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二十章 蔺相如

    第二十章蔺相如

    “呼呼!”赵孝成王胸口急剧起伏,如同波浪似的,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有心反驳,却是无从说起,这是天下皆知的事儿,他就是生有一百张利口也是无从反驳呀。

    在拜将之前,赵母当着他的面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把赵括的短处说得分毫不差,后来的事实也证明,赵括就是这样一个人。

    就是如此翔实的明证,赵孝成王仍是坚持要拜赵括为将,这怨得谁来?

    一切罪过都是赵孝成王的呀,与赵母何干?

    “更何况,你当ri亲口承诺,若是赵括败军覆师,你不治其家人之罪。”秦异人的声调更高了,有些尖细刺耳了:“你出尔反尔,言而无信,你不是无耻么?你不是无耻之尤么?”

    这话掷地有声,理直气壮,赵孝成王脸孔扭曲,眼里如yu喷出火来,恨不得把秦异人烤着吃了,却是一句话说不出。

    “是这理,是这理!”群臣在心里大为赞成,却不敢表露出来。

    对于赵孝成王的迁怒之举,群臣并非不明白他错了,只是不愿惹祸上身,没有说罢了。此时,秦异人的话说到他们骨子眼里去了,要不赞成都不行。

    “这个……”李牧好一阵讶异,他万万没有想到,满朝文武闭嘴,没有一个人为他求情,没有一个人为他说话。偏偏被赵国视为死敌的秦异人帮他说话,他几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赵母一双通红的眼睛瞪得滚圆,一脸的震憾。

    要不是她亲耳听到,并且再三确认这是真的,她一定会以为自己在做梦。

    “身为赵国的王,却不敢担当罪责,迁怒于人,把罪过推给他人,你也配做赵国的王?”就在众人失声的当口,只听秦异人大声质问道:“赵丹,你也配为武灵王的子孙?”

    赵武灵王是赵国的一面旗帜,赵国之所以能成为山东六国中最为强大的战国,之所以能成为秦国唯一的劲敌,就在于赵武灵王。

    在赵武灵王之前,赵国并不算强盛,是个二流战国,倍受胡人侵扰之苦。正是赵武灵王推行著名的“胡服骑she”,赵国尚武之风大盛,人人敢战,一举而成为一流战国。

    “你……我……我……你……”赵孝成王指着秦异人,跟被鬼打了似的,你你我我了半天,愣是一个句话说不出来。

    赵武灵王一代雄杰,敢作敢当,错就错了,对就对了,从不推诿于臣下,是以收得豪杰归心,不少豪杰之士投靠赵国,就连乐毅也前来投奔。

    “……”赵孝成王失声,无言以答,高昂的头颅垂了下来。

    这是他自从暴怒以来,第一次垂下了头颅。

    群臣看在眼里,又是好一通讶异,这也行?

    平原君震惊得张大了嘴巴,愣是说不出一个字来,他很清楚赵孝成王的怒火有多大。

    李牧、赵母、赵括家人看在眼里,震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无耻是一种境界,赵丹,恭喜你,你已经达到神级了,天下间再也没有人比你更无耻的了人!”秦异人骂得更欢实了。

    反正今天是在劫难逃,秦异人哪会错过这等占便宜出气的机会,自然是要再损损赵王。

    赵孝成王虽然没有听过“神级”这种说法,却是明白意思,连脖根儿都红了,一颗头颅都快钻到裤裆了。

    “见过君上!”

    就在这时,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宽袍大袖,大步而来,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自有一股威势,冲赵孝成王见礼。

    “哦!”赵孝成王这才惊醒过来,把眼前老者一打量,满面羞愧,目光游离,从老者身上移开,蚊蚋似的道:“蔺相如,你有事?”

    “蔺相如?”秦异人牙齿一合,舌头生疼,竟然把舌头咬了。

    蔺相如大名鼎鼎,大名垂于后世,“将相和”、“完璧归赵”、“负荆请罪”这些典故为后人称颂,收进了历史教科书,可以说秦异人是“听着他的故事长大的”。

    秦异人眼睛瞪圆,细细打量蔺相如,只见蔺相如双鬓斑白,却是神采奕奕,腰背笔直,如同标枪。更难得的是,一身正气,给人一种凛然不可侵犯之感。

    “好!采!”秦异人在心里大声喝采,暗赞一句:“怪不得能屈秦王,完璧归赵!”

    赵孝成王之所以羞愧无已,是因为他见到蔺相如就象见到廉颇。

    眼下,赵孝成王最不想见的人是谁?

    必然是廉颇无疑!

    蔺相如和廉颇是“刎颈之交”,他两人的交情之好不用说的,见到蔺相如,赵孝成王就想到了廉颇,仿佛廉颇在他面前指着他大声质问“你当ri为何罢我兵权,酿此惨祸?”

    长平惨败之后,赵孝成王虽然没有说,他心里肯定想过了,要是不罢廉颇兵权,会有长平惨祸吗?

    肯定不会有!

    即使赵国打不过秦国,也不会输得如眼下这般惨,好歹也会带出三二十万大军回来。

    “君上,长平惨败,大赵jing锐损失殆尽,此时应当早做准备,应对虎狼秦国的进攻。”蔺相如能说会道之人,当然不会如李牧那般质问,而是采取迂回之策。

    “嗯!”长平大战后,白起在野王休整,磨刀霍霍,准备进攻邯郸,灭掉赵国。这事,正是赵孝成王最为担忧之事,虽然心中愤怒,却是不得不认可。

    “君上,当此之时,当以收拾人心为务,万不可自乱阵脚。”蔺相如的说话技巧非常高明,句句打在要害上。

    赵孝成王重重点头。

    “赵母不过是一妇人,有她不多,无她不少,杀她反而累了君上名声;留着她,宽恕其罪过,君上可得美名,国人归心,方可与虎狼秦人一战!”蔺相如的话很透彻。

    若赵孝成王真杀了赵母的话,那么,一定会成为笑柄,会被天下人笑话。更要命的是,会失去人心,因为他亲口承诺不追究责任,若是杀了,正如秦异人指责的那般,是出尔反尔,言而无信了。

    对于言而无信的王,谁会爱戴?

    经过秦异人的嬉笑怒骂,赵孝成王已经底气尽失,再有蔺相如透彻的剖析,赵孝成王不得不依蔺相如之请,道:“既如此,就饶过他们。李牧,你也滚!有多远滚多远,寡人不想再见到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