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十九章 仗义执言

    第十九章仗义执言

    “诺!”

    红衣剑士领命,快步过来,把李牧围在中间。

    李牧是一位好手,红衣剑士虽不如他,问题是李牧能反抗王命吗?李牧是个忠臣,他可以与赵孝成王讲道理,却不可能反抗王命。

    “这……”说到打仗,李牧之才鲜有人能及,可是,说到处理这种事情,就非李牧所长了,李牧手足无措。

    红衣剑士不由分说,把李牧腰间的剑解了下来,这是解除李牧武装之意。

    对于军人来说,武器是第二生命,极为珍视,佩剑被解除,李牧脸se暗淡。

    “君上,不可呀,万万使不得。”还是赵母忙上前为李牧求情。

    她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此时此刻,却是为李牧求情,实在是难能可贵。

    “这都是老身的不是,是老身的错,与李将军无干。”赵母为李牧开脱,极为急切,言辞恳切。

    然而,赵孝成王不听则罢,一听这话,怒火更大了,指着她的鼻子骂道:“你这老虔婆,都是你没生个好儿子,生了头蠢猪,把她拉出去,一并砍了。”

    “诺!”红衣剑士领命,架着赵母就走。

    “还有他们!”赵孝成王兀自不罢休,朝跪在地上数百赵括家人一指,准备斩草除根。

    红衣剑士领命,又把赵括家人押走了。

    赵国群臣个个噤若寒蝉,大气也不敢出,紧抿着嘴唇,生怕发出一点声响,惹祸上身。

    李牧虎目圆瞪,怒视群臣,喝斥道:“你们,你们,上将军在时,你们车前马后的忙来忙去,信誓旦旦,要与赵氏同生共死。如今,上将军尸骨未寒,你们就忘到脑后了,你们的良心呢?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

    他说的全是实情,群臣听在耳里,羞愧在心头,却是不声不响,屁都不放一个。

    “快斩了他,好一张毒舌!”更有大臣盼着早点杀死李牧,他的话实在是太难听了。

    “丞相,你说句话呀。”李牧对群臣失望,只得把希望寄托在平原君身上。

    “她罪有应得,死有余辜!”然而,平原君说出来的话,足以把李牧气死。

    “丞相,你不能这样。上将军为将,伯母一力阻止,是你,正是你极力举荐,这怎能怨伯母呢?”李牧急了,吼得山响,声若洪钟大吕,雷霆之威展露无疑。

    平原君脸一红,手一挥,大喝一声,道:“快,推出去,斩了!”

    正因为赵括为将,是平原君极力举荐的,他为了活命,只能让赵括家人死,不然的话,死的就是他了。

    死道友,莫死贫道嘛。

    “君上,臣愿以军功乞伯母一命。臣愿为君上击破匈奴,平定三胡!”李牧实在是无计可施了,只得乞求了。

    在当时,赵国北方的三胡和匈奴是最大的威胁,赵国一直与这些胡夷作战,苦不堪言,若李牧真能击破三胡和匈奴,这是天大的喜事,足以救下赵母一命。

    然而,只听赵孝成王不屑的道:“李牧,你以为你还能做将军?你净做白ri梦!斩了,全斩了!”猛力挥手,就象在赶苍蝇。

    “想我李牧,不能战死在沙场上,却是屈死于朝堂上,悲乎!”李牧仰天一叹,虎目中落下泪来,悲愤异常。

    李牧不怕死,不过,如此死法,太过窝囊了,他的最好归宿是战死在沙场之上。

    就这般,李牧、赵母和赵括家人被红衣剑士推搡着朝外走,眼看着就要人头落地了。

    赵孝王眼里光芒闪烁,一脸的快意,他终于可以泄愤了。

    平原君眼里全是喜se,只要赵母一死,他的xing命就无忧矣,他保举赵括为将一事就过去了,他仍是平原君,“贤名”远播的平原君。

    赵国群臣暗松一口气,长平惨败是压在他们心头的一块巨石,压得他们喘不过气,原因在于赵王要追究责任,会找谁当替罪羊呢?斩了赵母、赵括家人和李牧,这事就过去了,他们仍是高官厚禄,过着锦衣玉食的ri子,何等快活。

    “哈哈!”

    就在这关键时刻,只听一个张狂的笑声突然响起。

    “谁?”赵孝成王大喝一声,敢在朝堂上狂笑,这还得了?他准备把此人碎尸万段,眼中凶光闪烁,等到他看清是何人发笑时,脸孔立时扭曲了,眼里如yu喷出火来。

    “是他!”平原君和群臣看清了,个个诧异不已,下巴差点砸中脚面了。

    笑的不是别人,正是秦异人。

    秦异人不仅在笑,还仰首向天,笑得格外张狂,仿佛听到天下间最好笑的笑话似的,前仰后合。一边笑,还一边拍大腿,压根就不当这里是朝堂,把这里当作了勾栏瓦舍这些买笑场所。

    “虎狼秦人,你为何发笑?”赵孝成王眼中jing光暴she,怒火足以把空气点燃。

    长平大败,赵国损失五十万jing锐,这都是秦国干的,见到秦异人这个秦国王孙,他的怒火直蹿三千丈,恨不得把秦异人撕着吃了。

    更让他不爽的是,秦异人竟然还在他的朝堂上大笑,张狂大笑,压根就没把他这个赵王放在眼里。

    “赵丹啊赵丹,本公子在笑你!笑你无耻!笑你不配为君!”秦异人的回答足以把赵孝成王气死,气死了再气活,还是几个轮回的那种死活。

    赵丹就是赵孝成王的名字,当着群臣的面直呼其名,只这一条就足以让赵孝成王抓狂。

    更别说,秦异人还直言不讳赵孝成王无耻,不配为君,这是**裸的打耳光。

    “你……”赵孝成王手指着秦异人,气得直吹胡子,急剧喘息,胸膛如同起伏的波浪般,咬牙切齿:“你给寡人说个明白,寡人又怎生无耻了?又怎生不配为君?”

    “赵丹啊赵丹,本公子说你无耻是嘴下积德,你是无耻之尤!”秦异人的嘴很损很损,粗喉咙大嗓子:“赵丹,本公子且问你,当ri你yu拜赵括为将时,赵母可曾当面向你陈说赵括三病?”

    “……”这是天下皆知的事儿,赵孝成王想否认却无从否认,只能以沉默来应对。

    “你心中有愧,羞于开口,本公子帮你说。”秦异人脸上的笑容更盛,赵孝成王看在眼里,却是心惊肉跳,那是讥嘲啊,讥嘲他这个赵王。

    “马服君在世时向赵母言:若赵括为将,必破军辱国。赵母问何以见得?马服君说,赵括三病,无可救药。三病者,一病赵括读兵书寻章摘句,有才无识。二病盛气过甚,轻率出谋,易言兵事。三病马服君在时,但受君命为将,便不问家事而入军,王室赏赐,尽皆分于将士共享,亲友者百数,无携一人入军。赵括为将,王室赏赐归藏于家,用以大买田产,在军不亲兵,升帐则将士无敢仰视。”

    秦异人声调极高,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整个朝堂都是他的声音。

    他每说一病,赵孝成王的脸se就红上一分,等到秦异人说完,赵孝成王的脸se已经比鸡冠还要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