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五十章 苏代

    第五十章苏代

    城东,秦异人的府第,为一片喜悦所笼罩,只见黑伯、茉儿满嘴流油,大口吃着逢泽糜鹿,喝着百年佳酿,欢喜难言。

    “公子真是太厉害了,看着吕不韦那jian商发绿的嘴脸,我就想痛饮一番。”孟昭一张嘴哪里合得拢,都裂到耳根了。

    “那jian商算计了我们这么多次,让人痛恨,公子当众打劫,真是让人痛快!”马盖眉花眼笑,心花怒放,高声放歌。

    “那jian商算计过我们多次,公子一定还要再算计他,我相信公子一定会的。”范通对秦异人是信心十足。

    此次去胡风酒肆,可以说是满载而归了。秦异人横刀夺爱,博得赵姬的好感不说,还当众打劫吕不韦,气得吕不韦直吹胡子,这对于多次被吕不韦算计的秦异人他们来说,是无比痛快之事。

    “你们教我练武。”秦异人冲孟昭三人道。

    “公子,你要练武?”孟昭、马盖和范通仿佛炭火掉进裤裆似的,一双眼睛瞪得滚圆,死盯着秦异人,一脸的难以置信。

    “公子,你在说笑?”黑伯和茉儿停箸不食,眼睛如同铜铃,目光落在秦异人身上。

    前任喜欢秦筝,喜欢读书,对文事有着特别的兴趣与爱好,唯独对练武毫无兴奋,任凭怎么劝告,他都不练武。

    如今,秦异人声称要练武,对于黑伯他们来说,无异于天夜谭,谁会信?

    “你看我象说笑吗?”秦异人脸一肃,沉声道:“大秦以武立国,秦军锐士威震天下,我堂堂王孙,若是不会武艺,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秦国以武立国,重军功,秦异人若要想登上秦王之位,这武艺是必练的。最好,能立下军功的话,那就更加容易了。是以,秦异人前思后想,决定练武。

    “公子,练武很苦的。”孟昭提醒一句,言外之意是你吃得了这苦吗?

    “本公子九死一生,连死都不怕,还怕区区苦楚?”秦异人的声调并不高,却是透着一股坚毅。

    三载的软禁,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孟昭三人重重点头,开心的笑道:“公子有此决心,我们一定把公子训练成秦军锐士。”

    秦异人练武这事,对于孟昭他们来说,是重中之重,当即随着秦异人来到院里,指点秦异人。

    “我们秦人的武艺重在决绝,有我无敌,有敌无我,不成功便成仁。”孟昭得意的一昂头,如同打鸣的公鸡般歌唱起来:“哪象山东六国的武艺,重在保身。疆战之上,若无决绝之心,岂能斩首立功?”

    战场上,就是生死相搏,有敌无我,有我无敌,不会有别的结果,这话深得疆场之要。

    一边说,一边拔出秦剑,施展起来,一股决绝之气乍现,让人震惊。

    演示一番后,三人这指点秦异人武艺。让三人惊讶不已的是,秦异人的悟xing奇高,三人的眼睛瞪得象铜铃。

    “公子,你练过武?”

    “公子,你练了多长时间的武艺?”

    “如此熟练,少说也有数载苦功呀。”

    孟昭三人惊掉了一地下巴,七嘴八舌的问道。

    “第一次练。”秦异人也有些惊奇,原来自己的悟xing如此之高。早知如此,在另一时空就去练武,当运动员,而不是去上一所三流大学。

    “从今ri起,我上午练武,下午去胡风酒肆论战。”秦异人规划好自己的行程。

    次ri,秦异人上午练武,下午带着孟昭、马盖和范通,直奔胡风酒肆。

    xxxxxxxxxx

    胡风酒肆,一辆华贵的轺车辚辚驶来。车前四个骑着骏马、身如铁塔的护卫,车后亦有四人,真是个前呼后拥。

    赶车的车夫一挥马鞭,马车停了下来。

    “先生,到地儿了。”车夫飞身下车,站得笔直,恭恭敬敬的施礼。

    “到了?”一个充满沧桑感的声音响起,一个双鬓斑白的老者掀起帘子,从轺车里钻了出来。

    这个老者年岁不小了,却是皮肤白净光滑,如同婴儿般。一双眼睛特别明亮,炯炯有神,如同九天之上的烈ri般眩目。

    头戴玉冠,身着镶金锦袍,腰佩玉镶金玉饰,无一不显示他的身份极为尊贵。

    “又回来了。”老者打量着胡风酒肆,颇为感慨。

    “啊!是苏先生,快快有请,快快有请。”胡人侍儿快速飘来,一开始没有认出这老者,当作一般客人,等到他认出这老者,惊呼一声,态度来了一个大转弯,恭敬异常,颠儿颠儿的领着老者进入胡风酒肆。

    老者进入胡风酒肆后,一双有神的眼睛四处打量,感慨之意更浓了。

    吕不韦的住处,吕不韦怒火正盛,破口大骂秦异人:“虎狼秦人,你卑鄙无耻,不知廉耻,竟敢当众打劫我,我饶你不得。还有,赵姬,你这个贱……秦异人,我与你誓不两立。”

    他费尽心思要博取赵姬好感,却是被秦异人搅和了不说,还让赵姬对秦异人另眼相看,处处帮着秦异人,这对于把赵姬视为禁脔的吕不韦来说,绝对不能容忍。

    就在这时,只见西门老爹快步进来,吕不韦一通火气冲他发作,怒吼道:“你这老不死,谁叫你来的?”

    “主人,老奴刚刚得到消息……”西门老爹不管不顾,在吕不韦耳边一通轻语。

    “真的?”吕不韦的眼睛猛的瞪大了,怒气荡然无存,代之而起的是一脸的惊诧:“真的是他来了?”

    “千真万确!”西门老爹忙肯定一句。

    “苏先生是天下名士,名满天下,我要设宴相请,就在论战台。你去安排安排。”吕不韦眉头一挑,立时有了主意。

    “诺!”西门老爹领命。

    “秦异人,若是你眼下前来,有苏先生在,一定骂得你狗血淋头,最好是骂死你!”吕不韦得意的一昂头颅,胸脯一挺,道:“苏先生是天下名士,一张利口无人能屈,区区秦异人哪是对手。我先与苏先生交好,再给秦异人送战帖,嗯,就这么办。”

    吕不韦越想越是欢喜,手舞足蹈的出屋而去。

    一个惊爆的消息在胡风酒肆传开了:名震天下的一代名士,苏代,到了胡风酒肆,在论战台饮宴。

    士子们得到这消息,无不是放下手中事儿,赶去相见。

    苏代,名动千古的苏秦的弟弟。

    苏秦本是洛阳苏氏,师从著名的隐士鬼谷子习纵横学,学成后,首倡“合纵”之策,身佩六国相印,荣宠之极,天下无双,成一时之盛。

    其弟苏代、苏厉大为艳慕,想习纵横学,苏秦就传了他的两个弟弟。

    苏代、苏厉极有天赋,学有所成,虽不如其兄苏秦那般了得,却也不凡,成为名动天下的名士。

    苏秦、苏代、苏厉,时人合称“三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