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四十章 敲诈吕不韦

    第四十章敲诈吕不韦

    “士侠好了不起么?”

    “功夫再好,也怕老子的板砖。”

    “有种你起来打啊,莫要象狗一样躺着装无赖。”

    秦异人脸se狰狞,脸孔扭曲,手中的板砖雨点一般砸下,下下狠手,无不是使出吃nai的力气,瞧他那狠样儿,恨不得把荆云拍回娘肚子。

    一阵板砖下去,荆云头破血流,浑身上下血淋淋的,皮开肉绽,要不是还在抽搐,一定会以为他已经翘了。

    “公子真狠!”孟昭、马盖、范通、黑伯和茉儿把秦异人狠狠虐荆云的样儿看在眼里,心中发寒,秦异人也太狠了。

    直到板砖断裂,秦异人这才住手。一口气一松,浑身发软,趴在荆云身上,不住喘气。

    荆云趴在地上,秦异人趴在他身上,两人这姿势挺暧昧的,要是不明究里的人乍一见,还以为秦异人对荆云象菊花的某个部位感兴趣。

    “这砖怎么眼熟呢?”孟昭他们这才松一口气,仔细打量这块立下大功,拍翻名动天下的士侠的板砖,立时想起来了:“这不是公子支榻的那块么?”

    前任留下的烂摊子,现任还没有完全解决,还不得不用板砖支榻。

    “这砖真是了得!”孟昭他们赞叹不已。

    士侠名动天下,成一时之重,就是诸侯都得退避,竟然被一块板砖拍翻了,这在百年战国历史上还是头一遭,这板砖太幸运了。

    “我杀了这恶人。”孟昭感慨之后,就是怒气陡生,紧握着剑就要前来杀荆云。

    “住手。”秦异人喝阻。

    “公子,如此小人,枉为士侠,不杀他,不足以解恨。”孟昭恨声骂道。

    哪有士侠沦为商贾打手的道理?这是对士侠的亵渎。他一番话,引来马盖、范通、黑伯和茉儿的赞赏。

    “我还有把他卖个好价钱呢,你杀了,你给我金?”秦异人眼珠一转,光芒闪烁,一抹坏笑浮现在嘴角。

    每当看见秦异人如此笑的时候,必然会有人倒霉,这些天的经历证明了此点,孟昭他们心里一阵抽搐,暗中为某人担心。

    “谁会买?”茉儿问出了众人心中所想,无不是目光停留在秦异人身上。

    xxxxxxxxxx

    胡风酒肆,吕不韦下榻处。两个使女正在侍候吕不韦,吕不韦舒服的靠在一个使女胸脯上,享受美人恩。

    “先生,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就在这时,西门老爹匆匆进来,远远就嚷了起来。

    “何事?”吕不韦眼睛也没有睁开,淡淡的问道。

    “是荆先生的事。”西门老爹忙说明原委:“他被秦异人抓住了。”

    “荆云被抓了?”吕不韦一愣,继而就是失笑出声,道:“西门老爹,你这说笑功夫又见长进了,不错,不错。堂堂士侠,要是被一个落魄王孙抓住了,这还不是天下间最好笑的笑话吗?士侠是什么?就连诸侯都得避让,想那秦异人有何等本领能抓住荆云?”

    越说声音越大,脸上的笑意越来越盛,右手抚着一个绿衣使女光滑的脸颊,笑问道:“宝贝儿,你说是不是?”

    “先生所言极是。”绿衣使女清脆动听的声音响起。

    “你听见没?”吕不韦冲西门老爹,道:“连妇人都知这是说笑。”

    “先生,这是真的。你看。”西门老爹急了,忙把手中一块上等绸布递上,道:“这是用荆先生身上的袍子,还有荆先生的血写的。”

    吕不韦一把夺过来,定睛一瞧,脸se大变,yin沉似水,一字一顿的道:“秦异人,你这是在打我的脸!你这是在羞辱我!我,吕不韦绝不让你得逞!”

