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四十七章 力压吕不韦

    吕不韦今儿是要显示自己博学多才的一面,博取赵姬的好感,然而,秦异人的出现,使得他离这一目标越来越远了,他万分不爽。

    他对秦异人的事儿一清二楚,秦异人真的是弹得一手好秦筝,若是让他展示出来,他就难有机会了。一旦两人粘在一起,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儿?

    吕不韦就要阻止,只见赵姬笑得极为开心,冲使女吩咐,道:“秦铮。”

    使女应一声,如同穿花蝴蝶一般飘走了,吕不韦徒叹奈何。

    秦异人对赵姬的反应极是满意,冲吕不韦挑衅的一扬下巴,笑着问道:“赵姬,你为何喜欢秦铮?”

    不再叫姑娘,而是叫赵姬了,两人的关系一下子拉近不少。

    “我是赵秦人呀。”赵姬脆生生的回答。

    “赵秦人?”秦异人很是意外,眼睛瞪圆,大笑道:“真没想到,我们竟然同根同源,幸会幸会。”

    “嘻嘻!”赵姬报以甜甜的笑。

    吕不韦看在眼里,恨不得把秦异人一脚踹飞,他取而代之。

    秦部族本是陇西河谷(现青藏高原)的一个游牧民族,因这个部族善于牧马,能养出优良的骏马,周天子命秦部族贡马。

    后人为了诋毁秦始皇,据此造谣说秦始皇的祖先是为周天子养马的,出身低下。

    在西周末年,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弄得天怒人怨。戎狄攻入镐京,灭了西周,当时的太子,后来的周平王四处求援,到处搬救兵,晋齐这些大诸侯国不理睬他。周平王走投无路,来到秦部族,请求秦部族发兵。

    当时的秦部族首领秦襄公率兵五万直入关中,大破戎狄,收复镐京。

    只是,镐京宫室已经为戎狄焚毁,周平王想到洛阳宫室完好,就迁都洛阳,把岐丰这些西周旧地封给了秦部族。

    秦部族从陇西河谷向关中迁移,在迁移的过程中,遭到周边游牧民族的攻击,部众走散不少。一部分流落入燕国,称为“北秦人”;一部分流落入赵国,称为“赵秦人”。

    加上进入关中的大部,和留守陇西河谷祖地的部众,秦部族如今一共分为四部分。

    不管是进入关中的大部,还是留守祖地的秦人,还是赵秦人,燕秦人,都是秦部族,属于同根同源。

    这又是一个共同点,秦异人当然不会错过如此套近乎的良机,笑得特别亲切。

    “嘻嘻!”赵姬笑得很开心,毕竟血浓于水,他们同根同源,她也欢喜。

    “真是该死!”吕不韦听在耳里,气在心头,赵姬和秦异人的共同话题越多,对他越不利,他转着念头,暗中寻思:“得想办法。”眼珠一转,立时想到一法,道:“今ri,承蒙各位大才不弃,前来参加论战,吕某不才,就先说一题。”

    “吕先生大才,在下佩服。”

    “吕先生的高见定然让我等茅塞顿开。”

    士子是冲吕不韦的金来的,很是凑趣,大声赞扬,仿佛吕不韦这个商贾是天下名士似的。

    秦异人看在眼里,心中暗笑:“我今儿前来,就是为论战的。我要想成名,必须参与论战,我倒看看你吕不韦有何惊人之论?”

    赵姬眨着一双美眸,打量着吕不韦,颇感兴趣。

    赵雄和赵烈也想看看吕不韦有何高见,睁大了眼睛。

    吕不韦把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大是振奋,尤其是赵姬感兴趣,更是让他亢奋,扯起嗓子道:“世人皆言,商贾逐利,何其谬矣,商贾取义!”

    “商贾取义?”一片惊奇声响起。

    世人皆知,商贾无利不起早,追逐利益,贪得无厌,他这立论与众不同,士子们大是好奇,有人出声问道:“先生,此题何解?”

