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皇纪

第三章 骨气

    进来的是六个身着红衣的人,他们脸上带着狰狞之意,打量秦异人就象猎人在打量猎物。

    “赵平。”秦异人按照前任的记忆,想起这几人是谁了。

    这六人正是看押秦异人的赵国小吏,赵平是他们的头领。

    战国时代,盛行yin阳五行说,赵国自认属火德,所有官吏都得着红衣。

    “你们来做甚?”秦异人从榻上坐起,冲赵平问道。

    “虎狼秦人,我们来做甚,难道你还不知么?”赵平yin阳怪气,冲秦异人邪邪一笑。然后脸一沉,沉喝一声:“秦异人,你好大的狗胆,竟敢窝藏财货。弟兄们,给我搜,谁搜到就是谁的。”

    秦异人的财货是秦国送来的,属于秦异人,何来窝藏之说?

    这都是赵平他们的伎俩,他们这是明目张胆的抢夺,这种事儿,他们一天不干十次,也要干八次。秦异人的财货就是这般被他们抢掠一空,秦异人今ri之困境,赵平是最有力的推手之一,仅次于赵国丞相平原君。

    “你要是能搜出财货,算你了得。”时至今ri,秦异人是身无分文,要是真有财货,秦异人会被饿死么?秦异人会用喝水来充饥么?会用睡觉来忘记饥饿么?

    “呜。”一条牛犊般大的黄狗出现在门口,张大狗嘴,吐着舌头。

    “咕噜噜!”秦异人猛咽口水。

    这哪里是大黄狗,在饿得前心帖后背的秦异人眼里,这就是香喷喷的狗肉啊。要是宰了它,架起一堆柴禾,放在上面一通烧烤,那就是人间美味啊。

    “汪。”正在幻想的秦异人被一声犬吠打断,只见大黄狗撒开四蹄,冲秦异人冲来,血盆海口已经张开,若是秦异人被咬中,以秦异人那柴禾似的身板还不难受得紧?

    “赵平,你真恶毒,你竟敢放狗咬我,我要你好看。”秦异人两世为人,还没被狗咬过呢,怒气贯顶,想闪开,却是腹中空空,四肢无力,躲闪不得。

    眼看着,大黄狗就要咬中秦异人了,赵平脸上泛着笑容,双手抱在胸前,摆出一副看好戏的架势:“秦异人,你是堂堂王孙,第一大战国秦国的王孙,还是逃不脱被大黄撕咬的命运。弟兄们,瞧好戏喽,王孙被狗咬的事儿不多哦。”

    “这戏一定jing彩!”几个红衣小吏齐声吆喝,眼睛瞪得滚圆,死盯着秦异人,准备欣赏秦异人的倒霉样儿,那一定让人非常痛快。

    “死狗,你敢?我要吃你狗肉。”秦异人知道是在劫难逃,唯有嘴硬的份。

    “呵呵!”赵平他们发出一阵畅笑声,仿佛是听见天下间最为好笑的笑话似的。

    “你们天天都在想着要吃大黄的肉,你们得逞了么?你们那是妄想,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你们慢慢想。”赵平压根就不当一回事,笑得嘴角都裂到耳根了。

    秦异人他们没少打这条大黄狗的主意,却是从未成功。不仅没有成功,孟昭他们更是被大黄狗撕咬过,而且还是很惨的那种。

    “砰!”突然之间,一只碗大的拳头横里砸来,正正砸在大黄狗头上。

    这一拳又快又狠又准,却是无力,大黄狗只是呜呜一声,一掉头,对着拳头的主人,孟昭就狠狠咬了下去。

    “你们这些虎狼秦人,竟敢对付大黄,我饶你们不得。”赵平就象火烧了**般,一蹦三尺高,冲孟昭大吼一声,旋风一般冲了过来。

    “虎狼秦人,受死!”几个红衣小吏好象下山猛虎般,嗥叫着,对着秦异人他们就冲了过来。

    赵平他们冲将上来,把秦异人、孟昭、马盖、范通、黑伯、茉儿掀翻在地上,抡起拳头就狠狠砸了下来,拳大力沉,砸得好不快活。

    就连茉儿这个女人都没有放过,真是一群无耻之人。

    “虎狼秦人,你们不是狠么?你们不是在长平坑杀大赵二十余万士卒么?你们也有今ri,你们也有象狗一样被我们痛揍的时候?”赵平他们一边胖捧秦异人他们,一边破口大骂,口水四溅,好象下暴雨似的。

