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八章 扬眉吐气(下)

    见过卑鄙的,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怎么卑鄙无耻,秦异人就怎么下手,孟昭他们脸上发烫,堂堂王孙,怎能用这种下作、卑鄙、无耻的手段?

    王堂应当堂堂正正!

    脑中轰鸣,赵平终于禁受不住,摔倒在地上,秦异人就象绿头苍蝇遇到臭鸡蛋般扑了上去,对着赵平就是一通拳脚,狠打狠砸,狠踹狠踢,打得极为欢实。

    “赵平,本公子早就告诉过你,我不会饶过你,这不就兑现了?”秦异人一边打,一边得意的数落:“大丈夫无隔夜仇,当ri就报了,本公子昨ri告诉你我要报仇,今ri一大早就报应到你头上了。”

    照秦异人的说法,“君子报仇三年不晚”是屁话,这不过是没有实力报仇的蠢材傻瓜的自我安慰之词罢了,有实力的当场报仇。

    赵平苦苦挣扎,却是挣之不脱,唯有被胖揍的份。

    “昨ri,你揍本公子舒畅快活,是?今儿这快活劲头归本公子了!”秦异人一阵拳脚下去,把赵平揍成了猪头,鼻青脸肿,鼻歪眼斜,不cheng ren样。

    “快,救大人。”几个红衣小吏总算是清醒过来了,发一声喊,风一般冲过来。

    “这才想起来救人,真蠢材也!”秦异人一扬下巴儿,狠狠一脚踹在赵平下体上,兔子一般蹿了开去,三蹿两蹿就和孟昭他们汇合在一起了,极是滑溜。

    一瞧便知,秦异人是那种有机会绝不放过,没有机会绝对放过的那种人。

    “公子何时变得如此果断了?”孟昭、马盖、范通、茉儿和黑伯看在眼里,好一阵惊讶。

    “秦异人,有种的过来。”赵平被红衣小吏扶起来,指点着秦异人大吼,一双眼睛血红,比兔儿眼还要红。

    他自认为他很冤,比窦娥还要冤(如果战国时代有这种说法的话),明明十个秦异人也不是他的对手,竟然被秦异人给yin了不说,还被胖揍一顿,他委屈万分,恨不得把秦异人撕着吃了。

    “你个蠢材,明知道打不过还上去打的是蠢材,你瞧本公子有那么蠢么?”秦异人大声回应赵平。

    “我们老秦人勇猛无畏,明知敌不过,也要打呀。”孟昭、马盖、范通、黑伯和茉儿他们的脸发烫了,这太丢虎狼秦人的脸了。

    然而,就在孟昭他们转念头的当口,只见秦异人指点着他们,大声数落起来:“你们,你们三个都是蠢材,蠢得不能再蠢的蠢材。堂堂正正打不过,就得用yin招,撩yin、抓卵、吐口水、打闷棍、拍砖头……怎么有利怎么打!只有你们这些脑子被门夹了的蠢材,才会明知不敌还堂堂正正的打,蠢到开门——蠢到家了!”

    “我……我……”孟昭、马盖、范通三人委屈之极,一脸的幽怨。

    他们是秦军锐士,战场冲杀都是堂堂正正,怎能象无赖小子打架一般下作呢?

    “你们还不服气了?上去,给本公子用yin招,废了他们!”秦异人朝赵平他们一指,大声下令,不容置疑。

    “诺!”孟昭三人万般不愿,却不得不领命,只得上前。

    不得不说,秦异人的法子真好用,他们这一放下秦军锐士的脸面,用yin招,使绊子,竟然打得赵平他们哭爹叫娘,狼奔鼠蹿。

    “这么管用?”孟昭、马盖、范通三人惊在心头。

    下作是下作了点,却绝对好用。

    原本他们三人对上这些红衣小吏不仅没有占到上风不说,还屈居下风。哪里想得到,换了一个打法,就大占上风了。

    “早知如此,何不早用呢?”孟昭、马盖、范通三人颇有悔意。

    “秦人下作,卑鄙无耻,走!”赵平他们吃了大亏,不敢再耽搁,没命似的逃了出去。

    “呵呵!狗一样的赵人,有种的再来打过!”孟昭大吼一声,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儿。

    “你们记住,赢了才算英雄!”秦异人脸一沉,教训三人道。

    “谢公子教诲。”孟昭三人尝到下作卑鄙的甜头,欣然领训。

    “公子,你好厉害呢。”茉儿眨着一双黑白分明的俏眼,满是笑意。

    黑伯没有说话,却是重重点头,一脸的欣慰。

    且说赵平心气难平,回到屋里,把放在短案上的赵剑拿起来,朝腰间一挎,大吼一声:“抄家伙,去找秦人算账。”

    适才,他急冲冲的赶去找秦异人算账,竟然连剑都没带。要是他带上剑的话,秦异人他们肯定讨不了好。

    当然,这也是赵平他们小看秦异人的结果。

    “抄家伙。”几个红衣小吏大吼一声,带着剑就冲了出去,准备找回场子。

    他们看守秦异人三载,就没有如今ri这般窝囊的,竟然被秦异人他们这些囚徒打了,这反天了,还得了?必须找回这场子。

    “公子,他们带着剑来了。”孟昭在门口一瞅,大是惊惧,忙冲秦异人禀报。

    “公子,这怎生办呢?”马盖、范通大是犯愁:“要是我们的剑还在就好了。”

    孟昭、马盖和范通是秦军的锐士,他们奉命前来保护秦异人,自然是有武器的。不仅有,而且还很jing良。只可惜的是,没有钱吃饭,早就卖掉了。如今,他们只有一把菜刀,还是那种破烂不堪,生满锈迹的菜刀,丢到大路上都没人捡。

    面对武装到牙齿的赵平他们,绝对讨不了好。

    “公子,我们暂避风头。”黑伯忙提议。

    打不过,暂避风头,这是秦异人适才贯彻的战术,他应该会答应。

    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只见秦异人yinyin一笑,道:“嘿嘿!我们这么来。”一阵嘀咕。

    “这也成?”孟昭、马盖、范通、黑伯和茉儿嘴巴张得老大,半天说不出话来。

    然后在秦异人的率领下,一脸兴奋的朝煮饭的釜冲了过去。

    赵平率人还没有冲进屋里,就见秦异人率领孟昭、马盖、范通、黑伯和茉儿迎了出来,秦异人一脸的笑容,仿佛大过年似的:“呵呵!赵平,你这蠢材,是不是生得贱,还想挨揍?本公子素有cheng ren之美,就成全你。”

    “秦异人,休要得意,这次挨揍的是你!是你!你死到临头,还不自悟!”赵平好象火烧了屁股似的,跳脚大骂。

    “见过贱的,没见过这么贱的!”秦异人右手举起,冲赵平一晃,道:“赵平,看这里!”

    “你才……”赵平定睛一瞧,不就一只为一层薄皮儿包裹着的拳头么?有屁的看头。一句话未骂完,只见眼前白茫茫一片。

    “啊!我的眼!我的眼!”赵平惨叫一声:“秦异人,你卑鄙无耻,无耻之尤!”

    几个红衣小吏也是惨叫不已:“我的眼!我的眼!啊!卑鄙的秦人,你们太下作!”

    “快逃!快逃!再不逃就要惨了!”赵平反应快,吼一嗓子,跌跌撞撞的朝大门口逃去,惶惶然如同丧家之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