    “商贾贩有市无,可令天下通财货。”吕不韦开始阐明他的论题,道:“若令天下无商,邯郸岂有逢泽糜鹿?百般美味,千万珍馐,岂能汇聚于胡风酒肆?这是义,利国之大义!”

    “好!”士子们是来凑趣的,即使吕不韦的论题再差,他们也要叫好。更不用说,吕不韦的论题确实有其独到之处。

    “商贾还有利民之义!”吕不韦右手食指伸出,铿锵有力的道:“凡为商贾者,必要请佣仆、工匠、车夫,他们的衣食住行、家人的生计,全赖商贾。若无商贾,国人、庶民,生计将会倍加艰难。”

    他这话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商人可以提供就业机会,可以让寻常百姓提高收入,过得更加美好。

    “这个jian商,颇有些政治经济学头脑。”秦异人颇为讶异,绝对没有想到,吕不韦这个大jian商,早在两千年前就有如此惊人的见解。

    这种认知与现代的经济学不能比,可是,这种朴素的认知早在两千年前就出现了,难能可贵了。

    “好!采!”士子为了金,狠狠凑趣,大声喝采。

    一时间,采声如同雷霆般,很是惊人。

    “我等甘拜下风。”士子们很干脆的认输。

    “嗯。”吕不韦这番出采,他也颇为自得,冲秦异人挑衅的一扬下巴儿,今儿吃了秦异人这么多回憋,终于可以找回场子了:“异人公子,你以为如何?”

    “不必勉强。”越姬在秦异人耳边轻声一句,是在提醒他,莫要逞强。

    吕不韦这番立论的确是人所难及,赵姬这是在为秦异人担心,这是一番好意。

    吕不韦看在眼里,轻蔑的一笑,心想秦异人无论如何无法反驳他,一定会被他力压。

    “狗屁不通!”然而,就在吕不韦得意之际,秦异人却是大声爆粗口。

    “闭嘴!”吕不韦的立论着实新奇,高人一等,他很自得,竟然被秦异人斥为狗屁不如,他怒了,眼睛一翻,jing光一闪,喝道:“秦异人,你可敢论战?”

    “有何不敢?”秦异人轻轻一笑,道:“商贾何来利国之义?商贾贩有市无,一地之货运到另一地,贱买贵卖,从中获厚利。商贾可曾制一物?可曾产一粟?可曾织一锦?”

    “好!采!”秦异人一语未落点,一片叫好声响起。

    战国时代的评价,分为三等。一是不予置评,此为最差;二是叫好不喝采,这是中等;三是叫好喝采,这是最上等。

    秦异人这番论战正是商人所短,商人并不会制造货物,只是从一地运到另一地,从中赚取差价,为人所不耻。

    若是在现代社会,会有很多种反驳之法,可是,这是在战国时代,以古人的认知来说,这是真知灼见。

    赵姬眨着明亮的俏媚眼,盯着秦异人,眼里亮晶晶的。

    吕不韦知道情形不妙,却是无可如何,唯有干瞪眼的份。

    “商贾何来利民之义?”秦异人接着反驳,道:“商贾百般盘剥仆佣、工匠、车夫,若不应允,则欺压即至,为家人计,不敢不任由尔等盘剥。”

    就是在现代社会,强势的有钱人总是能有无数种办法对付弱势的工薪阶层,这还是在有法律保护的情况下;战国时代没有法律保护弱势者,其打压更是让人震惊。

    “好!采!”

    “好!采!”

    喝采声响彻天地,震得地皮都在抖动。这些士子有很多人是穷苦出身,他们深知秦异人所言是多么的在理,顾不得给吕不韦留脸面,大声叫好喝采。

    听着如雷般的喝采声,吕不韦的脸seyin沉,他“博学多才”的名头与他彻底无缘了。

    “好!采!”更让他不爽的是,赵姬竟然轻击着白玉似的手掌,大声为秦异人喝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