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三十八章 危局

    第三十八章危局

    若问战国时代什么最让人头疼?

    很多人会想到秦国。虎狼秦国,以一敌六,越战越强,最后灭了六国,还有比这更让人头疼的么?

    事实上,秦国着实让列国头疼,却不是最让列国头疼的。在战国时代,最让列国头疼的是侠客。

    一提起侠客,我们就想到要离、专诸、聂政、盖聂、鲁句践这些著名的刺客,他们一诺千金,为应诺不惜杀身成仁,让无数后人赞叹。

    然而,他们这些人在战国时代不过是侠客的细枝末流,压根儿就不入流。

    战国时代真正的侠客不会为了复仇而杀人,更不会为了金钱而杀人,而是为国为民,正如后世一句名言“侠之大者,利国利民”所说。

    这类人号称“士侠”,又称“政侠”。

    士侠并不是单纯的武士,而是有着坚定政治信仰的思想家、名士,还要有高超的身手,二者缺一不可,光有高明的身手,没有灵活的头脑,成不了士侠;光有灵活的头脑,没有人所能及的高明身手,同样成不了士侠。

    士侠不会参与私人复仇,不会因金钱而出卖自己的政治信仰,他们的宗旨是排难解纷,为列国化解纠纷,让列国和平共处,不再兴刀兵。

    是以,士侠成为战国时代的一个风向标,凡为士侠惦记者,必是做了天怒人怨之事,会为天下所不耻。对于士侠,列国谁也不敢得罪,即使七大战国也不敢轻易得罪。

    士侠居都会,游山野,排解政事纠纷,列国俯首,成一时之重。

    士侠之所以如此盛行,和墨子有莫大的关系。墨子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他主张“兼爱非攻”,并且广招弟子,在传授他们思想的同时,也教授他们武艺。是以,墨家弟子既拥有坚定的政治信仰,同时又拥有高明的身手,凡墨家弟子所向,列国避让。

    就连著名的强权人物商鞅都不敢撄其锋芒。商鞅在秦国开始变法之时,遭到墨家的非难,商鞅不敢正面对抗,只能采取迂回之策,化解纠纷,由此可见墨家团体的影响有多大了。

    墨子死后,他的弟子相互间不服气,导致墨家分裂。随着时间的流逝,墨家的影响力越来越小,士侠失去了标杆,开始变质了,逐渐向黑社会转变,士侠虽然叫士侠,早已非墨子在世时的士侠了,他们会为了金钱杀人,会为了私仇杀人……只要有利可图,不惜杀人。

    因而,墨子这位伟大的思想家,也就成了中国黑社会的鼻祖。

    更可笑者,有为了成名而杀人,荆轲就是这类人最好的典范。荆轲士侠出身,他有着常人难及的政治眼光,他并非不知道秦国大势已成,统一已经势在必行,而他却要逆着chao流而上,刺杀秦始皇。就在于,他看到了,他可以一举成名。

    若墨子在世的话,荆轲会被墨子除名,因为他堕落了,是士侠的侮辱,不配称“士侠”。

    荆云就是有名的士侠,名动天下,列国避让,是以,孟昭、马盖、范通他们一听之名,莫不是大惊失se。

    “果然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秦异人内心震撼不已,暗中叫苦。

    士侠不是赵平这些蠢猪似的小人物,要头脑有头脑,要身手有身手,要对付这样的人物,即使秦异人狡猾似狐,也是感到刺手。

    士侠是智者,要对付智者,哪有那么容易的。更别说,他们还有人所能及的高明身手,他们是文武兼备,要应付他们,谈何容易。

    “嗯!”人的名,树的影,荆云一报名号,就把秦异人他们震得一愣一愣的,荆云对这结果非常满意,重重点头。

    “敢问足下前来有何事?”秦异人转着念头寻思应对之策,嘴上问话,拖延时间。

    “你是想拖时间?”荆云不愧是智者,一口道破秦异人的用意。

    秦异人一怔,暗骂一句士侠果然难以对付,却是一裂嘴角,冷笑道:“这是本公子的住处,你未经本公子允准,擅自闯入,难道还不许我问你来意?有你这样霸道的士侠吗?”

