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庶女轻狂

翠丫之祸(第三更)

    待沈云颜与萧铭前后离去之后,藏身在断壁下的沈云初才十分警觉地现身,她早就冷静下来,静静听完他们异想天开的计策,又听他们激情澎湃的娇吟与低吼,目睹了自己嫡亲的妹妹与前世的夫君的各种表情,她玩味地勾起唇角,再没有任何的心痛与不甘。

    她想她这次是真的放下了,因为他看到了萧铭与沈云颜的虚伪,看到了他们之间貌合神离的关系,也预测了他们不会有幸福的结局。

    所以她坦然放下了。

    她大抵也明白了自己的心思,之所以三番四次被他们刺激地入魔,是因为她忍受不了狠狠伤害过她的狗男女,活的如此幸福如此恩爱,可是如今发现那些恩爱不过是表象,她心底就平衡了,平衡以后自然就释怀了。

    若是前世萧铭最先得到的是沈云颜的话,是不是她最后也不会如此凄惨呢?

    所以她们之中道行最深的是韦氏,她早就将萧铭的为人看清楚了,意识到这点,沈云初再次肯定了自己刚刚重生时候的猜想与推测,韦氏算准了萧铭这种人骨子里隐藏着某种变态的自卑感,表现为扭曲的英雄主义,所以萧铭喜欢征服,容易得到的他不屑一顾,越是难得到他越是会珍视。

    沈云初幽幽地笑了,自己前世爱的太卑微,所以萧铭才会不屑一顾,而这一世的沈云颜最先陷进去,那么输的人必定是沈云颜,如果韦氏知道了自己的宝贝女儿肚子里怀了萧铭的骨肉,那就有好戏看了呢!

    她打定主意要帮沈云颜送韦氏一程,就果断摒弃掉脑子里的各种假设,至于沈云颜会如何谋害她,她倒是丝毫不担心,所以她并没有立即会沈府布置,而是仔细观察了这里的地形与格局,既然萧铭敢将沈云颜约在这里,那么此地必然还有些别的秘密。

    时光说快也快,说慢也慢。

    快的原因是这次封赏宴会是陛下亲自下旨要沈府举办的,皇后娘娘似乎嫌弃这件事还不够热闹似的,时不时往沈府排几位女官协助着。说慢的原因是因为,沈云初已经习惯了少师府的衣食习惯,这几日来食不合胃口,睡得也不香,尤其是半夜醒过来脑子里闪过的都是荀阳的身影与表情的时候,她就会跟自己生气,导致梧桐苑的几位大丫鬟跟着睡不踏实。

    碧雾半夜被吵醒的时候,总是揉着黑眼圈跟红烟嘟囔一句,“娇娇何苦这么折腾自己呢?少师大人不主动和好,她就不会勾勾手指头,要少师大人主动或者干脆自己主动?”

    每到这时候红烟捂住她的嘴,低声威胁道,“你这话快别再说了,若是娇娇听到,估计要折腾你掉一层皮!”

    碧雾撇嘴,“你以为我是翠丫那倒霉货色么?明知道娇娇早就不待见她,她还敢跑到娇娇面前劝娇娇主动与少师大人和好,而且当初也是因为娇娇以为她倒向了少师大人,这才渐渐疏远她的。”

    翌日天还没有大亮,沈云初好不容易才迷迷糊糊地睡着,就听到院子里一阵吵嚷,“罗妈妈,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好吵啊!”

    罗妈妈答道,“娇娇,锦绣阁那边的小丫头哭着跑过来了,说是翠丫与她发生争执,摔坏了二娘最心爱的那盆墨牡丹,她不敢回锦绣阁复命,要找翠丫跟娇娇讨个说法呢!”

    沈云初听着断断续续地啜泣声,烦不胜烦,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她不动声色地扭着麻掉的手臂,漫不经心地说了句,“你且让那个小丫头进来回话。”

    那小丫头进来以后,跪在沈云初面前瑟瑟发抖,只知道一味的流眼泪,沈云初不问话,她就低垂着头不敢发出声音,夹杂着幽咽而压抑的啜泣声。

    沈云初抬眼打量了她一眼,年纪尚小,比翠丫还要小,身量也娇小柔弱,想来方才跟翠丫发生争执的话,应该占不到半分便宜,沈云颜派这么个小喽啰过来,走的是哪步棋?

    “你且抬起头来说说,究竟发生了何事?”沈云初沉默良久,待室内的气氛越发压抑迫人,她才缓声问道。

    这一招心理战屡试不爽,那小丫头原本理直气壮的摸样,被沈云初无声的压力一吓唬,声音有些发颤,但是表达还是很利索的,“回娇娇的话,今日沈府就要奉旨举办宴会了,因此一大早奴奉了我家主子之命,将她最心爱的牡丹花统统都摆出来,谁知翠丫姐姐却责备奴不懂规矩,占用了娇娇计划摆放盆景的地方,要奴赶紧搬走,还骂了很多难以入耳的话,说娇娇才是这沈府真正的主子,我家主子不过是个祸害,奴气不过,反驳了几句,她便动手打人,我们争执间,摔碎了我家主子最珍爱的那盆墨牡丹花,奴害怕被惩罚,不敢回锦绣阁,希望娇娇仁善,怜惜怜惜奴吧。”

    沈云初不动声色地查看她的神色,但见她虽然面色镇定,眼睛却有些闪烁,禁不住感到有些好笑,沈云颜派了这么个口舌伶俐的,只是为了吵她的好觉,或者给她添堵,还是说还有你什么别的打算?

    她不答反问,“依着你的意思,我该如何怜惜你呢?”

    那丫头见沈云初发问,眼中一喜,“娇娇果然如传言那般仁善好说话,待我们奴们那是极好的,然而我家主子就没这般好说话了,她若是知晓那盆最珍爱的墨牡丹摔了,当然会要奴赔银子的,可是奴哪里赔得起啊!”

    沈云初轻声笑,“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我代替翠丫赔你银子?”

    翠丫是梧桐苑的人,无论如何,捅了篓子,总要她这个主子出面摆平,因此这个小丫头的要求也不算过分,“只是你们起争执,错在双方,我只赔一半的银子就好了,是吧?”

    丫头一听沈云初愿意赔银子,顿时得寸进尺道,“娇娇,奴可是听说那墨牡丹可是无价的,剩下的那一半银子,纵使将奴的族人都给发卖了也赔不起啊,所以求娇娇去跟我家主子求个情,饶了奴一条贱命吧,奴愿意做牛做马报答娇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