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二十八章 最是灯红菊绽时

    万古尸窟,是部州北部一个四通八达的地下古洞,也是僵尸一族在部州大型据点之一,据说其内长眠着数十万尸族大军。

    “火龙君,把你那不灭神火给我不要命的向里面吹~”

    法海身形悄然出现在尸气冲霄的古洞入口,随手就放出了火龙君,只见火龙君化出数百丈长真身大口一张,一道道金质烈焰不要本钱似的连连喷射而出。

    “嚎~”

    就在烈焰吞吐之际,几道气息强悍的尸影由洞内呼啸而出,然而还未待他们接近洞口,已然被铺天盖地的金质烈焰沾身,金质烈焰乃不灭神火所化,遇物即燃、永不熄灭,霎时间,几个僵尸就变成了一团团移动的烈焰。

    “继续烧!”

    看到僵尸们被烧成了灰烬,法海不由冷冷一笑,大手一挥,啥时间,烈焰再起,阴森恐怖的万古尸窟之内已然<无-错>.s.变得火光冲天,阵阵哀嚎之声,滚滚焚尸臭气充满了整个地下古洞。

    “尸体,就应该火化才够环保……”

    “嚎~”

    就在法海回味低碳生活之际,身后不远处地脉陡然撕裂,一道巨大的尸影带着漫天血光破土而出,夹着呼啸腥风直扑法海身后。“哼!”法海却是看都未看,回手就是一掌,霎时,百龙吐息之力再次汹涌而出,化作一道七彩长虹精准无比的轰在了巨型僵尸身上。

    “轰”

    一声巨响,巨型僵尸瞬间爆裂开来,血肉横飞,无数尸块夹杂着鲜红血液漫天洒落,待法海淡然转身时,地面上只留下了一滩巨大血渍以及一颗狰狞怒目的僵尸头颅。正兀自挣扎翻滚着想要逃走。

    法海念力一运,僵尸头颅已然不受控制的飞入法海手中,就在法海一伸手抓向头颅顶部的长发之际,那僵尸头颅已然疯狗一般张开满是獠牙巨口咬向了法海。

    “嘎嘣!”

    头颅血盆大口精准的咬住了法海的手掌,不过,却一下子崩掉了四颗獠牙。

    “二品修士都伤不了贫道。何况你区区一个苟延残喘的三品僵尸?”

    法海淡淡一笑,抬起另一只手一把掐住了满脸骇然之色的僵尸下巴,紧接着,另一只手则一颗一颗的拔掉了僵尸余下的满口獠牙。

    “对了……”

    虽然行为粗暴,但偏偏法海的动作却异常轻柔,一边拔牙还一边轻声细语,语气也是说不出的温和,不带一丝一毫的戾气。“神武大帝托我转告你们,僵尸。还是老老实实躺在不死城内挺尸为好,若再出来招摇,就像今天这般把你们全都烧了做肥料!明白了吗?”。

    一个字一颗牙,转瞬僵尸就成了无牙子,待话音一落,法海一抬脚,僵尸硕大头颅就如同圆月弯刀一般斜飞天际。

    “哎,竟然踢偏了~”

    “禅师。我们接下来去找妖族麻烦?”

    “没有必要,如今的妖族谁人不识我?明天就是和鬼族约定之日。还是先回去交代一下再说。”

    “武则天的人会不会……”

    “起码在鬼族之人撤离之前不会,更何况,以我的手段,就算皇朝高手尽出又如何?打不过,我还跑不过吗?”。

    微微一笑间,法海已然身化清风直奔金刚之海而去。

    回到金刚之海。果然没有发现丝毫异状,甚至方圆百里之内,神耀皇朝之前布下的探子也都悄然消失。

    虽然俗话说,过度的平静往往是风暴来临的前兆,但法海却也怡然不惧。没事人一般进入了天罚殿,召来女瞾君和汪星刄。

    “城主,贫道将赴鬼族之约,前路未卜,淡然妙道就交给你了,一切按之前所定策略行事,切莫再高调。”

    “军师放心,如今在凡界,妙道已深入人心,其势已成,就算由明转暗、化整为零,对大局影响也不会太大。”

    “那好,记住,安全第一、切莫涉险。”

    “嗯。”

    见女瞾君点头之后就要转身离去,法海不由犹豫一下,突然开口问道,“城主,你真是部州之人?”

    女瞾君闻言不由一愣,“当然,军师为何有此一问?”

    “那你所修赦生冥焱又是从何而来?”

