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六章 吐纳术

    第六章吐纳术

    平原君能当上赵国丞相,并不是他真的有定国安邦的才华,而是在于他是宗室子弟,又养门客自重,数千门客为他吹嘘,他因而“贤名”在外。当了这么多年的丞相,却没甚功劳,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在长平大战上急于捞功铸成大错。

    若真能立上一个天大的功劳,莫要说两千金,就是五千金他也愿意奉上。

    “长平之战,因韩而起,这帐还未向韩国算?”秦异人指点平原君迷津,道:“赵国为韩抗秦兵三载,向韩国索要些钱粮不正该么?”

    “正是!正是!”平原君眼睛放光,若以此为籍口,向韩国讨要钱粮,谁也不会反对,只会支持。

    “至于赵国割让给秦国的城池,也可以找韩国加倍索要,赔一城索两城,赔两城索四城,谁敢有异议?谁有异议,谁去抗秦兵三载试试?”秦异人的声调有些高。

    “妙!妙!真妙!”平原君拊掌大笑,开心之极。

    “若是我的话,我就向秦国多割让些城池,少则十几座,多则三二十座,然后再向韩国加倍索要,这岂不是大功一件?”秦异人眼中狡se一闪即隐,笑得很是亲切:“不需大军,只需遣一使便成,还有比这更划算的么?”

    “可是,不太好运筹。”平原君眉头紧拧,很是惋惜。

    秦异人的谋划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功劳,赵国却是无法运筹,因为赵国眼下实力大损,韩国完全不把赵国放在眼里。

    “这何须你来做?”秦异人冷笑一声,冷嘲热讽的道:“信陵君不是在邯郸么?如此快刀,你不拿来好好用用,你蠢呀!”

    “公子,你真是好人啊!此计大妙!”信陵君才到赵国就大出风头,平原君嘴上没说,心里却是忌妒,若把信陵君当刀使,让他来背骂名,平原君享美名,还有比他更欢喜的么?

    “公子,金,赵胜如数奉上。”平原君欢喜难言,笑得嘴合不拢了,鼻子眼睛作了一家人:“另外,有客送胜一匹西域汗血宝马,胜就赠给公子,还请公子笑纳。”<秋时期就为中原知晓了,并不是到了汉朝才为华夏知晓。

    用如此宝马相赠,还怕秦异人不收似的,实在是平原君今天的收获太大了。

    “公子,金和宝马,随后送到。胜告辞。”平原君欢天喜地,冲秦异人躬身一礼,小跑着去了,浑身轻飘飘的,仿佛在飞似的。

    望着平原君的背影,秦异人眼珠直转,一脸的讥嘲:“赵胜如此无能之辈,竟然也能做丞相,还‘贤名’在外,怪不得赵国会在长平吃大败仗。”

    平原君是“战国四公子”之一,大名传于后世,秦异人原本以为此人很了得,越是接触,越是发现此人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信陵君又如何呢?”信陵君是战国四公子之首,曾经打败过秦军,秦异人没有见过,不好下结论。不过,从平原君可以推测一二,大概也是那种名不符实的人物。

    “公子,你真是太厉害了,太厉害了!”孟昭、马盖、范通、黑伯和茉儿他们从屏风后冲了出来,把秦异人围在中间,满脸喜se,赞不绝口。

    秦异人动动嘴皮子,就有五千金入帐,他们对秦异人是佩服死了。

    尤其是主管用度的黑伯,最是欢喜。适才还在为金快用光了而发愁,这才屁大一会儿功夫,秦异人又有五千金的身家了,不用再为用度发愁了。

    他们欢喜难言,秦异人却是狠狠甩头,有些难以置信。

    “怪不得甘罗十二能为相,成就一番美名,原来赵人被长平大战吓破了胆。”秦异人在心里轻蔑一笑。

    “甘罗十二为相”是中国历史上的一段佳话,千古流传。十二岁的甘罗怎么有如此大的名声呢?原来是十二岁的甘罗向秦始皇讨要了一辆轺车,一队护卫,来到赵国,见到赵王,一通狠话说下来,吓得赵国君臣没了主意,赶紧派人入秦议和献地。

