动手,我愿为你代劳。”孟昭右手按在剑柄上,如同猎人打量猎物一般,舔舔嘴唇,很是兴奋。

    躲是躲不掉了,魏爽当机立断,猛的拔出剑,对着一个门客就刺了过去。变起仓促,这个门客压根儿就没有来得及反应,胸口被刺个正着,当场身死。

    “公子,你……”门客眼睛瞪得滚圆,手指着魏爽,一脸的迷茫,他到死也没有想明白,为何魏爽要对他突下杀手。

    其余的门客如同见了鬼似的,不住倒退,离魏爽远远的,一脸的黯然。

    “异人公子,就是他砸开门的,你可满意?”魏爽连看都没看这些门客一眼,忙冲秦异人问道,满脸的讨好。

    “下手真够狠辣的,没少杀人?”秦异人缓缓摇头,一脸的戏谑道:“魏爽啊魏爽,你真是贪生怕死,这就是你们魏人的风骨吗?哈哈!你知道吗?本公子与你闹着玩儿的,并不是要你真的杀人呢。”

    “你……”魏爽如同被雷劈中似的,指着秦异人,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逼迫魏爽杀了人,失了人心,寒了门客之心,秦异人再来告诉他,我们是闹着玩的,你没必要杀人,还有比这更折腾人的吗?

    孟昭、马盖和范通三人紧抿着嘴唇,强忍着笑意,在心里把秦异人夸成了花儿,世上还有比秦异人更会折磨人的吗?

    “格格!”赵姬笑得前仰后合,如同绽放的鲜花,美艳不可方物。

    听着赵姬的笑声,魏爽连死的心都有了,今天这事会对信陵君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你不错,不错,很不错!”秦异人重重点头,大声夸赞。

    魏爽恨不得有条地缝,立时钻进去。

    “你可以走了。”秦异人没有再折磨魏爽的兴趣了。

    “哼!”就在这时,只听一个炸雷似的冷哼声响起,如同万千雷霆在耳际轰鸣,秦异人脑中嗡嗡直响。

    “谁?”来人必然是高手中的高手,秦异人一惊,沉声喝道。把赵姬拉到身后,护住了。

    “来者何人?”孟昭、马盖和范通三人脸se大变,一脸的凝重,拔剑出鞘,紧握在手里,如临大敌,把秦异人和赵姬围在中间。

    “朱亥!”魏爽一声欢呼,大喜,道:“你来得正好,快为本公子讨回公道。”

    “朱亥?”秦异人的嘴巴张得老大,眼睛瞪得滚圆,死盯着前方。

    只见两人快步而来。当先一个身如铁塔的大汉,手里拎着一对巨锤,走起路来噔噔作响,地皮都在痛苦的呻吟。

    “一定是朱亥!”秦异人再瞧另一人,这是个文士,约莫五十来岁,面皮白净,很是jing神。尤其是一双眼睛很是明亮,炯炯有神。

    “你是谁?”秦异人问道。

    “侯赢。”侯赢自报家门。

    “朱亥,侯赢?”秦异人差点把舌头咬断了,诗仙李白《侠客行》中的名句浮现在脑海:

    赵客缨胡缦,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赢。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