    “一张利口。”荆云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大步过来,仿佛他不是不速之客,而这是他的家似的,堂堂正正,理直气壮。

    “我此来用意如何,全在公子决断。”荆云斜了秦异人一眼,象秦异人这种落魄王孙,他压根儿就没有放的眼里,正眼都不瞧一眼,道:“一是公子拒绝我的好意,我杀了你;二是你接受我的好意,我们从此成为知交好友。”

    微微一笑,极为和煦,很有魅力,让人生出如同三九寒天沐浴在暖阳中的温暖之感。

    “说说看。”秦异人要寻思应对之策,只得拖时间。

    “你只要听从吕先生的安排便是。”荆云淡淡的道:“当然,你也可以拒绝。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你要想好拒绝的后果。为士侠所杀者,会为人不耻,就是秦王也不会为你复仇。”

    士侠虽然变质了,堕落成了刺客,然后,其名声仍在,若秦异人为荆云所杀,不仅没有人为他喊冤叫屈,还会落得身败名裂,被钉上耻辱架。

    “好恶毒!”秦异人心中恼怒,不仅杀人,还要把人的名声弄臭,还有比这更恶毒的吗?

    “你可以告诉我,你的选择。”荆云的目光如同刀剑般,停留在秦异人身上。

    这是动手的信号,士侠一出手,必是惊天动地,让人闻风丧胆,气氛极为压抑,如同大山压在胸口一般,让人喘不过气来。

    秦异人知道,他面临着两世为人最为凶险的局面,一个处理不好,就会身败名裂,连叫屈都找不着地儿。

    若是面对赵孝成王,秦异人完全可以利用赵国惧秦兵威这一心理大做文章,可他面临的是名动天下的士侠。士侠杀人,光明正大,被士侠所杀之人,一定是做了天怒人怨的事儿,该杀!

    就算这消息传回秦国,秦王也不能冒天下之大韪为他复仇。

    一句话,秦异人死了是白死,活该。

    “休伤公子!”孟昭、马盖、范通三人明知不敌,仍是没有后退,而是扑将上来,挡在秦异人身前。

    孟昭、马盖、范通三人虽然被重新武装起来,可是,他们的身体仍是没有恢复,瘦得跟竹杆似的,唯一的起se就是他们的脸上终于有了血se。

    反观荆云,壮得象头牛,不用打也知道结果了。

    秦异人心里一阵温暖,孟昭他们忠心耿耿,这样的部下在哪里去找?

    秦人重义,果是不假!

    荆云斜了孟昭三人一眼,淡淡的道:“若你们处在巅峰,勉强可一战,能不能逼得我拔剑,很成问题。眼下嘛……”

    一句话没说完,只听“砰砰砰”三声沉闷的着肉声响起,孟昭三人象断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重重砸在墙壁上,墙壁被砸出老大一个窟窿。

    荆云出手,动如风,迅捷如电,气势不凡,一派宗师气象。孟昭三人与他相比,就是小巫与大巫的差别。

    “这……”秦异人两世为人,头一遭见识如此高明的身手,只一眼花的功夫,孟昭三人就被重伤,这是何等高明的身手?秦异人被深深的震憾了。

    “噗噗噗!”孟昭三人一张嘴,大口大口的吐血,被伤得不轻。可是,他们不管不顾,挣扎着爬起来,不要命似的朝荆云扑去。

    “公子,快走!”黑伯把秦异人一推,站在秦异人身前,挺得笔直,如同苍松,没有丝毫惧se。

    “公子,快走,快走!”茉儿急了,使命的推着秦异人,要他快走。

    “你们拦住他。”秦异人脸se一凝,眼里掠过一抹狠se,没有丝毫犹豫,丢下一句话,转身就朝里间跑去。(荆云是个极为重要的过渡人物,他的儿子非常有名,至于是谁,相信朋友们能猜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