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二十七章 信陵君

    第二十七章信陵君

    魏国都城大梁(现河南开封),占地数十里,城高垣厚,是战国时代有名的坚城,亦曾是天下最有名、最大的城池。

    魏国是战国初期的霸主,一代贤侯魏文侯在位五十余年,举贤任能,启用李悝、吴起这些贤臣良将,魏国版图急剧扩大,口众猛增,大有问鼎天下之势。

    那时节,大梁是天下间最大的城池,物华天宝,大梁风华为天下所重,读书人无不以进入魏国,进入大梁而自豪。

    然而,随着“马陵之战”、“桂陵之战”的惨败,魏国元气大伤,不再复霸主之象。紧接着,秦国崛起,魏国处于秦国兵锋之下,魏惠王把都城从安邑迁到大梁,自此以后,大梁成为魏国的都城。

    可惜的是,魏国已不复霸主之风,大梁一落千丈,其盛况为齐国临淄取代。

    在大梁城中心,有一座极为广大的宅院,有数百间广厦,间间不凡,雕梁画栋,极尽工巧之能事,这就是“战国四公子”之一,信陵君的府第(其位置是现在开封大相国寺)。

    数百上千奴仆进进出出,忙忙碌碌,一派热闹景象。

    书房中,信陵君正与心腹门客侯赢议事。

    信陵君头戴玉冠,身着镶金锦袍,腰佩玉镶金玉饰,极尽奢华之气。

    信陵君美姿容,极为英俊,是一个十足十的美男子。身长八尺,身材高大,jing悍过人,一双眼睛特别明亮,炯炯有神,如同九天之上的烈ri般,让人目眩。

    更重要的是,他自有一股上位者的气势,举手投足间自然流露,让人生出不敢仰视之慨。

    “公子,你不能这样犹豫不决,得下定决心,举大事。”侯赢颇为急切,言辞有些激烈:“论名望、论得士、论得民心,公子哪一样不如人?此正是大事之基啊。公子,你不能再迟疑,迟则生变。”

    信陵君表面上摆出一副不问国事的样儿,事实上,他的心腹门客侯赢知道,信陵心暗藏雄心,有问鼎魏王宝座之意,只是怕累及自己的“贤名”,这才多有顾忌。

    为此,侯赢多次向信陵君进谏,要他举大事,夺了魏王宝座。

    “先生不得妄言。”信陵君一如既往的拒绝:“无忌一片赤胆忠心,天下可鉴,先生休得以如此污言累我名声。”

    若是可以的话,信陵君早就起事了,只是他多有顾忌,这才担搁至今,侯赢对他的心思极为了解,道:“公子可是顾忌晋鄙?”

    信陵君眼中一抹恨意掠过,不再言语。

    这是默认,侯赢为他叫屈,道:“晋鄙这老匹夫,是公子举事的一大障碍,公子,得找机会除了这老匹夫。”

    恶鄙是魏国元老,侍奉过四代魏王,此人的军事才干不是很杰出,却也是一位合格的将领。更重要的是,他忠心耿耿,只认王命,余者一概不认,深得历代魏王的信任,被倚为干城。他越是忠心,越是对信陵君不利,信陵君早有除他之心,只是没有机会。

    这是信陵君“窃符救赵”之时令朱亥击杀晋鄙的重要原因。

    “慎言,慎言。”信陵君沉默了一阵,一个劲的摇手,一副不愿与闻的样儿。

    信陵君最大的特点就是“既要当婊子,还要立牌坊”,他既想夺了魏王之位,又不想落下骂名,这是他犹豫不决,迁延至今的主要原因所在。

    侯赢看在眼里,心里大是不满,还不得装出一副钦佩样儿,赞颂一句:“公子仁德,天下无双。”

