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二十五章 皇朝之秘

    大周天八峰九景阵被破,皇城顿时门户大开,法海御气飞行,一路如过无人之境,直入逶迤壮丽的宫殿群中。

    “咦?!这不是青阳府的前朝故宫吗?”

    偌大一座宫殿群,巍峨壮观、金玉交辉,不过却死气沉沉、空无一人,而且尘埃遍布、蛛网盘结,不知被尘封了多少年。不过,最令法海诧异的是,这座宫殿布局竟然和大林寺所在地青阳郡青阳府内前朝故宫旧址一般无二,行走其间,仿若故地重游。

    “长乐宫?!”

    一念及此,法海似有所悟,身形一动,已然越过层层大殿立身于宫殿群最高处,一座犹如前世天坛一般高耸宫殿之外。

    此殿位于皇城最中心处天枢之位,高三百丈,阔三百丈,有窗三百,上为遮天圆盖,盖上有五只血凰捧珠而立,九五为尊,上接天象、下随万法,法天象地,气势恢宏,尽显皇家无上之威仪。

    “万象神殿!神武帝,你果然大有来历,今天贫僧就要揭开你的羊皮,看你这前朝余孽身上到底藏着何等不可告人之秘。”眼前耸立的万象神殿让法海瞬间联想到很多前朝旧闻,身形一动,就直扑殿门而去。 随着丰碑降落,万象神殿上方顿时凰鸣九霄。五只血凰顿时如同活了一般漫天舞动起来,血翼飞舞间,偌大一座万象神殿已然消失无踪。与此同时。那孤零零伫立的丰碑之上却现出了一副栩栩如生的升龙图,八条灵气各异巧妙缠绕在一起的螭龙,鳞甲分明,筋骨裸露,静中寓动,龙腾若翔。

    不过,这八条螭龙却只是环绕游离于丰碑边角。丰碑正中处依旧空无一文。

    “述圣纪碑?哈,武的完了又来文的?”

    看到万象神殿和无字丰碑如此变化。法海不由停下身来,饶有兴趣的打量起丰碑之上升龙图来,此时他已确定,神耀皇朝之秘定然尽在万象神殿之中。不过若想染指神殿,却必须破掉眼前幻阵。

    幻阵不同于杀阵,杀阵以力为主、以智为辅,幻阵则是以智为主,以力为辅,要破杀阵要靠力敌,破幻阵则必须智取。

    说白了,幻阵就是一道谜题,只有答案了然于胸。才有可能破除迷障、返现空明,不然的话永远都是雾里看花、水中观月,空有无尽力气也只能望阵兴叹。 法海微微沉吟,即已看穿此阵玄奥,说起来也简单,此阵秉两仪而立。以阴为主,依靠血凰之力变幻时空将万象神殿藏匿于不知名空间之内。同时以阳为辅,这座蕴含八部八灵之力的无字丰碑即是开启不知名空间的钥匙,也是破阵的关键。

    这座幻阵布置的原理非常简单,但破起来却不易,万象神殿隐藏在数以万亿的某个空间之内,和这个世界所在空间唯一联系就是这座丰碑,若是依仗实力强行突破,必将导致联系中断,届时再想在炎黄大世界数不清的空间中去寻找万象神殿却是毫无可能。

    更何况,就算想要一力降十会,也要有本事打破丰碑之上以八部之灵所绘升龙图,有此图内嵌,八部之灵生生不息,想要毁之绝非易事。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智取。

    以法海的学识一眼就看出这座无字丰碑乃是历朝历代帝皇最喜欢用的述圣纪碑,其上空无一字,目的就是为了让后人评价。

    而破阵者需要做的就是评价,而这个评价还必须得到阵灵的认可方能破阵,阵灵秉承的是布阵者的意愿,而布阵者往往都是历朝儒门大贤,上体的是天心。

    天心即是帝心,那么下旨布下此阵的皇帝是谁?他又想后人怎样评价他呢?