    这是秦异人扯下荆云衣袍,就着荆云鲜血写的血书,意思只有一个,要吕不韦用五百金把荆云买回来。

    荆云是吕不韦派去的,若他再花金买回来的话,那就是**裸的打脸,秦异人这是在羞辱他,由不得他不恼怒。

    依吕不韦的怒气,若秦异人在他面前的话,他一定会把秦异人撕着吃了。

    “先生,五百金也不贵啊。”西门老爹忙提醒一句,道:“荆先生跟随先生多年,忠心耿耿,凡有难事,都是荆先生出手。再说了,一个士侠就是千金也难请动,用五百金赎回来,划算。”

    战国时代,刺客多如牛毛,一有仇恨,花钱请刺客复仇之事,天天都有发生。然而,那些名动天下的刺客,诸如专诸、要离、聂政、鲁句践、盖聂这些人,价值不菲。

    而且,他们还属于不入流的刺客,与士侠的身份地位差得太远了。

    要请动一个士侠,没有千金之数莫想。因为士侠比起要离、专诸之辈拥有更好的名声,可以解决很多麻烦事。

    “这……”吕不韦毕竟是商人,一切得从利害关系上来算,心中一计较,还真是如西门老爹所言,用五百金把荆云赎回来,比起重新请一个,非常划算:“那你走一趟,把他赎回。”

    xxxxxxxxx

    小院,秦异人住处,地上堆满了黄金,金光灿灿,很是诱人。

    “公子,可有误?”西门老爹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无误。”秦异人重重点头。

    “可否把荆先生给我?”西门老爹身在秦异人的地盘,不敢不陪着小心。

    秦异人微一颔首,孟昭把绑得象粽子似的荆云推了出来。

    “卑鄙的秦人,我不会饶过你!”荆云眼中如yu喷出火来,死盯着秦异人,恨不得把秦异人碎尸万段。

    他越恨秦异人越是好,西门老爹深知吕不韦的用意,暗中赞好。

    “荆云,你落得如此下场,还敢使横?你真以为我们老秦人好欺负不成?”秦异人嘴角一裂,笑得阳光灿烂,宛如chun风般和煦:“本公子正好没打算放过你。废了他!”

    “呛啷!”孟昭拔出佩剑,双手紧握,眼里厉se一闪,死盯着荆云。

    荆云预感到不妙,脸se大变,忙喝道:“你要做什么?”

    “你要对本公子做什么,本公子就对你做什么。”秦异人脸上泛起坏坏的狡猾笑容。

    “公子,你不能出尔反尔。”西门老爹一见情势不妙,忙喝阻。

    “闭嘴!”秦异人喝斥一声,冷笑道:“本公子说话算话,说要给你人就给你人,却没说给你一个完好的人,只是要给你一个废人。你以本公子脑子被门夹了,完完整整的把他还给你,这不是自己找死么?”

    以荆云对秦异人的恨,若是荆云安然离去,那就是悬在头上的一把利剑,以秦异人的jing明,绝对不会做这种傻事。

    “你……好卑鄙!”西门老爹愣了半天,无力的指责。

    “啊!”在荆云的惨叫声中,孟昭砍了荆云的右膀,再挑断他左脚脚筋,一个名动天下的士侠彻底废了。

    “走!”西门老爹当场就傻眼了,好不容易醒过神来,要人把荆云抬走。

    “回去告诉吕不韦,他欠本公子的债,本公子会加倍讨回来!”秦异人怨恨的声音响起。

    吕不韦三番四次算计秦异人,这让秦异人记恨在心,非要报复不可。

    西门老爹不敢回话,加快步伐离去。

    “其实,吕不韦还是瞒可爱的。”秦异人的脸变得比翻书还要快,脸上泛着笑容,道:“知道本公子的金不够花,这就送来了。这下有了马金,每人一匹上等好马,再给茉儿添置点胭脂水粉。”

    “哦!”战马一直是孟昭他们的梦想,闻言大喜。

    “谢公子!”茉儿眼里亮晶晶的,哪个女人会拒绝美丽呢?

    “公子,那我呢?”黑伯心情极为不错,调笑一句。

    “你嘛,黑伯,我想给你买个又老而又丑的老妇人。”秦异人调侃一句。

    “哈哈!”孟昭、马盖、范通和茉儿笑得前仰后合。

    小院充满欢乐气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