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五十三章 廉颇一怒,惊天动地

    第五十三章廉颇一怒,惊天动地

    “噔噔!”廉颇大步流星,如同巨锤在撞地,每一步下去,都会爆发出如同战鼓擂动般的巨响。

    “廉颇!”

    人的名,树的影,廉颇是名动天下的名将,见过他的人很多,他刚一现身,就被人认出来了,一片惊呼声响起。

    “廉颇!”苏代好象火烧了屁股般,一蹦而起,眼睛瞪得滚圆。

    尽管他是名动天下的名士,可是,与受人敬重的廉颇比起来,身份地位还是差得太远。

    吕不韦机械似的站起身,身形挺得笔直,一脸的震惊。

    谁也想不到在这里遇到廉颇,谁能不惊?所有人都是一脸的震惊,还有欣喜。能见到名满天下的廉颇,那是人生的幸事,谁都会引以为荣。

    “这就是廉颇?”秦异人的嘴巴张得老大,半天合不拢,眼中尽是震憾。

    秦异人来到战国时代,见过的神人不少了,赵括之母、战神李牧、蔺相如、赵孝成王、平原君、毛遂……就未有一个如廉颇这般有气势,让人震憾的。

    廉颇身材异常高大,身长九尺(接近两米),膀大腰圆,虎虎生威。一双眼睛如同铜铃般,炯炯有神,宛若九天之上的烈ri般炽烈,让人不敢仰视。

    他虽然未着戎装,而是一身便服,仍是气势惊天,一身的杀气排空直上,宛若在面对千军万马似的。

    廉颇戎马一生,征战沙场,砍下的人头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这种浓烈的杀气就是用人头喂养出来的。

    “真猛士!”秦异人大声赞叹。

    秦异人见过战神李牧,不过,李牧还年轻,还未经磨砺,与廉颇这种久经沙场的老将仍有一段不小的距离,还需要时间来打磨。

    “虎狼秦人,你竟敢信口雌黄!饶你不得!”廉颇怒气上腾,冲秦异人喝斥。

    他并未刻意扯起嗓子喝斥,然而,声响若雷,如同千个万个炸雷在秦异人耳际轰鸣一般,震得秦异人脑中嗡嗡直响。

    “冲我来的?”秦异人吃了一惊,立时恍然,暗骂:“这是哪个生孩子没屁眼的损人出的题,明知道廉颇在这里,还出此题,这不是故意折腾人么?”

    廉颇就在论战台的雅间里饮宴,有人出此题,一个不好,就会有人倒大霉。偏偏秦异人对廉颇的谋划颇为不屑,认为那不堪,当众说出来,这不是在招惹廉颇么?

    事已如此,又能如何?

    “呵呵!”吕不韦明白过来,脸上全是欢笑,笑得嘴都合不拢了:“秦异人,你受死!”

    “虎狼秦人,你这是报应!”苏代开心的笑了。适才,他在秦异人手下吃了大亏,他很乐意见到秦异人吃亏,最好是让秦异人死掉。

    “虎狼秦人,你真不长眼!”士子们幸灾乐祸,瞪大眼睛,准备瞧好戏了。

    以廉颇的身份地位,莫要说他折辱秦异人,就算他杀了秦异人,谁又能奈何得了他?就算秦王也是拿廉颇没办法呀。

    秦国虎狼之名在外,放眼天下,不惧秦国的人不多,然而,廉颇就是其中一个,还是其中的首领似的人物。

    他若杀了秦异人,秦异人就是白死了,秦王也不可能为他报仇。

    “站住!”孟昭、马盖、范通明知不敌,仍是义无反顾,站在秦异人身前。

    “滚开!”廉颇吼声如雷,蒲扇般的手掌一挥,孟昭象纸鸢一般飞了出去,重重砸在地上,大口大口吐血。

    廉颇出手似电,快捷如风,比起士侠荆云更加了得,宗师风范尽显无疑,三两下,马盖和范通就躺在地上了。

    孟昭三人是秦军锐士,身手极为了得,虽然还未恢复到全盛时期,却也不弱,在廉颇面前却是没有一战之力,如同婴儿面对巨人似的。

    “好!采!”廉颇不仅是一员名将,还是一员武艺高强的猛将,这一展现身手,动人心魄,博得士子们震天价的喝采声。

    “你……要做什么?”秦异人知道非常不妙,忙喝问。

    廉颇嘴角一裂,蒲扇大的手掌一伸,揪着秦异人的衣襟就把秦异人拎了起来。

    秦异人虽然很瘦,还未恢复过来,好歹也有近两百斤(战国时代一斤相当于现代的半斤),然而,在廉颇手里,秦异人就跟四辆棉花般差不多,轻飘飘的,没有一点儿重量。

    “呼呼!”秦异人感觉那不是人的手,而是一座大山,压在胸口,骨头都快散架了,让他气都喘不过来,张大嘴,艰难的呼吸。

    “虎狼秦人,看打!”廉颇手一举,一个老大的耳光就扇了过来。

    手掌未到,劲风先到,吹得秦异人须发、衣衫飘扬,若这一掌打实了,秦异人一定不好受,轻则重伤,重则头颅炸裂,立死当场。

    “秦异人,你也有今ri。可惜了,好好的奇货。”吕不韦看在眼里,既是解恨,又是惋惜。解恨的是,他在秦异人手下吃过大亏,被秦异人吃过闭门羹、被秦异人敲诈、被秦异人横刀夺爱,他一直不能报复,借廉颇之手报复,一样让他痛快。

    惋惜的是,他好不容易发现的“奇货”就要没了,他要损失一大笔钱。

    “秦异人,你的头颅能有你的嘴一样硬么?”苏代眼里全是美妙的小星星,美得冒泡。

    适才,他被秦异人百般羞辱,把他骂作狗,实在是有辱名士身份。这才屁大一会儿功夫,报应就到了秦异人身上,廉颇杀他如同宰鸡,这太解恨了。

    “休伤公子!”孟昭、马盖、范通三人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是浑身疼痛,半天爬不起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异人受辱。

    被人打耳光是耻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耳光,更是奇耻大辱!

    若廉颇这一耳光打实了,秦异人即使活下来,也是永远活在耻辱中,无法摆脱。

    甚至有可能,因此而不能登上秦王之位。

    即使秦异人再能干,再了得,秦人也不会接受一个被当众打过耳光的秦王,这会是秦国的耻辱!

    “绝不能受辱!”秦异人在心里一个劲的大叫,念头电转,寻思办法。

    “倒是有个办法,可是这有用吗?”秦异人想到一法,不过,把廉颇铁青的脸se看在眼里,不禁心中打鼓,这不一定有用呀。

    “不管了,试试再说。”秦异人一咬牙,大笑起来,以无比讥嘲的口吻道:“可笑呀可笑,廉颇素以知错能改而闻名,却不敢听我之言,正视己之过错。”

    廉颇的手掌猛的停下来,距离秦异人的脸不到一寸距离,劲风刮面生疼,如同刀剑在刮脸似的,秦异人背上直冒冷汗,暗道好险。若是廉颇这一耳光打下去了,秦异人什么都没有了,王霸雄图皆成空。

    “虎狼秦人,你说。你要是乱嚼舌头,我就把你拆了,再给赢稷送去。”廉颇指点着秦异人,吼得山响。

    赢稷,就是秦昭王,现在的秦国国君,天下间不惧他的人不多,廉颇就是其中之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