    瞧他们那副能干样儿,仿佛他们驰骋在万军之中,纵横无敌似的。

    然而,他们身下的秦异人他们,个个瘦得跟柴禾似的,被饥饿折磨得没有一丝儿力气,出卖了他们,证明他们只能欺负无力还手之人罢了。

    “赵平,你给本公子记住了,本公子不会放过你!”秦异人被几个小吏按在地上,挨了不少拳头,浑身疼痛,却是不认输。

    “我等着呢。”赵平重重一拳砸在秦异人背上。

    尽管秦异人、孟昭、马盖、范通、黑伯和茉儿他们奋起反抗,却是于事无补,谁叫他们被饥饿折磨得没了力气?

    “要是我们腹中有食,谅你也没胆撒野。”孟昭、马盖和范通三人是秦军锐士,身手极为敏捷,若不是被饿得没了力气的话,赵平他们哪敢放肆。

    只可惜,只能徒自叹息罢了。

    这场打斗没有丝毫悬念,秦异人六人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唯有被狂虐的份。直到赵平他们打得没了兴致,这才停手。

    他们这是变着法子折磨秦异人他们出气,哪天不干几次这种事儿?

    “痛快!痛快!真痛快!”赵平放开秦异人,舒畅之极,高昂着头颅,大呼痛快。

    秦异人六人直喘粗气,他们本就被饥饿折磨得没了力气,再被暴打一顿,浑身脱力,个个象烂泥一般软瘫在地上,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

    “秦异人,你瞧这是甚?”赵平慢吞吞的从怀里摸出一块黑乎乎的饼,冲秦异人得意的一晃。

    “咕噜噜!”一片吞咽口水的声音响起,出自秦异人、孟昭、范通、马盖、黑伯和茉儿的喉间。

    他们处于极度饥饿中整整三载,食物对他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这块饼一瞧便知是最下等、最劣质的货se,仍是让他们食yu大动,人人眼里闪着jing光,恨不得立时抢过来吞下去。

    “想吃吗?”赵平得意的昂着头颅,扫视秦异人六人。

    这不废话吗?谁落到眼下这般境地,谁都想吃,秦异人很不想点头,可是,一颗头颅却是不听使唤,狠命的点着,跟小鸡啄米似的。

    “想……哦……用你们虎狼秦人的话来说,叫咥,是?你想咥的话,跪下来,冲我叩三个响头,我就给你。”赵平就象一头打鸣的公鸡般,神气活现,高昂着头颅,挺着胸膛,就等着秦异人冲他叩头了。

    “快叩头啊。三头换一饼,划算。”几个红衣小吏跟着起哄。

    “公子,你千万莫要……”黑伯、孟昭、马盖、范通、茉儿五人忙劝阻秦异人。

    秦异人挥手阻止他们说话,睁大眼睛瞪着赵平。

    “我敢打赌,他一定会叩头。这是吃食啊,为了活命,叩头算得了甚?”赵平信心十足。

    黑伯他们也是担心不已,若是秦异人真的为了一块饼而叩头,就会成为笑柄,从此抬不起头,会被人耻笑。

    “赵平,你可以打我,可以骂我,可以嘲笑我,决不能侮辱我!我要告诉你的是:你去死!”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秦异人的回答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关于更新,暂定为中午12点和晚上7点,如有变更,我会另行通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