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五十九章 远交近攻:范睢

    第五十九章远交近攻:范睢

    马蹄沓沓,车声辚辚,两辆轺车驶入咸阳。

    此时天se已晚,灯火齐上,咸阳城瑰丽雄奇,平添几许雄伟。

    鲁仲连掀开帘子,探出头来,张望咸阳,感慨道:“又游咸阳矣!”他是当时有名的纵横家,云游天下,咸阳不是初来。

    苏代掀起帘子,打量咸阳城,只见秦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甚少交谈,相互照了面,打个眼se,立即走人。

    “道路以目!秦法残暴,果是不假,秦人惧不敢言!”苏代大为不满,讥嗤一句。

    “苏子,此言差矣。”鲁仲连为他解释一句,道:“山东多游手好闲之民,三五成群,相聚而议。在秦则不行,秦不养闲人,不养闲民,若人不能自养,官府不仅不周济,反要治罪,商君之理是:都是好手好脚的,他人能自养,你为何不能自养?此等人必为闲民,治罪!久而久之,就养成了秦人忙碌勤劳的习俗,见面不愿多谈,以目问候。”

    鲁仲连是齐国人,竟然为秦国说话,这不是他的风骨,苏代大是好奇,问道:“千里驹,你为何为秦人说话?”

    “非我为秦人说话,实则实情如此矣。”鲁仲连摇头笑道:“战国百年,士子奔走,逞奇智,献奇计,各为其主罢了。”

    一句“各为其主”道出了战国时代读书人的风骨,只要出仕,不管是哪国人,一定会尽心尽力做事,绝不会偷jian耍猾。

    “此时已入夜,咸阳有一处正好观之,苏子,随我去。”鲁仲连吩咐一声,道:“去王城。”

    “去王城?”苏代有些不明白。

    鲁仲连并没有解说。车夫领命,驱车直奔秦国王城。

    很快就到了,鲁仲连和苏代下车,鲁仲连朝秦国王城一指,笑道:“苏子,你可曾见过如此奇观?”

    “天啊!”苏代初次游秦,为眼前景象惊呆了。

    只见秦国王城灯火通明,王城前车水马龙,官员吏员川流不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曾有丝毫停留,亦不曾有片时交谈,一脸的肃穆,仿佛他们在忙着天大的事儿一般。

    “这真是王城?”苏代有些不信。

    “千真万确!”鲁仲连肯定一句,感慨道:“观一国王城夜se可知一国之兴衰!秦国王城夜se与山东之地大为不同,这就是秦国越战越强的原委所在。”

    “有理!有理!”

    苏代点头赞同,道:“我游遍山东之地,所见六国王城夜se与秦之王城大为不同。齐国王城夜夜笙歌,声闻街市。魏国王城入夜则前黑后亮,处置国事的前殿灯火全熄,魏王与嫔妃游乐的后殿却夜夜通明。韩国王城内外灯火幽微,夜来一片死气沉沉。赵楚燕三国也大体如此。”

    “秦无闲官,无闲事,官员尽心尽力,当ri事当ri毕!”鲁仲连感慨一句,道:“山东之地却是事务积累,堆积如山,无人理事。国君多耽享乐,纵有大事也不敢禀报。而在秦国,不论何时何地,只有要大事,可以径直禀报秦王。说句难听的话,哪怕秦王在妇人的胸脯上,也可以叫起来。”

    “如此说来,天下大势已cao于秦人之手了。”苏代素知鲁仲连为人,所言必不会有假。

    “我辈尽力而已。”鲁仲连一生所行之事,就在于反秦,然而,他自己也知道,他不可能对抗得了秦国,只在于他要尽力,图一心安罢了。

    “惜乎哉!我兄不用于秦!”苏代仰天长叹一声,为苏秦感慨。

    “命也数也!”鲁仲连对苏秦的命运也是大为感慨。

    苏秦和张仪二人学成下山,分派天下列国时,张仪想仕于山东,苏秦想仕于秦,结果却是正好颠倒过来了,苏秦身佩六国相印,而张仪成了秦国丞相。

    造化之奇妙,命运之弄人,由此可见。

    “苏子初来咸阳,我们四处周游一番。”鲁仲连旧地重游,领着苏代在咸阳城里逛起来。

    这一逛费时老长,眼看着到了午夜,鲁仲连这才道:“我们去丞相府见范睢。”

