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五十一章 廉颇

    第五十一章廉颇

    秦异人一到胡风酒肆,就发现不对劲了,只见士子们褒衣博带,穿戴极为整齐,跟大过年似的,一脸的喜se,风风火火,直奔论战台。

    “他们怎么了?不会又有金主要请他们去助阵?”孟昭好一阵讶异。

    “瞧这急切模样儿,就算有金主出金也不会让他们如此动心呀。”马盖jing明人一个,立时发现了其中的差别。

    “这位仁兄,敢问你们这是……”秦异人冲一个跑得正欢的士子问询。

    他一句问询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这个士子很没好气的数落:“你是从百越来的?竟然连名动天下的苏代苏先生驾临都不知晓。”

    在战国时代,百越之地就是现在的福建、广东、广西、越南之地,属于蛮荒之地。“从百越来的”,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从火星来的”。

    “苏代?”秦异人颇为惊讶。苏代在当时,名动天下,很多人以见他一面而自豪。

    “我们去瞧瞧。”秦异人也有些好奇,这个苏代是什么样儿呢?

    对于苏秦,谁个不知,哪个不晓?就是两千年后的现代社会,人们依然能够说出有关他的很多故事、典故,诸如“苏秦背剑”、“前倨后恭”、“合纵联横”、“纵横捭阖”……

    苏代作为名动千古的苏秦的弟弟,必有过人之处,由不得秦异人不好奇。

    “去见识见识。”苏代名声在外,就是孟昭、马盖、范通这些武人也是知晓其大名,大为急切。

    秦异人一行直奔论战台,一到论战台,就被吓了一大跳。

    只见论战台早已人满为患,士子们人挨人,肩碰肩,连站的地儿都没有了。就是如此拥挤,仍是有不少士子闻风赶来,人数还在急剧增加。

    “古人也追星!”秦异人把士子们激动的样儿看在眼里,大为诧异。

    “这就是名士!”马盖冲秦异人笑道:“公子,你一定要成名,一旦成名,就是眼前这般景象,无论你走到哪儿,都是前呼后拥,冠盖如云。”

    战国时代的名士拥有极为尊崇的地位,无论到哪里,都是香饽饽,会被奉为上宾。

    象孟子这样的翘楚,更是可以与诸侯分庭抗礼。

    “我参与论战,博取名士美名是正确的。”秦异人更加笃定参与论战的正确xing。

    秦异人他们费了好大的力气,这才挤到最里面。放眼一瞧,只见苏代双鬓斑白,却是容光焕发,jing神矍烁,透着一股儒雅之气,气质不凡,一瞧便知,此人非同小可。

    “好!不愧是名动天下的名士!”秦异人在心里暗赞一句。再把自己瞧瞧,他还未恢复过来,很瘦,气质上大为不如,与苏代比,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公子,这里有座。”范通已经为秦异人找好座位。

    秦异人过去,坐了下来,孟昭、马盖、范通三人站在他身后。

    “嗯。”吕不韦正与苏代言笑晏晏,猛然发现秦异人来了,不由得眉头一挑,大为不爽,眼中仇恨闪烁,仿佛秦异人挖了他祖坟似的。

    “吕先生,有事?”苏代发现吕不韦的异常。

    “没事,没事。”吕不韦眼珠一转,一抹冷笑一现即隐。

    “若需要在下代劳的话,苏代自不敢推辞。”吃人的嘴短,苏代应吕不韦之邀前来赴宴,自然是要为吕不韦出点儿力。

    “那个人……”吕不韦指点着秦异人,择要把情形说了。当然,在他嘴里,秦异人无恶不作,是世间最为jian恶之人似的。

    “区区之事,何足道哉!”苏代一点也不放在心上,笑道:“吕先生且听我骂之!”

    苏代一张利口,天下少有,罕有人能屈,他揽过这事的话,定有秦异人好受的了,吕不韦大是欢喜,鼻子眼睛作了一家人,笑道:“谢苏先生。”

    苏代手一举,士子们知道他要说话了,以他的身份地位,他定然是有人所难及的高论,无不是睁大眼睛,死盯着苏代,耳朵竖起,生怕错过一个细节。

    象苏代这样的名士,平生难得一见,若是错过了,将是平生憾事。

    “虎狼秦人……”苏代脸一肃,一指秦异人,沉声训斥,仿佛在训斥小儿似的。

    “啊!”一片惊呼声响起,谁也没有想到,苏代竟然要对付秦异人这个落魄王孙,士子们个个张大了嘴,满脸的惊讶。

    “我……”秦异人嘴一张,愣住了,我与你第一次见面,没招你没惹你,好不好?你干嘛冲我来呢?

    吕不韦听在耳里,喜在心头,冲秦异人得意的一扬下巴,眼神充满挑衅。

    “……披发垢面,不识礼仪,不知廉耻,不服王化,诚化外之蛮夷耳,也敢居中坐,与吾辈并肩,诚吾辈之耻。”苏代的话抑扬顿挫,起伏有致,声情并茂,极具渲染之能事,很能调动人的情绪,随着他的声调而起伏。

    “好!采!”苏代的骂词正是山东六国对秦国的痛恨、贬损之言,再加上他善于把握人的情绪,一下子就博得如雷的采声。

    “虎狼秦人,你有何颜面居于此地?”苏代朝门口一指,厌恶的挥挥手,仿佛秦异人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滚滚滚!”士子们大声吆喝,为苏代把没有说出来的话骂出来。苏代是名士,骂人不带脏字,赶人也不用“滚”字。

    苏代不愧是名动天下的名士,一通骂词下来,秦异人就成了公敌,就连这些士子也不再惧怕秦国兵威,加入了驱逐秦异人的行列。

    秦异人若留下来,定会不受人欢迎,那是自讨没趣。

    若是他就此离去,这就是奇耻大辱,这种耻辱会伴随他终生,永远莫想洗刷。

    不管秦异人怎么做,都是输定了,耻辱是铁定会伴随他,吕不韦眉花眼笑,眼睛眯成一条小缝了。

    “可恶!”孟昭、马盖、范通三人手按在剑柄上,眼中杀机闪现,恨不得把苏代碎尸万段,如此侮辱,绝不是刚烈秦人所能接受的。

    “哈哈!”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外,只见秦异人竟然仰首向天,大笑不已。

    “秦人,你是不是疯了?”

    “秦人犯贱,喜欢被人骂,越骂越欢喜。”

    士子们听着秦异人的笑声,大为诧异。

    “苏代啊苏代,即使我秦国如你所言,极为不堪,可有苏秦之辈,甘愿为我虎狼秦国走狗!”就在士子们的诧异声中,只听秦异人高声反驳。

    “……”寂静,死一样的寂静,士子们的笑意僵在了脸上,再也笑不下去了。

    苏代的脸se一下子铁青,眼中厉芒闪烁,双手紧握成拳,太过用力,手背泛青。

    吕不韦的嘴巴张得老大,笑容僵在脸上,成了一张僵尸脸。

    在论战台雅间里,一个身材高大,如同铁塔的老者,气势骠悍,如山如岳,端着青铜酒爵,正冲一个清瞿的中年人敬酒,笑道:“黄石兄此来,定要多作盘桓,我们要作长夜之饮。”

    声音洪亮,仿若洪钟大吕在轰鸣似的,气势非凡。

    黄石(这是个牛b人物,究竟是谁,朋友们可以猜)端着青铜酒爵,笑道:“廉颇兄盛情,黄石敢不从命?嗯,有点儿意思,这个秦异人真是一张毒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