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二十一章 在劫难逃

    第二十章在劫难逃

    一场无法化解的风波,竟然就这样平息了,群臣感觉象在做梦。

    做为这场风暴的终结者,蔺相如并未得到群臣过多的关注,反倒是秦异人吸引了群臣的目光,因为他们都明白,赵孝成王能放过赵括家人,是因为秦异人的缘故。

    若无秦异人的嬉笑怒骂,把赵孝成王骂得羞愧无已,即使蔺相如能说会道千百倍,也不见得能说得赵孝成王回心转意。

    “李牧谢过公子。”李牧扶着赵母,快步过来,冲秦异人致谢。

    “李将军客气了。”秦异人谦逊一句。

    “李牧有一事不明,秦赵本是死敌,公子为何为我等说情?”李牧虎目中jing光暴she,死盯着秦异人,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这话正是众人所想,群臣好奇心大起,盯着秦异人。

    就是赵孝成王也是好奇,眼睛瞪得老大,盯着秦异人。

    秦赵死仇,按理说,赵孝成王即使把赵国人杀光,那也是让秦国痛快的事儿,秦异人犯不着为李牧他们说情。

    “将军风华绝世,锐利如剑,即使要死,也应当战死在沙场上,而不是如此窝囊死法!”秦异人的回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并不是那些卫道士张嘴闭嘴挂在嘴上的仁义道德,而是可惜李牧而已。

    李牧是大英雄,让人钦佩的大英雄,秦异人当然不愿他就此死去。

    “谢公子!”李牧身子躬成了九十度,大声致谢,虎目中泪花闪动。

    秦异人这话说到他心坎上了,他大起知己之感。

    李牧不怕死,也不想窝囊的死,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战死在沙场上,如此,方不愧男儿汉。

    “公子今ri之恩,李牧不敢惑忘。可是,秦赵是死仇,他ri相见是敌非友。”李牧公私分明,谢过私恩,就申明大义了。

    这有点过河拆桥的意思,秦异人不仅没有丝毫怨念,反倒是钦佩之心大起,头一昂,胸一挺,大声道:“秦国雄视天下,不惧任何挑战,若他ri沙场相遇,将军放手施为便是!”

    “好!采!”这话不乏英风豪气,孟昭、马盖、范通、黑伯和茉儿齐声喝采。

    李牧虎目中jing光暴she,在秦异人身上扫来扫去,就象利剑在扫过似的。秦异人眼中异采闪烁,与李牧对视。

    “好!采!”李牧大声喝采。

    李牧是热血军人,佩服的就是热血男儿,秦异人眼下虽然瘦得不成样儿,与英雄豪杰沾不到边,可是,他的为人,他的话语,无不透着一股英风豪气,这让李牧大为心折。

    “公子,李牧告退。”李牧冲秦异人施礼告退。

    “老身谢过公子仗义执言。”赵母深明大义,公私分明,先是谢过私恩,立时脸一整,道:“秦赵死仇,他ri相见,便是敌,不是友。”

    真是个奇女子,秦异人对她的好感更增几分,笑道:“悉听尊便!”

    话语很简短,却是豪气十足,是敌是友,由你决定,我接着便是!

    李牧扶着赵母,带着赵括家人离去,一场迁怒风波总算是结束了。

    迁怒风波是结束了,另一场风波便拉开了帏幕。

    赵孝成王、平原君、蔺相如,还有赵国群臣,他们的目光齐刷刷集中在秦异人身上,个个目光灼灼,散发着灼人的热力,若是可以的话,早就把秦异人融化了十回八回。

    赵孝成王胸口急剧起伏,如同浪涛,紧抿着嘴唇,目光如刀似剑,死盯着秦异人,仿佛秦异人是他的杀父仇人似的。

    赵国五十万jing锐被秦国全歼,回到赵国的不过二百余人,这是何等的深仇大恨?这是何等的怨恨?