    “是师父临终前交给我的,据说我出生时蕴含这门神通的玉简就在我身边。”女瞾君说罢,颇为疑惑望向了法海,“军师,你今天很奇怪。”

    望着女瞾君那张被瑕疵所掩盖的俏脸,法海沉吟良久,最终却只是长吁口气,“赦生冥焱乃是神州魔门大派之一鬼冥宗的独门神通,城主回到凡界后一定不要荒废了修炼。”

    “多谢军师提点,女瞾君一定不负军师所托。”

    望着女瞾君款款而去的背影,法海不由叹了口气,最终他也没有将皇城所遇告知女瞾君。

    “长的这么像,或谢是巧合而已……这件事如若让她知晓,只会徒增心理负担,到凡界也会缚手缚脚,反而更加危险。武则天之事,还是我一人独自面对吧。”

    看到法海沉思,身边汪星刄顿时吠然献谄道,“道爷大可放心,这女瞾君到了凡界若是敢搞七捻三,小犬一定会第一时间报告道爷知晓。”

    “呵呵~”

    法海闻之不由微微一笑,“你倒是进入角色很快,汪星刄,你消息灵通,最近几天外界有何动静?”

    “这两天部州最大的传闻就是神耀皇朝和魔族、僵尸一族又打起来了,听说坠世魔城和万古尸窟都被皇朝派人给灭了。另外,妖族最近也很热闹,赤帝要和楚中天这外来的小子举行大婚了,这是万年来天荒地老城最大的喜事,听说婚礼是由一直闭关不出的毒帝亲自主持,广邀天下宾客,不论妖魔鬼怪人,有仇没仇的都可以去。而且,听说昨日妖族使者还来到金刚之海,说妖族姑爷楚中天想要邀请道爷您参加他的婚宴,不过却被炽毒公那老家伙给轰跑了……”

    看汪星刄口沫横飞兴奋模样,法海不由一笑,“楚中天会这么好心?想必是想向贫道炫耀他如今活的很滋润吧。汪兄,你和贫道说这些,是不是想去?”

    “小犬倒是想去看热闹,却怕赤帝看到把我给炖了。”汪星刄闻言悻悻道。

    “赤帝怎么说也是一族之主,怎么会在大喜日子找你一个小妖的晦气,大婚之日炖狗肉,不是让天下修士笑话吗?”。法海摇摇头,忽而问道,“虽然吾和楚中天有怨,但怎么说也是曾一起梅林赏雪的故旧之交,不去祝贺一番倒是让他笑吾小气,这样吧,汪星刄,你敢不敢替我走上一趟?”

    “当然敢,只要道爷分赴,小犬万死不辞。”

    “不须你万死,只要你把贺礼交给他们回来即可。”

    “道爷还要准备贺礼?”

    “当然,我们可是赏梅品酒、吟诗论道的交情。”法海嘴角微微一翘,“即是他大喜的日子,作为道友,贫道怎么也要送他两个惊喜不是?”

    法海说罢,一甩手,得自神武帝的面具已然丢给了汪星刄。

    “这张面具好奇特,难道是传说中……”

    “正是神武帝脸上的面具,神武帝曾数次重创妖族,如今贫道将这张面具送给妖族,简直就是送上神武帝的脸去让妖族抽,你说楚中天会不会惊喜?而且,如若你告诉楚中天神耀皇朝倚为长城的四大神阁已被吾所破,隐藏在神耀皇城之内的古仙遗迹正等待他去发掘,你想他会不会更加惊喜?”

    “什么?!”汪星刄一下子呆住了,“四大神阁被道爷破了?!难道这张面具是道爷你亲手从神武大帝脸上打下来的?”

    “你只要这么转告即可,不过……嗯,有贺礼怎么能没有贺词?当年我们二人以诗相识,这次贫道就再送他一首诗好了。”

    法海微一沉吟,掌中佛国一闪,一副文房四宝已然现出,法海提笔纵横挥毫,转瞬一副龙飞凤舞、喜气洋洋的大字就跃于纸上,“读懂了这首诗,他定然还会有惊喜!”

    “荷尽已无擎两盖,梅残犹有傲霜枝,新婚好景君须记,最是灯红……菊绽时。”汪星刄兴冲冲跑到纸前,大声念罢,顿时满脸狐疑的望向了法海,“道爷,这什么意思?”

    “你不懂,这很正常,他也不会一下子就懂,不过洞房之后他定会顿悟,这就是贫道送他的第二个惊喜。”法海摩挲着下巴,笑的很是无良。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