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二十二章 百万元婴锁灵关(第二更)

    大周天八峰九景阵,自古以来皆被历代暴君用以镇守皇陵。相传,此阵每一峰皆是由八万五品修士血肉浇筑,并将八万元婴以秘法炼成类似器灵的阵灵以之镇守灵峰,整座大阵共有八座灵峰,所以铸成此阵就需至牺牲少八八六十四万元婴修士,也就是火龙君所说的八灵化八峰、八峰百万命。

    大周天八峰九景阵以乾为天,万物归元,八灵益,天地交融,说白了就是八峰属性各异,分为地、水、火、风、雷、光、暗、空八灵,分别对应、乾、坤、离、坎、震、巽、艮、兑八卦,此阵发动,每一峰皆为一卦,八卦相生,抽爻换象,变化周天,即是八景。而第九景则是八景合一之变,也是此阵最终变数,百万元婴尽出,由实返虚,专锁神魂,所以方有八峰九景周天变,百万元婴锁灵关之说。

    大周天八峰九景阵布置极难,神州的君王大多一登基即筹建皇陵、募集军中忠贞敢死修士布置此阵,并修建兵马俑以纪念忠勇牺牲之军士,这些程序下来,倾朝堂之力也需要数十年,而像皇城空间这般大阵与地势相抱合一, 更是不知需要沉淀几百数千年。“这神耀皇城真是处处透着古怪……”凝神打量浑然天成的巍峨八峰,法海眉头越蹙越紧,以神耀皇城这等土著王朝想要拥有大周天八峰八景阵几乎是不可能的,先不说这一品阵图在神州都是历代王朝不传之秘,单单这八八六十四万忠贞五品修士就不是神耀皇朝能够拥有的,神耀皇朝虽不缺修士,但忠贞不二、愿意为帝王赴死的又有几人?

    “何止是古怪,简直是荒诞。不过现在琢磨这些也没用。我们如今已然置身阵中,想要离开,要么找到皇城之内通向外界的传送阵,要么直接破碎虚空离去,不论选择哪一个办法,禅师你必然要动用法力。只要动用法力大阵就会发动,所以,还是先想想怎么过这一关吧。”

    “不必多言,如何应对吾早有定算。”法海闻言,眉头微微一扬,法海身怀佛门妙绝天下的八部天龙遁,又有儒门至高浩然之意在身,最近十年还苦读《太上丹经》、《道德经》等诸般道藏悟出太虚六诀,可以说论破阵的本事。法海自认不逊于神州任何阵法大家,就算大周天八峰九景阵是一等一的凶厉大阵,也难以将法海困死其中。法海所忧者,唯大周天八峰九景阵最后一景,这一景最为凶险、直指识海法相,法海必须将一切变数考虑周全,方能谋取胜算,毕竟。就算法海底牌再多,自身境界过低却是他最大的短板。

    “呼~”凝神沉思良久。法海终于缓缓吁出一口气,全身放松下来。

    “禅师,你有几成把握破阵?”

    “五成!”

    “这么高?这可是一品大阵!”

    “要么阵破,要么吾亡,二取其一,正好五成。”

    “还能这么算?”

    “当然!”

    法海淡然一笑。身形已然飞起,直扑皇城而去。

    法海念力一现,大阵顿有所感,刹那间,仿佛约定一般。八峰之上漫天血气冲霄而起,犹如天地虹膜一般笼罩整个空间。

    “杀!杀!杀呀!”

    无穷无尽的喊杀之声从四外响起,震彻天际,八座耸天而立的高峰顿时褪去青翠逶迤表象,现出白骨如山、血流成河的本体,每一峰都有数万军魂缭绕,血肉蠕动间,狰狞仿若洪荒怪兽一般。

    “嗖!”

