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十六章 大祸临头

    第十六章大祸临头

    “妙计?你有屁的妙计!”赵孝成王一听妙计二字,怒气更甚,吼得更响亮了,震得地皮都在颤抖:“你要是有妙计,大赵岂有长平之败?”

    平原君是赵国丞相,当了多年的丞相,却并没有多少建树。虽然如此,倒也没有多少错失,而在长平大战这事上,他一错再错,错得离谱,赵孝成王这一问,令他哑口无言,半天说不出话来。

    赵孝成王骂得没错,若是平原君有妙计,赵国岂会有长平大败?

    他谎言有妙计,不过是惊慌之下随口一说罢了,此时一颗心直往下沉,暗叫完了完了。

    “这可怎生办呢?”眼看着赵孝成王手中明晃晃的佩剑就要刺来,再瞧瞧赵孝成王扭曲的脸孔,平原君知道他是在劫难逃了。

    猛然间,平原君想到一个办法:“是生是死,在此一搏!”

    平原君非常清楚,长平大败后,赵孝成王必然要找人顶罪,而他平原君是最适合的人选,谁叫他是丞相,还是错失很多酿成长平惨败的祸首呢?

    他真的到了生死关头,只能放手一搏了,能不能活命,只能看运气了。

    “君上,赵括冒然出兵,中了屠夫白起的jian计,他虽死,他的家人仍在,绝不能放过他们。”平原君为了活命,好象疯狗一样,乱咬人了。

    “嗯!”赵孝成王的剑停了下来,离平原君的脖子只有一寸之遥。

    “有戏。”平原君惊出了一身冷汗,心里却是狂喜,怂恿道:“君上,赵括葬送大赵五十万jing锐,葬送大赵一统天下的希望,无论怎样惩处他都不为过。”

    长平大战影响深远,后世史家普遍认为,大大缩短了中国的统一进程。因为此战后,秦国再无敌手,山东六国失去最后一支能与秦国锐士相抗的jing锐,使得秦国的统一之路顺利了许多。

    在当时,虽然没有如此jing当的看法,赵孝成王却知道,此战之后,赵国失去了与秦国争霸的资格,再也没有希望一统天下了。

    “绝不能放过他的家人!寡人要诛他九族!”赵孝成王猛点头,眼中厉芒闪烁,杀机涌现,大是赞成。

    “可是,君上与赵括之母有约在先……”平原君深知赵孝成王的为人,若他不诛杀赵括家人的话,他平原君就是在劫难逃了。

    “狗屁的约!寡人能与老虔婆有约?”赵孝成王想也没有想就否认了。

    赵孝成王yu拜赵括为将,领军出战,赵括之母赶来劝阻。赵孝成王不仅不听,反而笑赵括之母多事。赵括之母再三申诉,赵孝成王最后与她订约,若赵括战败,不治赵括家人的罪。

    这是天下皆知的事儿,然而,此时的赵孝成王正在气头上,平原君的话,无异于火上浇油,他哪里还会在乎区区约定,只想诛灭赵括家人泄愤。

    “君上圣明。”平原君忙拍马屁。

    赵孝成王的剑收了回来,平原君背上一阵汗湿,他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暗道好险,这命总算是保住了。

    然而,他的心还未放下,又提了起来,只听赵孝成王道:“赵胜,你这丞相不必再当了。”

    平原君是长平大败的最大推手,罢他的丞相是最轻的惩罚了。问题是,这丞相之位对平原君太重要了,若是没了这丞相之位,平原君屁都不是。

    平原君之所以能当上丞相,并非他有过人的才干,而在于他有“贤名”。他之所以有贤名,在于他养门客数千,为他吹嘘。几千门客吹嘘,就是傻瓜也能吹成天才,他才能当上丞相。当上丞相之后,他就有了更多的钱财,就可以养更多的门客,吹得更厉害,他得到的好处就会更多。

    若是失去丞相之位的话,他的权势削弱,门客会星散,虽然不会全部失去,也会失去大部分,孟尝君罢相就是一个很好的明证,他绝不能重蹈孟尝君的覆辙。

    “君上,还有一人绝不能放过。”平原君对赵孝成王太了解了,若是能让他一腔怨气泄掉,就不会再追究这事了,他的丞相之位就保住了。

    “谁?”赵孝成王眼中厉芒闪烁。

    “秦国质子,秦异人。”平原君心里暗叹一声,多好的一个出气筒啊,就要没了。

    三载来,平原君心里不爽的时候,就派人把秦异人押来,大加折磨,以此泄愤。折磨三载下来,他都有些舍不得了。

    “他还没死?”赵孝成王有些意外。

    “君上未下旨,臣岂敢杀他?”平原君忙讨好。

    “嗯。他还在就好,寡人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赵孝成王此时对秦国之恨如同长江大河,连绵不绝,恨不得把秦异人撕着吃了。

    果如平原君所料,只听赵孝成王咬牙切齿的道:“备下酷刑,寡人要亲自动手,要虎狼秦人受尽天下酷刑而死!”

    一字不提罢相之事,平原君心中欢喜,相位保住了。

    xxxxxx

    秦异人的小院里,秦异人靠在墙上晒太阳,眼睛睁圆,看孟昭、马盖、范通三人练武。

    三人三载没吃过饱饭,未练过武,如今,不用再为温饱犯愁了,心思也灵活了,准备重练武艺。三人是秦军锐士出身,武艺高强,身手了得,虽然身体拖垮了,战力大不如以前,但基础仍在,这一练起来,虎虎生威,极是了得,秦异人好一阵夸赞。

    “咚咚!”突然之间,一阵如同闷雷似的脚步声响起,快速朝小院而来。

    “出什么事了?”秦异人大为诧异。

    孟昭、马盖和范通不再练武,个个张大了嘴巴,一脸的诧异。

    “砰!”院门轰然打开,只见一队身着红衣的剑士出现在门口。

    这些剑士身材极为高大,跟铁塔似的,一身的彪悍气息,杀气腾腾,一瞧便知是jing锐中的jing锐。

    “红衣剑士!”孟昭、马盖、范通三人惊呼一声。

    红衣剑士是赵国最为jing锐的军队,是赵王的帖身侍卫,人人都是千里挑一的好手,经过严格的训练,武艺高强,身手极为了得。

    用现代的话来说,他们是“大内高手”。

    “拿下了!”领头的红衣剑士手一挥,红衣剑士象风一般冲过来,如狼似虎,不由分说,就把秦异人他们制住了。

    红衣剑士身手了得,迅捷如风,孟昭、马盖、范通三人想反抗,却是没有丝毫用处。

    “走!”头领一挥手,红衣剑士押着秦异人、孟昭、马盖、范通、黑伯和茉儿而去。

    “秦异人,你这次是大祸临头,不想死也不成了!”赵平望着秦异人的背影,神气活现:“和我斗,你死定了!嘿嘿,我的财货又回来了。”

    赵平回到院里,招呼红衣小吏冲进秦异人的住处,把他送来的财货全搬走了,比狗舔过的还要干净,毛都不剩一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