    “见范睢?”苏代愣怔了一下,忙道:“都午夜了,范睢早就歇着了,不如明ri去。”

    “苏子,你忘了?这是秦国,不是山东之地。我敢断言,范睢未歇息。”鲁仲连信心十足:“即使他歇了,他也会前来相见的。”

    苏代有些不信,却是拗不过鲁仲连,只得跟着去。

    秦国的丞相府很大,占地上百亩。这里和王城的景象一般无二,已到午夜时分了,官吏仍是川流不息,奔走忙碌,和白昼无异,惹得鲁仲连和苏代又是一通感慨。

    苏代掏出一块上等美玉,上前一步,冲值守的兵卒手里一塞,还没有说话,却见兵卒把美玉抛给他,沉声道:“这里是秦国,不是山东那肮脏之地,有事进去便是。”

    “这……”苏代傻眼了。

    他游山东之地得到一个共识:没有钱财莫想办事!秦国不仅不收受礼物,连通禀都省了。

    这不是一般的地儿,这是位高权重的丞相府,有事直接进入,不需要通禀,要不是苏代亲身经历,打死他也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这是秦国。”鲁仲连笑道。

    “丞相有请千里驹、苏子。”就在这时,只见一个吏员大步而来,冲鲁仲连和苏代道。

    “哈哈!”鲁仲连大笑道:“应侯慧眼如炬,果是不假,烛照万里,已知我等到来!”大步一迈,随着吏员进入丞相府。

    苏代还有些发懵,以他广博的见识,竟然平生头一遭遇到此等快捷之事。

    进入丞相府里,景象和门口一般无二,官员忙忙碌碌,奔走不息。这都是午夜了,还如白昼一般忙碌,说出去谁会相信?

    远远望见一个雄姿伟岸的身影立在屋檐下,一阵爽朗的大笑声传来:“千里驹,想煞范睢矣!”

    “应侯,仲连又来叨扰了!”鲁仲连大笑着,快步上前,与范睢四手紧紧相握。

    瞧他们那亲热劲头,如同好友见面似的。事实上,他们的私交不错,是知交好友,只不过是各为其主罢了。

    私交甚笃,而又斗得你死我活,这是战国特殊历史时期的一道风景线,最为有名的莫过于张仪和苏秦了。苏秦合纵,张仪联横,针锋相对,斗得你死我活,非要分出胜负,置对手于死地不可。

    然而,他们之间的师兄弟情谊勿用置疑,见了面又是杯酒尽欢。苏秦遇刺后,张仪暴怒,准备血杀千里,为苏秦报仇。苏秦留了后手,自己把仇报了,张仪才没有出手。

    苏代快步上前,冲范睢见礼,打量这位富有传奇se彩的名相,大为讶异。

    范睢身材高大,雄姿伟岸,一瞧便知非寻常人。尤其是他的一双眼睛特别明亮,炯炯有神,比任何人的眼睛都要明亮,透着睿智。

    个头有点偏瘦,不够丰满,却更显jing神。

    整个人就象一把出鞘的利剑,英气逼人。

    他的额头上伤痕累累,红艳艳的,随着范睢说话而动,就象蠕动的红se蚯蚓,这是当年在魏国受笞刑所留。

    范睢,战国时代的一代名臣,李斯在《谏逐客书》中如是赞扬“昭王得范睢,废穰侯,逐华阳,强公室,杜私门,蚕食诸侯,使秦成帝业”。

    在他当秦国丞相时,秦国真的是称帝了,号“西帝”,虽然存在时间很短,但这是一次问鼎天下的试探行动。

    在他的伟大业功中,有两件大功应当大书特书,一是他用计让赵国罢了廉颇兵权,换上只会纸上谈兵的赵括,使得秦国取得了长平大战的胜利;二是他为秦国出了一条流传千古的奇计:远交近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