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十一章 佛心见佛、魔心见魔

    “一曲、一调,双箫吟;无漪,赤霞,伴吾身。唇含千古叠叠音,振扬雄风靡靡心~”

    天罚殿,箫声阵阵。

    法海正舒服的仰靠在巨大权座之上,一边品着美酒,一边享受着座下双女的服侍。

    忽而,殿外传来一阵突兀犬吠,惹得跪在法海双腿两侧赤霞母女一惊,动作稍有偏差,顿时令法海倒吸了一口冷气。

    “道者,技之极也。无漪,为何用牙?身为元婴修士,连这点儿技术都无法掌握娴熟,你将来如何能够悟道?赤霞,女不教母之过,作为长者,你又是如何言传身教的?”

    “方才外面……”

    “何必惊诧,这吠声乃是贫道另一只狗所发。”

    “另一只狗?”

    “和你们不同,这只是白天骑的……”

    法海轻轻一挥衣袖,拂开二女,满是潇洒的站起身来,望向殿门。

    没过多久,随着一阵香风飘过,精灵一般的小青已然在女曌君带领下来到殿内,在二女身后,则屁颠屁颠的跟着一只大狗汪兴刄。

    “小犬拜见道爷。”

    “哥哥,我来看你了。”

    与汪兴刄的诚惶诚恐不同,小青只是随意的和法海打声招呼,一双水灵灵的大眼就满是好奇的放在侍立法海身侧,满面绯红、一副委屈至极模样的赤霞母女身上,望着二女嘴角尚未来得及拭净的晶莹,小青不由满是揶揄的朝着法海咯咯一笑。

    “哥哥,你又偷偷做坏事了!”

    “非也,像贫道这么纯洁的人,怎么会偷偷做坏事?贫道只是在和两位仙探讨乐理而已。檀箫一转乾坤化,舞先曲调至理在。乐理即是至理。至理即是大道……”

    “什么乐理、至理,总之,你做坏事总是有理。”

    “哈,果然知我者,小青也。要不然,贫道怎么会认你做妹妹呢?”

    法海哈哈一笑。一挥手岔开了话题,“小青,你不是在神玺阁体验人族生活吗?怎么会想到要来金刚之海这无趣之地看望为兄?”

    “金刚之海一战,哥哥你大败玺皇、重创赤帝,如今这件事早就在神玺阁传开了,整个神玺阁的人都在担心你会去报复他们,再加上,玺皇一回去就急匆匆去了神耀皇城讨救兵,至今未归。神玺阁群龙无首,更是人心惶惶、乱成一团,你让我怎么体验生活?”

    小青樱桃小嘴一嘟,“还有汪兴刄这条死狗整天在本小姐耳边乱吠,生怕我们身份泄露它会被炖成香肉,所以,我只能带它过来了。”

    “你说神玺至今未归?”法海没有在意小青语气的报怨,眉毛一蹙问道。“那神耀皇城对此事有何反应?”

    “道爷,这件事小犬清楚。小犬耳聪目明鼻灵,人称部州包打听。”未等小青开口,汪兴刄已然摇着尾巴,满是邀功的抢着答道,“听说四皇已经齐聚神耀皇城,就连一直闭关冲击二品的神麟也已提前出关。不过神武大帝却是尚未出关。神武帝不出,四皇谁也做不了主,一直在神耀皇城争论不休、各持立场,听说神麟主攻,想要尽起皇朝之兵踏平金刚之海。救回被俘妻女;神玺却是主守,想要三皇协助他防御神玺阁;神明和神风两人则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坚持这件事等神武大帝出关再做定夺。所以,现在的神耀皇朝正处在扯皮阶段,正是道爷大发神威、一举破之的最佳时机。”

    “果然是条好狗,贫道倒是没有白养你。”颇为嘉奖的拍了拍汪兴刄狗头,法海微微摇头道,

    “不过,一举破之?呵呵,那神武帝三千年前修为就已经踏入二品,如今天天闭关,定是在冲击一品之境,贫道若是现在杀上皇城,逼他提前出关,届时,谁被一举破之还未必呢。”

    被法海夸奖,汪兴刄尾巴摇的更欢了,满是谄媚道,“道爷神通盖世、天下无敌,早就该做那人族之皇了,难道还要那小小神武帝继续耀武扬威?”

