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庶女轻狂

婚嫁条件

    【69书吧-WWW.69SHU.COM】“谁?”萧铭的脑袋,从沈云颜白花花的胸脯子里抬起来,警惕地扫视周围的风吹草动,那声音里已经没有丝毫情(这里防和谐)欲的沙哑。

    沈云初本能地被他的喝声吓得蹲在废墙根处,此时此刻,远处有寺庙撞钟声传过来,悠然悠然,沈云初心底顿时万籁俱寂,灵台也一片空明通透。

    呵呵!

    她无声的笑笑,为自己刚才的走火入魔所不屑,更为感谢沈云颜的所作所为,若是韦氏知晓自己的宝贝女儿,在她重病期间,打着替她去寺庙祈福的借口,却跟野男人纠缠云雨情,还怀了野种,是不是会病情加重?

    “殿下,你多虑了,京都中谁人不知这里闹鬼,哪里会有人无缘无故来这里?我们在此处密会大半年,也不曾被人撞见。”沈云颜娇嗔着在萧铭的胸前画圈圈,刚刚她差一点就飘入云端,尝试欲仙欲死的滋味,萧铭却突然停下来,她怎么甘心。

    萧铭毫不怜惜地捏住她乱动的手,但是眼角却依旧含着永恒的三分柔软笑意,“颜娘方才说的可都是真的?”

    沈云颜虽然不情愿,可是见萧铭不愿意再继续,也不好再继续卖弄,伸手轻轻抚着自己的肚子,装出娇羞的俏摸样,“昨日胃口不好,遣了信得过的太医把过脉了,不足一月,所以殿下可要……”

    说到此处,她停住了,催促萧铭娶她,她这么骄傲的人,这种话倒是不愿意轻易说出口,想来萧铭应该理解她的意思的。

    然而萧铭却迟迟没有任何表示,眼睛盯着她平坦的小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沈云颜禁不止柔声提醒道,“若是我能诞下殿下的子嗣,想来韦家会全力支持殿下,而陛下也会看在子嗣的份上,优先考虑的。”

    沈云颜的意思是,当今陛下子嗣单薄,为世人知晓的只有晋王萧铭与秦王萧逸,储君之位非此二人莫属,而萧铭与萧逸都没有大婚,更加不会有子嗣,所以萧铭若是率先生下龙孙,陛下定然龙颜大悦的,也会为萧铭登上东宫之位添上有力的筹码。

    然而萧铭依旧无动于衷,虽然眼角挂着笑意,然而沈云颜却感觉到一股森冷之意,她终于有些着急了,禁不住抓住萧铭的袖角,摇晃着哀伤道,“殿下,我腹中的胎儿尚且不足满月,若是将你我二人的婚期提前的话,我便不会背负着骂名,不用被世人戳戳点点。”

    “婚期?”萧铭的声音中依稀有些凉薄,“我不曾记得韦家答应了我们的婚事,你那尊贵的舅父,不是嫌弃我出身低微,配不上你天之骄女尊贵么?”

    没想到他会拒绝,沈云颜美丽的眼睛流出了泪水,“殿下,你若是爱我,必须尽快拟定婚期,我腹中可是你的骨肉,他每天都在成长,他等不及的,至于舅父与皇后姨母那边,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他们妥协的。”

    “等不及就不要等!”萧铭看着这双楚楚可怜的秋水眸,脑子里忽然浮现出沈云初那双冷冰冰的眸子,不知怎么的,忽然很排斥沈云颜诞下他的嫡长子,自从他在菩提寺再见沈云初之后,梦里总是会梦到她成了他的妻子,她的拳拳深情让他贪恋不已,可是现实生活中,每次遇到她,看到的总是她秋日寒潭般冷冰冰略带杀气的眼神。

    越是如此对比鲜明,他越是想征服沈云初,要她像梦里那般心里眼里都是他。

    这个想法越来越疯狂,以至于他与沈云颜云雨之事的时候,禁不住将沈云颜当成沈云初,甚至关键时刻,开始喜欢用衣服遮掩住沈云颜的的口鼻,只留下那双相似的秋水眸,他也不知自己为何陷入这种疯狂的执念之中。

    理智告诉他,沈云颜才是他最理想的妻子,可是他心里对沈云初的欲念却越来越强烈,以至于虽然沈云颜怀了他的孩子,他没有半分喜悦,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幻想眼前的女子是沈云初。

    可那个女人身边有荀阳还有萧九,这个事实竟让让他暗地里抓狂。

    “你方才说什么?”沈云颜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她与萧铭身体越欢愉,心中的距离就越远,她有时候觉得萧铭透过她在看着别的谁,可是她总能很快就将这个想法否定,萧铭从未喜欢过谁,尤其是沈云初,否则当初也不会默认沈云初在婚嫁的路上被贼人玷污了,“四郎,你的意思是……不要你的骨肉?”

    她简直难以置信,这个孩子对萧铭百利无一害,无论是情感还是政治,她腹中的孩子都应该成为萧铭最重视最欣喜的存在才对啊!

    “我要你姐姐!”萧铭眼角的笑意瞬间消失,冷冷盯着她的眼睛道,“颜娘,你听过娥皇女英共事一夫的历史故事吧?我觉得你若是有办法,让她做你随嫁的媵妾,一块嫁到晋王府来的话,我便将婚期提前,否则你还是想办法将腹中的胎儿除掉。”

    沈云颜看着萧铭,听他字字清晰,心中似乎被谁捅了无数刀,她禁不住后退两步,“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是沈云初那个贱人?我们将军府四个娇娇,你为何单单非要沈云初那个贱蹄子呢?”

    “注意你的言辞!”萧铭不悦的皱眉,“身为大家闺秀,你的言行便是如此粗鲁不堪吗?一口一个贱人,若是被旁人听到,你该如何自处?”

    “你说我粗鲁不堪?”沈云颜眼中露出哀伤,更多的是气愤,是不甘心,是怨恨,“你为了那个上不了族谱的小妾生的庶女,你宁愿伤害我,甚至用我腹中的胎儿威胁我?”

    萧铭沉沉地看她,似乎意识自己方才的表达太伤人,担心她一时想不开改变主意不嫁给他,不由得辩解道,“颜娘你冷静点,她不过是个卑贱的庶女,而你是尊贵的嫡女,你背后是整个韦家给你撑腰,你还会怕她爬到你头上不成?再说京都中谁家娶妻,不是要三个同姓姐妹做媵妾,而我只要一个,我的要求过分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