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二十八章 秦王之路

    第二十八章秦王之路

    邯郸,胡风酒肆,吕不韦下榻处。

    吕不韦跪坐在矮几上,面前短案上摆满了美食,香喷喷的,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儿。

    一个绿衣使女如同花中蝴蝶般飘来,为他斟上美酒,酒浆清澈如同琥珀,一瞧便知这是上等珍品。

    另一个绿衣使女如玉般的纤指在吕不韦肩上揉捏,指法灵活,极为熟练,吕不韦发出舒畅的呻吟。

    “主人。”就在这时,西门老爹快步进来。

    “有事?”吕不韦抬起头来。

    西门老爹扫了两个绿衣使女一眼。

    “你们都下去。”吕不韦一挥手,两个使女告罪,盈盈一福,翩翩飞走。

    “是秦异人的事。”西门老爹禀报道。

    “哦!”吕不韦jing神大振,笑容上脸,叠了一层又一层,一脸的畅快劲头,道:“他可是派人前来传话了?他这是屈服。哼,上次,我去见他,他让我在寒风中好一通等,我就还给他,让他等着,冻得他快死了再说。”

    对于上次的遭遇,吕不韦是怀恨在心。他本以为,以他吕氏商社的名头,秦异人一定会受宠若惊,却是没有想到,秦异人竟然让他喝了一个时辰的西北风,一想起这事,他就恨得牙根发痒。

    “不是……”西门老爹的回答让吕不韦大为意外。

    “那是何事?”吕不韦有些想不明白了。

    “禀先生,秦异人讨回了财货,赵国不再囚禁他了。”西门老爹的脸se有些不快,埋怨一句赵孝成王:“这赵王真无能。”

    “不可能!不可能的事!”吕不韦猛摇其头,一脸的不屑,道:“秦异人他凭什么讨回财货?他凭什么让赵王不再囚禁他?莫要说他这个穷得身无分文的弃子,就是我,吕氏商社,要做到这点,也要花费万金打通各个关节。”

    若秦异人低头,吕不韦当然要为他解决生存问题,当然要为解除软禁而努力。吕不韦细算过了,即使以他的能量,要做到这点,没有万金之数来买通赵国上下,是不可能做到的。

    要他相信秦异人这个身无文,毫无地位的秦国弃子做到这点,真的很难,不比登天容易多少。

    “是真的!”西门老爹肯定一句,择要把打听到的经过说了。

    “这……”尽管吕不韦是枭雄之才,也是震惊无已,当场石化。

    他扪心自问,就是他与秦异人换个位置,他也做不到啊。

    “先生,依秦异人所言所行,非易与之辈,以老奴看,这事还是算了。”西门老爹对秦异人的jing明有些忌惮,打退堂鼓了。

    “不!绝不!”吕不韦断然拒绝,眼中jing光暴she,冷笑道:“我就不信,区区秦异人能逃出我的手掌心?他越是如此,我获利越多!”话语中充满强大的自信。

    “可是……”西门老爹还打算劝解几句。

    吕不韦一摆手,阻止他再说下去,道:“我吕不韦在短短二十余年间,把不足百金的吕氏商社打造成仅次于天下五大商家的大商家,靠的就是‘奇货可居’四字。秦异人这个奇货,天下少有,千古少有,若是错过了,我吕不韦会遗憾终生。”