    法海闻言,只是一笑,“哈,不是让不让,而是值不值的问题。神武帝虽强,吾亦不弱,但是现在部州群强环伺,吾若与神武帝大战,很可能两败俱伤,届时若是妖魔鬼怪四族趁机作乱,人族必然元气大伤,人族元气一伤,吾淡然妙道百亿教众也必然受其所累。所以,现在要打,也只能打神玺,即可借此震慑皇朝,让妙道通行无阻,亦无伤人族元气,妨碍吾百年大计实施。不过,若是那神武大帝一味回护神玺,贫道也不介意会他一会。”

    “为什么不打神麟?他可是叫的最欢的主战派,恨不得将哥哥你挫骨扬灰。”小青目光突然望向了神情复杂的赤霞母女,插口问道。

    法海闻言,轻飘飘道,“愚昧的人,总是容易被仇恨蒙蔽双眼,当他无力报仇时,他会发现原谅是一种美德。更何况,贫道也没有做什么,只是用了他的妻女而已。你说是吗?无漪……”

    “无耻,你会受到报应的!”凰无漪美眸几乎喷出了火来,数天来的委屈顿时化作了滔天怒焰。

    “无漪!住口,报应什么?你难道忘了为娘和你说过的话吗?”赤霞虽然在呵斥凰无漪,但一双性感红唇已悄然咬出血丝来。

    法海见状,不由一阵摇头,满是怜悯的望着凰无漪,“哎,怎么说你呢?企望所谓的报应,只不过是一种廉价的美丽幻想,用来宽慰自己的愤怒以及掩饰自己的无能……”

    与虐身相比,法海更喜欢干的事就是虐心,以前如此,现在依旧如是。

    言辞如刀,直至本心,顿时令凰无漪脆弱的心灵再受摧残,由其是法海那赤果果怜悯眼神,更是残酷的击碎了她一切幻想。

    “你简直就是个道貌岸然的恶魔!”

    “非也。所谓相由心生,佛心见佛,魔心见魔,你看我是恶魔,说明你心魔已生,看来今晚贫道有必要用降魔杵给你上一课了。”

    “也给我上一课吧!”

    “呃……”

    小青的突然插嘴,让法海顿时无语,正在这时,忽见玉权公惶惶而入,其脸色异常苍白,仿佛遇到了极其恐怖之事一般。

    “典狱长,不好了,鬼族死亡大军出现在毒焰沼泽,他们还抓住了从悬空山返程的尊螭八部众和龙族老幼,说要让您亲自去见他们狱主呢!”

    “鬼族狱主?”法海闻言一愣,自从来到部州,除了在凡界小打小闹收拾过几个低品小鬼之外,他和鬼族并没有多少交集,唯一一次交锋就是在碧落河畔,不过那次,未等法海接近,鬼族已然闻风而遁,他实在想不通,部州鬼族最为尊贵的狱主,为什么会针对他而来。

    “难道是因为小青?”法海目光从一脸无所谓的小青俏脸上一扫而过,忽而想起一个人,那就是数年前在焱凰城见过的那名鬼族老僧——蕴魂,他不就是什么阿鼻鬼城的三狱主吗?

    当时那老僧的态度就很令人玩味,也让法海联想到了很多,不过最后因对方走的突然,再加上法海忙于教务,也就把这件事放在了一边,没想到对方却在现在找上门来了。

    是敌?是友?法海也说不准。

    见法海似乎举棋不定,女曌君赶忙开口提醒道,“军师,鬼族素来凶厉,又挟持了尊螭八部众他们,来意不善,我们一定要小心应对。”

    “就算他们来意不善,贫道又有何可惧?洞内龙族听令,和贫道一同出去迎敌。”

    随着法海一声命令,数十条四品五品龙族齐聚天罚殿,法海伸手一指眉心,化龙池现,数十条龙族齐齐化成原形,射入池不见,之后,池身佛光显化,再次缩小飞回法海眉心。

    化龙池乃是法海的本命法器,聚佛陀法相、一品天龙之力、八部之灵辛苦百炼而成,妙用无方,不但能以之炼化龙族,如有足够愿力,还能以之强化龙族,有化龙池在身的法海,无异于随身带着一支龙族大军,而且还是一支不断变强的龙族大军。

    如若法海能够修至五品浮屠境,佛陀法相显化,化龙池之威能还能进一步得到增强,届时,不但能以化龙池强化其内龙族,还能反其道而行,以其内龙族强化化龙池的威力,使其尽显本命法器之强悍佛威。

    这也是法海无论如何也要将悬空山龙族一锅端的原因,没成想一个大意,竟然让鬼族钻了空。

    “哥哥,你这颗舍利怎么如此神奇?这到底是什么舍利?”

    小青已然是第二次见识法海的化龙池,上一次法海以之生生度化了尊螭八部众,已然让小青动容,没成想这一次竟然一口气装下了数十条龙族,顿时更令自认见识广博的小青啧啧称奇,忍不住开口相问。

    “哈,这乃是为兄本命法器……”法海说罢,身形已经率先飘起,洒然飞向了殿外,只留下一声长笑。

    “生由天、死由命,轮回自在启鸿蒙;闻道西方有宝池,名唤化龙结永生~~”(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