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三十五章 出尔反尔

    第三十五章出尔反尔

    邯郸城东,有一座中等宅院,有二十余间房屋,房屋朴实,并无过多的雕刻装饰。

    这里,就是乐毅的住处。自从来到赵国,乐毅被封为“望诸君”,赵国尊为上卿,就在邯郸住了下来。

    当时的乐毅名动天下,被认为是唯一可与白起衡的名将,赵王必然要礼敬有加,以示赵国尊重人才,博取好名声。是以,赵王给乐毅的宅院很大很气派,乐毅拒绝,乐毅认为赵国能收留他,就是最好的礼敬,这才选择了这所不大的宅院。

    邯郸布局“北王城,南工商,东吏士,西农牧”,城东是官员名士居住之地,乐毅这样的名臣,自然是要住在城东。

    院中有一座小亭子,坐落在草林间,平添几许雅趣。

    一个身长八尺,身胚宽大的老者坐在亭间品茶,投手投足间自然流露出一股清雅之气。一身的上位者气势,不须刻意而为,无意间流露出来的气势给人一种如山如岳之感。

    面对他,就象面对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似的。

    他,就是名动天下的名臣,乐毅。

    “见过望诸君。”许历在乐毅之子乐间的带领下,快步来到亭间,冲乐毅恭敬见礼。

    “原来是国尉,快请,快请!”乐毅站起,气势如山,满脸笑容,把许历请入座中,亲手为许历斟茶。

    声音洪亮,如同洪钟大吕在轰鸣,却不刺耳,富有磁xing,让人一听就生出好感。

    “望诸君真是好兴致!”许历把亭周一打量,大是艳慕,道:“品茶、赏景,清闲自在,舒适如意,真是羡煞人呀。”

    “乐毅也就剩下这点用处了。”乐毅自嘲一笑。

    象乐毅这样的人,虽然功成名就,名动天下,却是不甘寂寞之人。尤其是在战国大争之世,正是英雄豪杰大展身手之际,如此所为,无异于折煞人。

    然而,赵国表面敬重他,实则暗中防他,毫无用他之意,着实让人心凉。

    “望诸君壮心未已,甚好!甚好!”许历是个直xing子,也不转弯抹角,直道来意:“许历奉君上旨意,前来请望诸君出山。”

    乐毅平静的眼中jing光一闪,如同天剑凌空,威势骇人。

    “世间公认,天下名将唯有两人,一为白起,一为望诸君。”许历大下说词,道:“白起东征西讨,节节胜利,功盖当世。长平一战,更是开华夏数千年未有之先河,一朝而尽灭大赵五十万jing锐。望诸君听闻此消息,可否意动?”

    白起当世名将,后世尊为战神,当世公认,唯有乐毅能与之抗。乐毅年纪虽大了,壮心未已,乍闻此言,目中jing光暴she,如同九天之上的烈ri。

    “君上有言,愿请望诸君重新披挂上阵,坚守邯郸。”许历看在眼里,大是欢喜。

    “谢赵王美意,乐毅敢不尽力!”秦国攻打邯郸,必是上将军白起领军,与白起交手,乐毅最大心愿,无论成败皆足喜了。

    “可是,眼下这情形,邯郸是危若累卵。”许历大是担忧。

    “国尉无须担忧,邯郸看似危急,实则稳若磐石。”乐毅是语出惊人。

    “此话怎讲?”众所周知,赵国jing锐尽失,邯郸危在旦夕,国人纷纷逃国,而乐毅的看法正好相反,这让许历大为不解,猛的站起,眼睛瞪得滚圆,死盯着乐毅。

    xxxxxxxxx

    王宫中,朝堂之上,赵孝成王和群臣在等许历回转。

    此时的赵孝成王是患得患失,很怕乐毅不愿意出山,那样的话,他就不得不启用他最不愿意见到,也最不愿再重用的人,廉颇了。

    焦急之下,赵孝成王在殿里踱来踱去,沉重的脚步声如同闷雷般,在群臣耳际轰鸣。

    群臣也担心乐毅不许,他们的内心更倾向于乐毅,而不是廉颇。因为乐毅是个全面型的大才,最适合眼下这种情形。

    “噔噔!”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只见许历小跑着进来,满面红光,一脸的喜se,仿佛打了个大胜仗似的。