    “禀公子,鲁仲连求见。”就在这时,一个门客进来禀报。

    “千里驹?”信陵君好象火烧了屁股似的,一蹦而起,风一般朝外冲去。冲得太急,额头与门框来了个亲蜜接触,却是顾不得疼痛,一步跨了出去。

    “公子,小心。”侯赢忙提醒一句,跟了出去。

    “哈哈!千里驹!”信陵君爽朗的畅笑声响起,大声吩咐道:“摆酒,无忌要为千里驹接凡洗尘。”

    信陵君叫魏无忌,自称己名,那是因为与鲁仲连的交情极好之故。

    等到侯赢赶到时,只见信陵君满面红光,一脸的开心笑容,正拉着一个身长八尺,极为俊朗的男子在说话。

    这男子就是有“最后纵横家”之称的鲁仲连,齐国人氏,人送外号“千里驹”。鲁仲连习纵横之学,凭一张利口游说天下,成为一时名家,与信陵君、平原君和chun申君的交情极好。

    “魏兄,饮宴之事稍缓,我此来有大事与兄商议。”鲁仲连声音清越,好象磁石一般,自有一种吸引力。

    “好!请进,请进!”信陵君执着鲁仲连的手,两人相偕进入书房,信陵君扶着鲁仲连坐下,挪过矮几,坐到鲁仲连对面,笑着问道:“千里驹此来,何以教我?”

    “魏兄,我所言之事极为危险,不知魏兄可有胆做?”鲁仲连脸一肃,沉声道。

    “呵呵!”信陵君笑得很欢畅,道:“千里驹但说无妨,无忌自当尽力而为。”

    “好!要的就是你这句话。”鲁仲连重重点头,满脸笑容,道:“魏兄,你何不入邯郸?”

    “邯郸?”魏无忌惊呼一声,一双眼睛瞪得滚圆,一脸的难以置信,以为自己听错了。

    “千里驹,休得妄言。”侯赢沉声轻斥一句,道:“长平大败,虎狼秦国正要灭赵,邯郸是天下间最为危险之地,公子岂得轻易犯险。”

    长平大战后,白起在野王休整,磨刀霍霍,正准备灭赵,此时进入邯郸,那不是找死么?天下间,人人避之唯恐不及,鲁仲连却要信陵君入邯郸,肯定是脑子被门夹了。

    “可有说法?”信陵君对鲁仲连极为信任,知道他不会无的放矢,如此说必有见地。

    “邯郸是危地,于魏兄来说却是福地。”鲁仲连沉声解释,道:“若魏兄此时入邯郸,必然得天下赞扬,美名一时无两,此岂非美事?”

    “嗯!”信陵君眼中jing光闪烁,他养门客数千为他吹嘘,博取美名,不就是为了美名么?若此时进入邯郸,所得的美名,远远胜过他的数千门客为他吹嘘,他必然会为天下所重。

    “魏兄所虑者,不过是秦国之兵也。”鲁仲连一口道破信陵君的忧虑,剖析道:“魏兄是天下名士,为天下所美,秦人敢为难魏兄么?”

    信陵君“贤名”在外,若是秦国为难他,就会被天下人指责,这话很有说服力。

    “再者,若秦人为难魏兄,就是在与魏国为敌,若兄登高一呼,必是天下响应,合纵可成,又何惧秦人?”鲁仲连的话很有见地,是信陵君想所未想。

    信陵君眼中jing光暴she,心思大动,如此美事当前,他当然不会错过了。

    “若赵亡,兄有美名;若赵存,皆兄之力,兄挟赵之重以图大事,还能不成?”鲁仲连的话更加有诱惑力,无论结果如何,信陵都有不小的好处。

    信陵君一直想举事,却没什么强援,若能得到赵国的全力支持,登上魏王宝座就十拿九稳了,信陵君呼吸急促,满面红光。

    “如何入赵?”信陵君明断之人,已经决定入邯郸了,只是他自己去太没身份了,太掉价了。

    “如此如此!”鲁仲连在信陵君耳边一通嘀咕。

    “好!采!”信陵君轻轻击掌,大声喝采,笑道:“千里驹果是千里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