    甘罗不就一个十二岁的小屁孩儿,他一通话就有如此功效,着实让人惊讶。

    秦异人今天遇到的事儿和甘罗如出一辙。

    “茉儿,从今ri起,我们的药水浸泡次水要达到最大,不用省钱了。”秦异人打量着孟昭、马盖和范通,心想,尽早恢复他们的实力才是正理。

    “谢公子。”经过药水的浸泡,茉儿肌肤光滑,如同美玉般,恢复得不错,若是全面恢得,她就是水灵灵的。女孩子不会拒绝美丽,茉儿欢天喜地。

    “笔墨。我要把这事尽快告知秦国。”秦异人吩咐一声,黑伯和茉儿忙碌,秦异人写好一封书信,要马盖跑一趟渭风商社,请渭风商社送往秦国。

    平原君答应的金和汗血宝马很快送到,又惹来黑伯他们好一通夸赞。

    xxxxxxxx

    赵国王宫中,赵孝成王正在担心,只见平原君满脸笑容冲了进来,不由得大奇,问道:“赵胜,你吃了蜜蜂屎了?把你甜得嘴都合不拢了。”

    “君上,比这更让臣欢喜呢。”平原君笑得更加欢畅了,道:“君上,臣思得一策,可强我大赵。”

    “哦。”赵孝成王很是急切,问道:“真的?你没欺寡人?”

    “君上,如此大事,臣岂敢乱说?”平原君忙道:“大赵眼下无钱无粮,无法养兵,若此事不解决,大赵危也。长平之战,大赵为韩挡秦兵三载,韩不出一兵一卒相助不说,还一粒粮一枚钱亦未给,大赵向韩讨要钱粮,光明正大,堂堂正正。若韩不给,大赵就联结六国,灭之。”

    “好!”赵孝成王双手重重砸在一起,大是振奋。

    眉头一拧,又犹豫道:“可是,大赵实力大损,韩未必买账。”

    “何不请信陵君出马呢?”平原君笑呵呵的道。

    “妙!妙!妙!”赵孝成王大是赞同,道:“信陵君名满天下,更是魏国公子,挟魏国之重,若他出马,韩不敢不买帐啊。寡人这就请信陵君。”

    “君上,且慢。”平原君忙阻止,笑道:“光要钱粮太不划算了,还要再索要些城池呀。”

    “城池?韩国会给么?即使给,大赵没籍口讨要呀。”赵孝成王想不明白了。

    “君上,只需如此如此。”平原君笑得眼睛眯到一起了,在赵孝成王耳边轻语一阵。

    “嗯!此计大妙。”赵孝成王大是欢喜,呵呵直乐道:“立时遣使入秦,重申兄弟之谊,就割十城。”

    xxxxxxxxx

    不用为钱财发愁了,秦异人接着练武,进境非常迅速。

    这天,黑伯前来见秦异人,道:“公子,练武之道,不可不练吐纳术。”

    “吐纳术?”秦异人双手一摊,无奈的道:“我也想啊,可是,在哪里去学?”

    吐纳术,就是后世的气功,在战国时代很流行。象鬼谷子、墨子、扁鹊这些名动千古的人物,都有一身不凡的吐纳术。若秦异人能学习吐纳术,这对他练武有着莫大的助益。

    “公子,我知晓秦国王室的吐纳术。”黑伯语出惊人。

    “王室吐纳术?”秦异人大为讶异,眼睛瞪圆了:“你怎么知道的?”

    秦国王室的吐纳术管得很严,就是秦异人也不知道。

    “是公子临行前,夏姬向太子讨要的。要老奴记熟了,若公子有心练武,可以传给公子。”黑伯略一犹豫,道出原委。

    “我娘?”前任记忆涌现,夏姬慈祥的面容浮现在脑海,秦异人心中一阵温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