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十八章 李牧

    第十八章李牧

    这个年轻将军个头极高,身长八尺(换算成现代计量单位,一米八几),身胚宽大,就象一座铁塔,极具威势。

    头戴铁兜鍪,身着铁甲,明光锃亮,平添几许威势。

    一双眼睛特别明亮,炯炯有神,如同九天之上的骄阳般炽烈,让人目眩。

    走起路来,噔噔有声,虎虎生威,气慨绝世。

    整个人就象一柄绝世利剑,锋芒盖世,如同战神临世,给人一种如山如岳般的不可撼动之感。

    “好一条英雄好汉!”秦异人忍不住大声喝采。

    “这会是谁呢?廉颇嘛,年纪不符,赵国哪来这样年轻的将军?”秦异人大为疑惑。

    眼下的赵国,最有名的将军就是老将廉颇了,既然是老将,必然是年纪一大把了,而眼前这个年轻将军一瞧便知不凡,秦异人却未听过,不得不好奇。

    “李牧!”赵孝成王怒喝一声。

    “李牧?”秦异人差点把舌头咬断了,李牧之名如雷贯耳,名垂后世,两千多年过去了,李牧仍是有着不少粉丝呢。

    战国大争之世,涌现出了很多杰出的将领,象吴起、庞涓、孙膑、田忌、司马错、白起、廉颇、李牧、王翦、王贲、乐毅、田单、项燕……名将如云。

    真正称得上“战神”的只有四人,即吴起、白起、王翦和李牧。

    李牧是赵国继廉颇之后的支柱人物,正是他支撑起了赵国残破的江山,与秦国抗衡数十年。在秦始皇灭赵之役中,即使另一位战神级人物王翦也是拿他无可奈何。最后,秦始皇采纳尉缭的计谋,利用郭开罢了李牧的兵权,秦国才击破赵国大军,灭了赵国。

    后人慨叹,假使赵国不罢李牧的兵权,秦国能灭得了赵国吗?

    “臣李牧见过君上。”李牧冲赵孝成王见礼,不容赵孝成王说话,快步来到赵括母亲身前,弯下身,扶着赵母站起来。

    “嘶!”李牧撕下战袍,为赵母擦拭额头鲜血,神se恭敬,就象一位孝顺的儿子在侍候母亲似的。

    “这个……李牧怎生如此对待赵母呢?”秦异人纳闷了。

    李牧是战神级人物,与赵母八杆子也打不着啊,瞧李牧这恭敬样儿,就知道其中有不为外人知晓的隐情。

    “谢李将军。李将军,你怎生来了?”赵母被赵孝成王当着群臣的面一通好骂,满朝文武却没有一人为她说情,这让她好不伤心。

    回想昔ri,赵括手绾上将军兵符之时,赵府门庭若市,群臣争相讨好,那是何等的热闹。如今,赵括刚死不久,尸骨未寒,赵府冷清可以罗雀不说,赵孝成王骂得那么过份,那么狠,却无人为她说情,能不寒人心吗?

    唯有李牧不惧赵孝成王之威,没有忘记她,这让赵母心里暖暖的,泪珠儿扑漱漱滚落。

    “上将军于李牧有再造之恩,李牧不敢或忘,惊悉长平惨祸,立时赶来。李牧来迟,伯母受惊了,李牧这里赔罪。”李牧单膝跪地,冲赵母行了一个军礼。甲胄沙沙作响,平添几许威风。

    李牧是赵国北地军中一小吏,虽有绝世军事才干,却是无人识,不为人知。直到赵括见到李牧,惊为天人,两人一席话语,赵括更是断定李牧是不可多得的军事奇才,极力举荐。

    在当时,赵括少年取高位,在兵法上的见解,就是他的父亲,赵国名将赵奢都不能屈,由是知名,被赵国朝野公认为奇才。他对李牧盛赞不已,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即使这样,李牧也没有被重用。直到长平大战爆发,秦赵两国要进行生死之战,赵国要从北方抽调jing锐南下,北方交给谁守?

    赵国的北方面临着三胡和匈奴的威胁,必须要有一员良将坐镇,赵括再度举荐李牧。赵孝成王遍选国中无良将,就启用了李牧,自此以后,李牧展露才华,最终成为赵国的柱石。

    “知恩图报,真豪杰!”秦异人明白了原委,对李牧是赞不绝口。

    知恩图报是种美德,或许有不少人能做到。可是,在眼下这种情形下,在长平新败之际,在赵孝成王盛怒之下,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呢?李牧坚持报恩,无论怎样赞誉都不过分。

    “李将军言重了。老身无事,李将军快走。”赵母知道赵孝成王正在盛怒之下,李牧此时赶到,前来报恩,这祸事不小,她万分不愿拖累李牧。

    “好一个为人着想的母亲!赵括能有如此母亲,九泉之下可以含笑了。”秦异人对赵母的好感更增几分。

    人,谁不贪生?在这生死关头,谁不想活命?要是换个人的话,很可能乞求李牧帮忙,赵母不仅未如此做,还催促李牧离开避祸,这实在难得,非常难得!

    “李牧,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擅离职守,寡人饶你不得。你且站到一旁,容寡人宰了这老虔婆再与你算账。”赵孝成王气怒攻心,难以平息,仗剑而来,非要把赵母斩杀。

    “君上,使不得。”李牧急了,忙拦在赵母身前。

    “滚!滚开!”赵孝成王眼中如yu喷出火来,直视李牧,那怒火差点把李牧给汽化了。

    李牧仍是不动。

    “李牧,你以为你拦得住寡人?这老虔婆,寡人杀定了!”赵孝成王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喝道。

    “君上,你背信弃义。”李牧急了,只得提起约定一事:“你与伯母有约,上将军战败,不治家人之罪,这是你亲口说的,你不能如此做呀,这是失信于天下的大事呀,请君上三思。”

    李牧是战神,军事才华盖世,世间少有,却是xing情耿直,不善人情世故,想到就说,他是真急了,言辞急切,如同洪钟大吕般轰鸣。

    “完了,完了!”秦异人听在耳里,暗自为李牧担心,在心里嘀咕:“李牧,你不会说话,就把嘴闭上,没人说你是傻瓜。你如此说话,这不是火上浇油么?”

    如秦异人这般想的赵国大臣不在少数,却是个个乖觉的闭上嘴,生怕引火烧身。

    “李牧,你好大的狗胆!”果如秦异人所料,赵孝成王满腔的怒火冲他发作了,指着李牧的鼻子,吼得山响:“寡人给你大军,要你镇守北方,你却胆小如鼠,不敢与胡人战。你有负寡人所托,寡人饶你不得。”

    “君上,臣手中只有两万老弱……”李牧委屈急了,跟个小媳妇似的,忙着分辩。

    长平大战,赵国把能调集的jing锐全调走了,唯一没有调走的jing锐恐怕只能是镇守王宫的红衣剑士了。当时,赵国把北方的jing锐抽调得jing光,留给李牧的不过是两万老弱残兵,而李牧要面对的是三胡和匈奴,李牧能守得边关不失,已经是难得可贵了。

    “来啊!把李牧这胆小如鼠的小人,拖出去斩了!斩了!”赵孝成王眼睛瞪得象铜铃,冲李牧大声咆哮,口水如同全开的水龙头,喷了李牧一头一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