    此时此刻,赵国君臣上下一心,要杀秦异人泄愤!

    “君上,臣有本奏。”蔺相如率先打破沉默。

    “说。”赵孝成王声音低沉,如同即将暴走的凶兽之音。

    “臣请君上斩杀秦异人。”蔺相如大声上奏。

    “蔺相如,你这老儿好不晓事,我与你往ri无冤,近ri无仇,你用得着置我于死地么?”秦异人一听这话,立知不妙,大是郁闷。

    “准!”果然,赵孝成王想也没想,脱口就准了。

    如此头彩竟然让蔺相如拔了,平原君颇有几分失落,却不愿再让蔺相如独得风光,右手一挥,大喝一声,道:“刑具,来!”

    “诺!”早有几个用刑酷吏抬着刑具上来,摆放在朝堂上。

    秦异人一瞧,头皮发炸。

    这些刑具并非锋利的刀剑,更不是木棒木棍之类,而是竹篾。

    这种竹篾不是一般的竹篾,而是经过特制的竹蔑,又韧又锋利,比起刀剑一点也不差。

    “笞刑!”秦异人按照前任的记忆,知道赵孝成王他们要做什么。

    笞刑,是战国时代的一种酷刑,比起后世的“凌迟”还要恐怖,恐怖得多。

    凌迟,就是用锋利的小刀一刀一刀的割肉,割上千刀万刀,让人受尽折磨而死。

    而笞刑就是用锋利不在刀剑之下的竹篾来抽打,可以想象得到,抽打在身上,就是连打带割,那是何等的惨祸?

    “虎狼秦人,寡人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赵孝成王狞笑着,抓起一根竹蔑,手腕一振,呼呼声响起,对着秦异人大步而来。

    平原君、蔺相如,还有群臣每人拿了一根竹蔑,好象恶狼发现羊羔似的兴奋,站在赵孝成王后面,排了老长一条长龙。

    笞刑要人多,打起来才有劲,听着受刑之人的惨叫声,那才叫一个美妙,如此良机,痛打虎狼秦人,平原君、蔺相如和群臣绝不会错过。

    他们人人目光炯炯,盼着赵孝成王快快打来,然后他们好打。

    “呼呼!”赵孝成王手中的竹篾挥动,发出呼呼的风声,抽在空处,一扬下巴儿,冲秦异人示威道:“虎狼秦人,这笞刑与你们虎狼秦人有缘啊,先是范睢受过笞刑,这又轮到你了。范睢受了笞刑,从一介布衣当上了你们虎狼秦国的丞相,你受了笞刑,又能当上什么呢?”

    言来不疾不徐,不急不躁,得意之情尽展无疑。

    现任秦国丞相范睢,本是魏国大梁人,在须贾手下做一书吏(相当于现代的秘书),因其jing明强干而倍受须贾赏识,甚为倚重。

    魏王想与齐国结盟,须贾奉命出使齐国,他趾高气扬,不把齐国放在眼里,说话不当,激怒了齐王,眼看着结盟一事就要告吹了。在关键时刻,范睢力挽狂澜,说话得体,齐王信服,结盟之事成功了。

    齐王很赏识范睢,要留范睢在齐国做官,并派丞相田单出面邀请,可见其重视了。范睢心念故国,婉拒了齐王的好意,回到魏国。

    这次出使,范睢立了大功,按理应该赏赐才是。然而,须贾忌妒他,心想若是实话实说的话,他就太没面子了,他来个恶人先告状,在丞相魏齐面前告刁状,说范睢里通齐国,魏齐不分清红皂白,用笞刑对付范睢,打得范睢差点死掉。

    这是天下皆知的事儿,赵孝成王此时提起,别提他心里有多欢喜了。

    “君上英明!”群臣大声赞颂,人人目光不善。

    “这可怎么办呢?”秦异人心急如焚,不住转念头:“这要如何化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