    “乐毅应允了?”赵孝成王快赶几步,迎将上去,大声问道。

    “君上,还不止这些呢,乐毅说邯郸稳若磐石。”许历兴奋的大吼一声,如同炸雷。

    如此喧哗是为不敬,赵孝成王却无治罪的念头,疑惑的问道:“此话怎讲?快快道来。”

    乐毅的话,谁敢忽视?由不得赵孝成王急切。

    不仅他如此,就是群臣,哪一个不是如此?个个睁大了眼睛,竖起耳朵,准备静听。

    xxxxxxxx

    殿外,鲁仲连赶到,冲守卫的红衣剑士道:“我要见平原君。”

    “你谁呀?平原君是大赵的丞相,是你想见就见的吗?”红衣剑士以打量白痴的目光斜了他一眼。

    “在下鲁仲连,有万分紧急之事要见平原君。”鲁仲连只得亮明身份了。

    “啊!”红衣剑士惊呼一声,打量着鲁仲连,道:“你就是千里驹?”

    鲁仲连号称“最后的纵横家”,一身纵横之术天下少有,名动天下,可与诸侯分庭抗礼,红衣剑士也是听闻过他的大名,忙致歉:“多有得罪。请稍候片时,这就通禀。”快步而去。

    xxxxxxxx

    “妙!妙!妙!”

    朝堂上,赵国君臣满面红光,大声赞叹,颂扬声如同雷鸣般,震人耳膜:“望诸君不愧是大才,不愧是名动天下的名将,见识如此高明!”

    乐毅的见解主要有两点:一是长平大战后,秦国虽是取得胜利,却是付出了高昂的代价。白起没有立即发兵邯郸,而是在野王休整,就是最好的说明。即使秦军进攻邯郸,秦军也不是全军而来,不过是半军,白起虽是善战,亦是无能为力。

    二是此战之要并非要打败秦军,而是在于一个拖字,要拖时间。只要拖下去,齐、燕、魏、楚、韩五国就会意识到唇亡齿寒,必然出兵相助。因为战国百年,七大战国还没有一个被灭,若是赵国有覆亡的危险,另外五大战国一定会震恐,就会合纵。

    有此两点,邯郸看似危急,实则稳若磐石。

    赵国君臣忧心秦军打来,riri焦虑,无法化解。乐毅三言两语既剖析了眼前情势,更为赵国找到对策,要他们不欢喜都不成。

    平原君也是欢喜,若乐毅为将,廉颇就没戏了,他的相位稳若泰山,大声道:“此战非望诸君不可!”

    “臣等附议,请君上下旨,拜望诸君为将。”群臣大声附和。

    “好!”赵孝成王大喜过望,满口应承。

    就在这时,红衣剑士快步而来,在平原君耳畔轻语。

    “什么?千里驹?”平原君顾不得其他,小跑着冲了出去。

    “千里驹,你可想煞赵胜了。”平原君满面喜se,亲热得紧,执着鲁仲连的手,笑道:“走,去痛饮千杯!不醉不散!”

    “赵兄,此时非饮酒之时。鲁仲连此来有万分火急之事。”鲁仲连忙道明来急,道:“你们可是在议拜将之事?”

    “正是。”平原君承认:“君上就要下旨,命乐毅为将了。”

    “不可,万万不可!”鲁仲连忙阻止。

    “千里驹,放眼大赵,还有谁比乐毅更合适的呢?”平原君就奇了,找遍整个赵国,也找不出比乐毅更合适的人选了。

    “是这样的。”鲁仲连在平原君耳际轻语一阵。

    平原君的脸se连连变化,最后苍白如纸,暗自庆幸道:“幸得千里驹来得及时,不然的话,赵国危矣。我这就去见君上,阻止拜乐毅为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