    “奇货可居”是吕不韦发家的秘诀,每当他发现奇货,就会不择手段的弄到手,然后再以高价卖出去。

    象秦异人这样的奇货,数千年中国历史上只有一个,依他的脾xing,绝对不会错过。

    “那怎么办?”西门老爹知道吕不韦主意一定,坚若磐石,无法再让他改变。

    “据我所知,在被囚禁期间,秦异人曾经借过好多债,以此来打点。我粗略算了下,共有千多金。你这就去给他的债主们说:秦异人有金了。”吕不韦眼珠一转,立时计上心头,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怎么看怎么yin险。

    xxxxxxxxxx

    邯郸西北,有一片广阔的胡杨林。

    金se的枯叶挂满枝头,千树万树,极为壮阔,尉为奇观。

    这里本是邯郸一景,是士子聚集论战之地,只是因为秦军即将打来,少有人行。若是在寻常时ri,热闹非凡,远远就能听见士子三五成群的论战声。

    今ri,迎了六个人,这六人正是秦异人一行。

    秦异人头戴洁净的玉冠,身着崭新的镶金锦袍,腰佩金镶玉玉饰,全身上下透着一股清新之气,一瞧之下,跟娶亲的大姑爷似的,早已非昔ri那个衣着破烂,衣不蔽体的秦异人了。

    佛要金身,人要衣装,新衣在身,秦异人容光焕发,活脱变了一个人似的。若是再有上位者的气势的话,谁也不敢仰视了。

    上位者气势那需要养,所谓“居移体,养移气”嘛,以秦异人眼下的处境,还没有养上位者气势的机会。

    孟昭、马盖、范通、黑伯和茉儿五人也是着新衣,足蹬新靴,焕然一新。

    秦国送来的财货中,就有不少衣袍,而且全是新的,秦异人讨回来后,自然是要换上的。不仅他要换上,就是孟昭他们也不例外。

    换了新衣后,人人大变样。

    尤其是茉儿变化更大,清新亮丽,让秦异人看得眼直,没想到这小妮子竟然如此漂亮。就是太瘦,跟柴禾似的,假以时ri,让她恢复过来,必然是个大美人。

    “公子,就是这里,就是这里!”茉儿心情极为畅快,好象穿花蝴蝶般,飘来飘去,传来阵阵银铃似的欢笑声,指点着前面一块空地:“这里是公子最喜欢之地。公子在这里宴请士子,那是何等的风光。”

    长平大战未爆发前,秦异人在邯郸过得极为滋润,作为第一大战国的王孙,赵国不仅不敢得罪,还要象神仙般供着,尽可能为他提供方便。

    那时节,秦异人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而秦异人豪爽,经常呼朋唤友,来胡杨林饮宴。饮到高兴处,秦异人更是弹奏秦筝,引得阵阵采声不绝,士子们大拍他的马屁。

    想想那时节的快活时光,是天堂般的生活。

    长平大战爆发,一切都变了,秦异人被软禁了,那些所谓的友人压根儿就不见影了,没有一个人前来看望过秦异人。

    “可惜了公子的秦筝。”黑伯叹息一句。

    秦异人的秦筝是特制的,上等佳品,为了活命,只得忍痛割爱,卖掉了。

    “都去玩。”秦异人一挥手,仰起头来,呼吸一口清新的空气,全身舒畅。

    他们今天出来,就是为了享受zi you时光。三年的软禁,一旦得到zi you,最想做的不是大吃大喝一顿,而是享受zi you,放飞身心。三载都在一座小院里,身心都被局限,谁能不向往zi you呢?

    “玩喽!”孟昭、马盖、范通、黑伯和茉儿发出一阵欢呼声,不住蹦来蹦去,就象喜鹊般叫个不住。

    秦异人缅怀了一阵往昔时光,靠在一颗胡杨树上,盘算起来了:“我如今已经重获zi you了,是该为回到秦国打算打算了。”

    来到战国时代的第一件事,就是为了温饱而奋斗;其次就是为了zi you而奋斗。通过努力,这两件事都解决了,是该为登上秦王之位考虑考虑了。

    “我质赵是华阳夫人这个贱女人的yin谋,哼,我不会放过你的!”秦异人有前任的记忆,深知他质赵的前因后果:“我此时不铭一文,绝不能回秦国。我要想回到秦国,必须有足够的身份地位,不然一切都是枉谈。要想拥有不低的身份地位,一是成名,二是立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