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三十二章 玉夫人

    第三十二章玉夫人

    渭风商社作为秦异人的最大债主,有权讨债,有权不借,更有权把秦异人轰出去。渭风商社不仅没有这么做,反而同意借钱,还是一借就是三十金。

    三十金,相当于后世的三百两纹银,不小的数目了,孟昭一句“仗义”是最好的称赞。

    秦异人微微点头,对于此行的期待更大了。

    脚步声响起,只见执事回转,冲秦异人笑道:“公子,此事我已禀报上去,我们……管事要见你,请公子随我来。”说话中略有犹豫。

    “管事?”秦异人敏锐的意识到了什么。

    战国时代的管事相当于现代的主管,若他要见秦异人,应该随着执事前来才是,却邀请秦异人进去,这其中有隐情。

    秦异人并没有犹豫,而是随着执事而去,孟昭在身后跟着。

    穿堂过屋,过了三进房屋,秦异人更加惊讶了,为何如此神秘?

    “公子,请进。”执事来到一间房前停了下来,侧身相请,却把孟昭拦了下来。

    “孟昭,你在这等着。”秦异人倒不怕有人害他。若真有人要害他,他在人家地盘上,多一个孟昭也是无用。

    孟昭应一声,站在门口。

    秦异人一步跨进去,执事把门关上。秦异人眼一瞧,颇有些惊讶。

    这是一间不小的房屋,却是给一道窗子隔成两半,帘前有短案矮几。

    “公子,请坐。”一个清脆悦耳,如同明珠撞击玉盘般的动人女声响起。

    秦异人听在耳里,好一通惊讶,这声音太好听了,太动听了,若是在现代社会去参加某款有关声音方面的选秀节目,一定会大红大紫。

    “恕在下冒昧。”秦异人也不客气,坐到矮几上,道:“如何称呼?是叫姑娘,还是夫人?”

    “你可以叫我玉夫人。”动听的女声响起,没有过多的客套,直奔主题,道:“公子已讨回财货,不再被囚禁,苦难已过,为何要借金如此之多?”

    “哎!”秦异人一声长叹。

    “公子为何叹息?”玉夫人颇为诧异。

    “夫人有所不知,本公子被软禁三载,吃足了苦头,受尽了磨难,生不如死。”秦异人声音幽幽,蕴含无限委屈,道:“眼下虽是暂时解除了囚禁,讨回了财货。可是,秦赵已成生死之仇,焉知还会不会有刀兵之事?若刀兵再起,我之命还有几多时ri?”

    长平大战,秦赵已成死仇,不死不休,天知道两国何时再起刀兵?一旦刀兵再起,秦异人之命就是悬于人手,能活几ri,谁也说不清。

    “呃!”清脆而又富有磁石般吸引力的声音传来,玉夫人很是讶异:“这与借金何干?”

    “既然要死,何不痛痛快快的去死!本公子决定了,在死之前,要吃好喝好玩好乐好,这需要用金。而本公子的财货有限,只得向夫人借金了。”秦异人眼里狡se闪动,一抹象狐狸般狡猾的笑容出现在嘴角:“本公子要置办广厦大宅,要买千娇百媚的女人,要穿金戴银,要前呼后拥……这都要金。”

    秦异人说得怨气冲天,仿佛他有天大的怨气似的,任谁听了都会动悯惜之心。

    “啪!”然而,帘后却传来拍案声,很是响亮,秦异人好一阵讶异,你要借就借,不借发屁的火。

    “公子,你如此自暴自弃,枉为王孙。”玉夫人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这一来,轮到秦异人惊讶了。

    我自暴自弃,与你何干呢?你为何如此恨铁不成钢呢?我们无亲无故,好?

    “非本公子自暴自弃,而是处此之情,不见天ri,为秦国放弃,不如此又能如何呢?早晚要死,何不享乐够了再死。”秦异人眼中jing光闪动,死盯着窗子。可惜的是,窗子挡住了视线,看不见帘后情形。

    “公子请听我一言,切不可放弃。强能转弱,弱亦能转强,此时的不顺,未必将来就不顺,公子断不可因一时不顺而自暴自弃。”玉夫人的声音变得平缓,勉励起来。

    “夫人所言有理,可是,那又能如何呢?对于一个看不见希望,处于黑暗中的人来说,不自弃也得自弃。”秦异人嘴角浮现一抹笑容,眼睛瞪得更大了。

    “公子是秦国王孙,可知自孝公以降,秦国历孝公、惠文王、武王以及秦王,共四代君主,人人九死一生,历经磨难。”玉夫人鼓励之意更浓,道:“若他们象公子这般,稍遇挫折就自暴自弃,岂有大秦今ri之强?岂有山东六国惧怕的秦国?”

    声调并不高,却是震耷发聩,让人jing醒。

    秦异人眼睛猛的瞪圆,神光暴she,比起九天之上的烈ri还要眩目,还要炽烈,目光如刀似剑,yu要割裂帘子。

    玉夫人说得没错,自从秦孝公开始,秦国共历秦孝公、秦惠文王、秦武王和现任秦昭王四王,这四个国君在登上王位前,人人历经磨难,九死一生。

    秦孝公十二岁从军,征战沙场,多次负创,九死一生。更重要的是,他在位期间,是秦国最为困难的时期,大片国土被当时的霸主魏国夺去,就连函谷关都为魏国夺去了,秦国已经到了亡国的边缘,随时会被魏国灭掉。更要命的是,魏国上将军庞涓力主灭秦。

    接掌这样的秦国,秦孝公的焦虑、磨难、面临的问题,不需要说了。

    秦惠文王因为反对商鞅变法,整出了事情,商鞅把太子傅公子虔处以劓刑。就算这样,秦孝公也没有放过他,把他贬到民间,让他自生自灭了十几年。在这十几年间,秦惠文王踏遍秦国的山山水水,体验了民间疾苦,多次经历死亡威胁。

    直到秦孝公晚年,再无子嗣,只得把他接回来,再次立为太子。正是因为他了解民间疾苦,亲眼从最低层看到秦国的巨大变化,他车裂了商鞅,却仍然奉行“商君之法”。

    而且,他还做了一件秦孝公和商鞅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情,彻底铲除复辟势力。那些复辟势力以为他车裂了商鞅,一定会废商君之法,不顾一切的跳出来,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秦惠文王无情的屠刀。

    秦武王在当太子时,被秦惠文王赶到军中去历练。

    秦国的历练与山东六国大为不同,山东六国王子王孙去历练,不过是走走过程,大张旗鼓而来,前呼后拥,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而秦国的历练是秘密进行,除了少数几人知道太子在军中外,没有任何人知道。而且,不会有任何特殊照顾,士卒是怎么过的,你就得怎么过。就算战死沙场,主将也不会有罪。

    秦武王参加了司马错进行的灭亡巴蜀的战争,因为他力大无穷,头前开路,与一众勇士在崇山峻岭间开凿出了一条“栈道”。这其中的苦难不需要说的。

    现任秦王秦昭王与秦异人的遭遇相似,他也是人质出身。他在年少时被秦惠文王派去燕国为人质,适逢“子之之乱”,几次险死还生,没有吃没有穿,与鸟兽争食,掏鸟窝、扒鼠洞,饥一顿,饱一餐,历经磨难。

    秦武王洛阳举鼎折胫,活活痛死,在临死前,把秦王之位传给他,他这才得以回到秦国。

    “这女人不简单!极不简单!”秦异人迅速就做出了判断,一般的女人说不出这样极富见识的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