    就在法海身形尚未飞出百丈,一座山峰已然拔地而起,飞剑一般射向了法海,洒下漫天冰寒剑光。

    “守虚者,守其所不攻~”

    山峰化飞剑、五岳倒为移,这可以说是法海穿越以来见过最大号的飞剑,但其势昂如后羿射九日、矫若黄帝骖龙翔,令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身形一幻,太虚六诀和八部天龙遁已然发动,合身剑光之中,随之而舞。

    几乎遮天蔽日的大号飞剑,犹如一个巨大的苍蝇拍在拍苍蝇一般追逐着法海漫天飞舞,每一道寒冰剑气射出,都冰封数百里空间,但是却仿佛有默契一般,偏偏封不住法海随冰屑飞舞的身影。

    不过,法海也并不轻松,以往面对部州修士,法海往往是一遁了之,但是现在他却不敢随意施展八部天龙遁,因为这八峰尚有七峰未出,而八峰又恰恰同样是八部八灵之数,八部八灵相生相克,若法海滥用八部天龙遁,很容易出现纰漏遇到属性相克的山峰。

    这么大的山峰压下来,若是挨着碰着,不算其上那八万元婴之力,光是重量都足够将法海的小身骨碾压成齑粉。

    “嗖嗖嗖!”

    果然没出法海预料,一峰无功,七峰齐出,八座山峰带着无尽杀伐之气,以及八部八灵之力齐齐飞向了法海,霎时间,天空如同放起了烟花一般,八灵齐绽、漫天花雨。

    “八灵初判,天地始分,一贯东西,一通南北,两仪立焉,乾坤定位,载二覆六,左三右五,吉悔凶吝,虚实无形~”

    八灵飞舞间,八座山峰已然展露二品灵物之能,一身三化,仿若组成一个巨大的剑阵,交织成天罗地网漫天捕杀法海,八灵之力,生生不息,犹如一个巨大的牢笼一般几乎隔绝了整个空间。

    此时此刻,别说区区六品修士,就是一品修士在此,面对如此变化无穷的大阵,也难以再行游斗,只能选择以力抗之。

    但法海却依旧在游斗,而且进退之间虚实无定,八部随心变幻、身形时隐时现、仿若老鼠戏猫一般,和八峰之景斗的不亦乐乎,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在如此情势下,他还能时不时窥准时机弹出一道道念剑,骚扰八峰一番。

    法海依靠的正是太虚六诀最后一诀——虚实无形,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

    以法海念剑的微薄之力,自是伤害不到八峰分毫,但是这八峰之灵乃是数十万元婴军魂所化,本就凶厉至极,再加上军中修士,崇尚的是杀伐之道、无上军威,又如何受得了法海的戏耍般骚扰。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典故,说明了两件事,一是讲道理,兵不如秀才,二一个,比耐性,兵同样不如秀才,所以,当秀才遇到兵,首先心浮气躁的一定是兵。

    修士之间同样如此,崇尚淡定之道的法海与崇尚杀伐之道的峰灵相遇,首先心浮气躁、灵台失守的一定是峰灵。

    法海早就算准了这一点,以他之能,根本无法靠实力破掉大周天八峰九景阵,想要以弱克强,唯有以及之长攻敌之短,从心境上求突破。

    “杀!”

    万千杀声汇成一字,瞬即怒火烧尽九重天。被法海撩拨经久的八峰之灵终于施展出了最后的手段,随着杀字响彻,八峰合一,百万元婴齐射而出,又诡异的凭空而逝,天地顷刻为之一黯,仿若整个时空都静止了一般,任法海太虚六诀虚实无形,也不得不陷身于这静止的时空之中。

    与此同时,法海识海却是大开,消失了的元婴大军却是不知何时已然出现在法海的识海当中。

    我中有你,你中有我,这就是大周天八峰九景阵的法则。

    法则,至高无上,法则,又最是公平不过。

    法海陷身于大阵所营造世界之中,而大阵的阵灵则进入了法海的世界——识海之中。

    至此,大阵终于演变最后一景,无法回避的意识之争。

    ……

    ps:关于太监问题,不想重申,我说过有空就会写、直至写完,仅此而已。另外,看过虾米书的人都知道,包括被封印的,我写的几本书从来没注过水,我不想骗字数,而且我的写作理念就是能用一个字能说清楚的尽量不用两个字去说,不论公文还是小说,一以贯之。

    另外,总有人猜我的职业,呵呵,其实我真不是秘书,我是管秘书的,以前是抓业务的,基层中层都呆过、虚工实工都务过,而且我这人比较讲原则、重品行、好交际、有义气、肯实干……以下省略三千字。

    总之吧,新的一年新希望,新的一年新阳光,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再次省略几百字。

    最后,最最后,问大家一句,我今天是不是有点儿话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