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二十二章 借力打力(上)

    孟昭、马盖、范通、黑伯和茉儿他们为秦异人担心,大声怒吼,却是没有丝毫作用,他们被红衣剑士看得紧紧的。

    “虎狼秦人,看打!”赵孝成王兴奋莫铭,眼睛都红了,跟兔儿眼似的,手里的竹篾高高举起,对着秦异人脑袋狠狠抽下。

    竹篾未到,劲风先到,若是被抽实了,秦异人一定不好受,会皮开肉绽。

    平原君、蔺相如和赵国群臣看在眼里,全是兴奋之se。赵国五十万jing锐的仇恨终于可以从秦异人这个王孙身上讨回来了,他们能不兴奋么?

    “该死的!”秦异人有心阻止,却是阻止不了,念头电转,束手无策。

    处此之情,谁能有办法呢?

    “拖!拖一时算一时!”猛然间,秦异人想到拖字诀,故伎重施,放声大笑:“哈哈!”

    笑得极是欢畅,前仰后合,仿佛听见天大的笑话似的。

    “虎狼秦人,你笑甚么?”赵孝成王一愣,手腕一偏,手中竹篾从秦异人头上掠过。

    篾梢擦中头皮,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传来,秦异人惊出一身冷汗。这还是篾梢擦中,若是实打实抽在脑袋上,那得还了?

    更何况,在赵孝成王身后还有平原君、蔺相如和群臣,加起来是三两百号人,一人一鞭,也够秦异人受的了,若是一人十鞭,秦异人不敢想象那可怕的后果。

    “有戏!”秦异人心中暗喜,只是这喜悦之情只存在极短时间,又为忧虑所取代,因为他不过是为了拖时间,并没有良策:“该死的,怎生就想不出一个办法呢?”

    这种关键时刻,只要有办法,就能有用,哪怕拖得一时半刻也是好的,可以再想办法嘛。

    “虎狼秦人,原来你是戏弄寡人。”赵孝成王停手,只不过是想听听秦异人的说法,最好是哀求,那样的话,他就更加快活了。脸一沉,手腕一抖,手中竹篾对着秦异人劈头盖脑的抽来,劲风呼呼,很是骇人。

    “完了!”秦异人知道他就算有通天彻地的本领,也是难逃此劫,打算放弃了,就要闭上眼睛。猛然间,看见蔺相如眼中jing光暴she,盯在他身上,一道灵光掠过,秦异人想到了什么,又大笑起来:“赵丹啊赵丹,你真可怜,竟然被臣子玩弄于股掌间。”

    “嗯!”赵孝成王一愣,右手硬生生停在空中,眼中如yu喷出火来,死盯着秦异人,喝斥道:“虎狼秦人,你竟敢信口开河,寡人饶你不得。”

    君主是要支配臣子的,要臣子东,臣子不敢西,要臣子站,臣子不敢坐。堂堂赵国君王,竟然被臣下玩弄,他能受得了吗?非要讨个说法不可。

    “虎狼秦人,休要胡说!”群臣大声喝斥起来。

    “赵丹,你可知蔺相如为何要你杀了本公子?”秦异人仿佛没听见似的,反问一句。

    “你是虎狼秦人,是大赵的仇人,人人得而诛之,这有何不可?”赵孝成王想也没有想,脱口而答。

    因为长平大败,赵人恨秦人恨得入骨,他这话很有道理,群臣重重点头,大为赞同。

    “错!”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秦异人却是掷地有声的否决,话中的坚决之意让人不敢有丝毫置疑。

    “嗯,你说说看看,错在何处?”赵孝成王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

    不仅他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就是群臣的好奇心也是大好,死盯着秦异人。

    唯有蔺相如隐约觉得不对劲,大声道:“君上,杀了这虎狼秦人便是,用不着多饶舌。”

    这绝对是一句大实话,与其和秦异人废话这么多,不如杀了干净。然而,这话到了秦异人这里就变了味儿,只听秦异人扯起嗓子大吼:“蔺相如,你这老儿,你包藏祸心,玩弄赵丹于股掌中,你好大的胆子。”

    “……”

    蔺相如是战国时代的一代大家,能说会道之人,却给秦异人这通抢白弄了个大张嘴,嘴巴张了半天,愣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这与我何干?”蔺相如总算反应过来了,很是郁闷的问道。

    “对呀,这与上卿何干呢?”杀秦异人是赵孝成王既定的主意,怎么又成了蔺相如包藏祸心呢?群臣大为不解,个个瞪大眼睛,好奇写在脸上。

    “赵丹,本公子且问你,长平大败以后,赵国五十万jing锐丧失殆尽,邯郸空虚,不过数千老弱罢了,不足战守。赵国为今之计不外两策,一策就是死拼到底,拼个鱼死网破。”秦异人脸一肃,大声问道。

    “没错!就算要死也不能让虎狼秦人好受!”赵孝成王重重点头,一脸的肃穆。

    “可是,赵国打得过秦国么?如今的邯郸形同虚设,若是白起打来,一鼓可下。”秦异人说的绝对是事实,正是赵国君臣最为担心之事,个个脸se大变。

    “死拼,并不明智。”秦异人接着道:“另一策不外讲和,若能不战而退秦兵,这不正是你们眼下最想的么?”

    以赵国眼前的实力,根本就不是秦国对手,能讲和的话是最好。不战而退秦兵,是赵孝成王做梦都想的事儿,紧抿着嘴唇没有说话,无异于默认。

    “若杀了我,你们就断送了与秦国讲和的最后一丝可能。”与秦国讲和虽然是赵国眼下最好的结局,然而,成功的可能xing极低。即使希望很低,并非不存在。若一刀把秦异人杀了的话,这最后一丝可能都不复存在了。

    “这个……”赵孝成王脸se变了,又有些好奇的问道:“这与蔺相如何涉呢?”

    “赵丹啊赵丹,你如此之蠢,怪不得被蔺相如玩弄于股掌之中。”秦异人一副悲天悯人样儿,狠狠晃着脑袋,讥嘲道:“你也不想想,赵国与秦国不能和谈,只有死拼一途,到时你会命谁为将?除了廉颇,还有他人么?”

    “啊!”赵孝成王眼下最不想听到的就是“廉颇”二字,最不想见到的就是廉颇其人了,心中有愧呗。乍闻此言,脸se一连数变。

    “住口!”以蔺相如对赵孝成王的了解,他知道秦异人的话,赵孝成王听进去了。

    事实上也是如此,廉颇是赵国的柱石之臣,若要与秦战,非廉颇不可,蔺相如趁机道:“君上,臣请启用廉颇,为战守计,保我社稷。”

    “请君上启用廉颇。”廉颇的威望很高,很得群臣信任,群臣大声附和。

    “赵丹,你听听。”秦异人朝蔺相如一指,道:“你还没有启用廉颇,蔺相如就在捞好处了。他与廉颇是刎颈之交,廉颇复起,他能不复起么?他们是一体的呀,他们穿同一件袍子,睡同一个女人呢。”

    “谁他娘的和廉颇睡同一个女人了?”蔺相如郁闷得想撞墙,我们是君子之交,好不好?

    蔺相如一心要置秦异人于死地,秦异人对他的钦佩之心荡然无存,不趁机损损他,抹抹黑,就不是秦异人了。

    赵孝成王的脸se冰冷若严霜,目光若剑,死盯着蔺相如,神se极为不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