    神耀皇朝存在了这么久,妖魔鬼怪人五族未必没有绝代高手突破过大周天八峰九景阵来到这里,但是看目前情况,却似乎尚无一人能解开此阵之谜。

    “所以说,没文化最可怕,只要部州的升级狂们能有空多读点史书,此阵也用不着我来破了。”

    法海虽已智珠在握,不过却没有急于动手,目光一动,又将注意力放在了栩栩如生的升龙图上。

    “此图之上八条螭龙怎么和化龙池中那几条如此相似,而且其上灵力霸气隐现、生生不息,明显就是龙元之力,难道是巧合?还是天意?”心念一动,法海已然返神内照,将化龙池内一脑袋茫然的六条螭龙问了个遍,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

    “管他的,先破了再说。”

    作为一个歪才横溢的伪儒学,法海见到如此文字游戏自然难免技痒,更何况,他进入神耀皇城的目的就是调虎离山,即是调虎离山,不搞点儿破坏怎么行?再说了,童子羊羊和外界传闻,都说神耀皇城是个大宝藏,以法海个性怎么可能不挖坟掘宝发一笔横财。

    “八部天龙印,一念动神威!”

    以法海修为,要想在这八灵生生不息的无字丰碑上留下痕迹,也只能借助于八龙之力,以八部破八灵。

    自从结成浮屠,法海对八部天龙印的运用又有了新的提升,这次不同于对敌,法海只是将生生不息之力凝于指尖,即纵身一跃,在百丈高的无字丰碑上纵横挥毫起来。

    灵气溢散间,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顷刻而成。

    “功~高~德~大!”

    熟读古今经纶者都知道,自古帝王立无字碑,无非两个原因,一是自责,罪孽深重、不写为妙,二是自耀,功高德大、无以为述,所以法海需要做的就是二选一,再加上法海已然隐隐猜到那位帝皇身份,联系其脾气秉性,做出正确选择并不难。

    虽然那位在历史上都是一个争议人物,谈不上功高德大,但前世为官经历却告诉法海,怎么写才能上体天心,上位者,纵有千般不是,他怨天怨地也不会怨自己,明朝那位在歪脖子树上吊的幽怨哥就是明证。

    龙飞凤舞判生断!

    功高德大四字一出,霎时血气尽消、万象再现,不过万象神殿却没有凭空而出,而是随着一声轰隆巨响,破地而出,转瞬即耸天而立,与此同时,殿前紧闭的朱红殿门倏然而开,迸射出漫天的诡异红芒。

    道道红芒状若红鸾,疾若流星,一经射出,即坠地消失不见,只余下空荡荡的殿门朝向了法海。

    “进入!”

    虽然觉得诡异无比,但身入宝山,又岂能空手而归,法海身形电射而起,直入无尽幽森的宝殿之中。

    “这是魔绝晶棺?咦?!”

    法海一入万象宝殿,顿觉一股无边帝皇之气混杂着无尽凶厉幽森血腥之气扑面而来,举目一望,只见这帝王所居金銮宝殿之内,竟然横陈着不下百具血气缭绕的诡异魔棺,而在那金銮御座丹犀之上,则众星拱月般高高悬浮着一具尊贵至极的水晶之棺,水晶棺上皇气缭绕,其内长眠一道万古不腐、艳绝天下的朦胧倩影。

    “这人长的怎么这么像……”

    法海惊鸿一瞥,却觉棺中人似曾相识,正待细看,赫然发现水晶棺内之人不知何时竟已睁开了双眼,一双美丽异常却仿佛能够吞噬整个星空的诡异双眸正一动不动凝视着他,只一眼,法海顿觉一阵目眩神迷,体内浮屠连连颤动,仿佛不受控制一般欲脱体而出,投入对方眸中那片无尽星空。

    “她竟然还活着?!退!!!”

    刹那之间,法海已然身形暴退而出,此时他再也顾不得探什么皇朝之秘,唯一的念头就是尽快脱离这是非之地。

    受童子羊羊之言误导,法海进入皇城的目的只是探秘挖坟,没成想却挖到了一个大活人。

    别人不清楚,深悉神州历史的法海却清楚,如果魔绝晶棺之内真是那个人,那个本该死了几万年、早被扫入历史尘埃的人,那么,不仅是部州,恐怕整个炎黄大世界都将为之大乱,因为这个人,从来都是祸乱之源。

    重生这么久,法海不想招惹的人不多,但这个人绝对是其中之一。

    就在法海身形方一退出,万象宝殿之内已杳杳传出一阵傲绝尘寰的魅惑女声。

    “日月当空傲神州,母仪天下立千秋。古来巾帼甘心受,何必帝皇是丈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