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十三章 信陵君算个屁!

    第十三章信陵君算个屁!

    “公子,另外三家已经好了。”门客进来,冲魏爽禀报。

    “哦。”魏爽点点,笑道:“这些天弄到些铺子,就未有如这四家酒坊好。”对这四家酒坊,魏爽是万分满意。

    “何方强人,敢夺我酒坊?”就在这时,一个充满怒气的咆哮声传来。

    “不自量力的人来了。”魏爽压根儿就不放在心上,轻蔑一笑。

    以信陵君的势力,莫说夺取几座酒坊,就是夺上十座八座,谁敢放个屁?冲上门来,那是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

    魏爽冲杀气腾腾冲进来的秦异人一行冷冷一笑,就要冷嘲热讽一通,却看见赵姬笑吟吟的随着进来,眼珠子一下子陷进去,再也拔不出来了,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如此美人儿,随了你,真是上天瞎了眼,应当随本公子。”魏爽胸一挺,头一昂,极是自得,冲赵姬招手道:“美人儿,过来,到本公子身边来。”

    “找死!”孟昭、马盖、范通齐声喝斥。

    “登徒子!”赵姬嘴角一裂,极是不屑,充满轻蔑。

    被赵姬轻蔑了,魏爽很是不爽,提起嗓子吼道:“美人儿,你莫要自误,我是信陵君的少子,魏爽。跟了我,大马高车,仆佣成群,前呼后拥,皆不在话下。”

    信陵君名满天下,谁个不知,哪个不晓?魏爽这一亮出名号,以他想来,秦异人他们一定会吓得不轻,赵姬会哭着求着跟着他。

    然而,事实上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只见秦异人双手抱在胸前冷冷的打量着他,一语不发;孟昭、马盖和范通三人以看白痴的目光打量着他;赵姬眨着漂亮的俏媚眼,把魏爽好一通打量,直裂嘴角。

    若是换个人,魏爽亮出信陵君的名号,一定会吓得不轻,会求饶讨好。他太不长眼了,偏偏惹到秦异人,虎狼秦人怕过谁?

    秦异人是天下少有的不把信陵君放在眼里的人之一!

    “信陵君算个屁!”秦异人冷冷的回敬一句,右手中指竖得老高。

    “你……”秦异人的回答并非如想象中那般求饶讨好,而是谩骂、轻蔑,这太不把信陵君放在眼里了,魏爽震惊过甚,竟然结巴了,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信陵君算个屁!”赵姬眨着好看的俏媚眼,爆了粗口,捂着小嘴,格格直笑,就象绽放的百合花,美艳不可方物。

    魏爽总算是回来神来了,指着秦异人大吼道:“你竟敢不把我爹放在眼里,你好大的胆子!我要你知道知道,信陵君不容侮辱!”

    “魏无忌这个沽名钓誉的伪君子,比狗还要贱,谁有兴趣侮辱他呀。”秦异人的嘴很刁毒,骂得更加尖酸刻薄了。

    “上!给本子打杀了!”魏爽怒气勃发,没有仔细想想,敢不把信陵君放在眼里的人物,岂能没有深厚的背景?

    “侮辱信陵君,你死有余辜!”十几个门客怒气直冲顶门,信陵君是他们的衣食父母,要是不能为信陵君讨回说法,洗雪耻辱,他们莫想混了。

    门客拔出剑,紧握在手里,眼里如yu喷出火来。

    孟昭和马盖手按在剑柄上,就要冲上去好好教训这些不长眼的门客,却给范通阻止了。范通在秦异人耳边轻声道:“公子,你练武有些时ri了,还未与人交过手,今儿就是一个机会,好好战一场。”

    “对呀。”孟昭和马盖大声赞同。

    他们适才还在点评秦异人没有实战,没有经验,这些门客正好拿来给秦异人练手。

    “公子,你放心,不会有事儿。”孟昭冲秦异人保证。

    若是情形不对的话,他们肯定会出手,秦异人不用担心安危。

    “实战?我真的很缺乏。”秦异人对范通的提议大为赞同,这么好的沙包肉袋,一定要好好利用,拔出秦剑,紧握在手里。

    “小心。莫要逞强。”赵姬眨着美目,在秦异人耳际轻声叮嘱。

    秦异人轻轻点头,大步上前,手中秦剑朝一众门客一指,喝道:“谁上来送死?”

    “我是信陵君府上门客……”一个门客晃晃手中剑,得意的吹嘘,却给秦异人打断了。

    “管你是猪是狗,是爬虫毒蛇,本公子没兴趣知道。”秦异人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自鸣得意似的介绍。

    连自己的姓氏都没兴趣知道,这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门客大怒,暴吼一声:“受死!”挥着剑就杀了上来,身手还过得去,剑光如同匹练一般。

    “就这点本领?”秦异人riri与孟昭、马盖、范通这三个铁鹰剑士练剑,眼光很高,这门客的剑术说起来也还不错,与孟昭三人相比就差得太远了。

    秦异人嘴上在讥嘲,手里可没闲着,手中秦剑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如同毒蛇一般,直奔门客咽喉。门客要想躲,却是躲不了,暗道一声完了,却见秦剑一偏,从喉头掠过,重重刺在他肩上,发出一声惨叫。

    “哎!”孟昭大为惋惜,秦异人明明可以杀掉这个门客的,却又放过了他。若是他出手,十个门客也杀了。

    “公子未杀过人,心不够狠。”马盖明白秦异人为何放过这个门客。

    秦异人两世为人,还没有杀过人,真正到了生死一念间时,又狠不起这个心,只得放过这个门客。

    “谢公子手下留情。”这个门客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吓出一身冷汗,冲秦异人道声谢,忙忙慌慌的退了开去。

    “还有谁?”秦异人一出手差点杀了这个门客,震住了一众门客,再也没人敢冒冒失失的冲上来。

    “你是谁?”魏爽总算是清醒过来了,大声问询秦异人的来历。

    “在下虎狼秦人,秦异人是也!”秦异人自报家门了。

    “秦国王孙?”一片惊呼声响起。

    秦异人质赵天下皆知,尤其是三载软禁更是广为人知,魏爽哪能不知道是他呀。

    魏爽算是明白过来了,原来他瞎了眼,竟然招惹到秦异人,怪不得不把信陵君放在眼里。

    虎狼秦人不把天下放在眼里,还在乎区区信陵君?

    “原来是异人公子,魏爽这里有礼了。”

    魏爽立时见风使舵,赔着笑脸:“魏爽告辞了。”

    一手挥,带着门客就要离去。

    “站住!”秦异人脸一沉,冷喝一声,上前一步,拦住魏爽。

    以为本公子好欺,你想欺就欺,想走就走,世上哪有这样的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