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五章 一扇轻摇君子风

    “八部天龙遁,一念化万法!”

    法海的一念飞天诀用来追杀三品大妖,速度实在太慢,索性施展出初学乍练的八部天龙遁,借八部真龙之力,融身于天地万法万物之,悄无声息的朝着赤帝逃遁方向飞速追去。

    掠过千山万水,正当法海急急追赶之时,突然听到前方十里之外传来一阵熟悉的诗吟。

    “鬼谷传薪火,龙血点华章。天卷开圣路,儒者弑君王~”

    “儒者弑天?!他还没死?”法海闻声,赶忙加快速度向声源处潜去,找了一个视野极好的隐匿之处,以一念化万法藏住身形,运集目力远远眺过去。

    一道荒谷之内,残阳夕照,一袭血衫、手捧古卷的儒者弑天正迎风傲立,拦下了赤帝和楚天的去路。

    令法海诧异的不仅是死而复生、现身部州的鬼谷儒者,还有楚天。

    从法海追杀赤帝二人到现在,不过半个时辰,原本只剩一颗头颅的楚天竟然诡异的恢复如初,虽然身形显得有些虚弱,但也不得不令法海再次感叹吞天妖神变实在逆天。

    一念及此,法海真想立刻现身而出,再给楚天狠狠来上一下,无奈他的八部天龙印施展起来声势太大,又无法瞬发,以赤帝高深修为和楚天变态体质,若一心逃避,法海却是没有一击必杀的把握。

    再加上又有一个敌友难辨的儒者搅局,让法海觉得还是先观察一下再说不迟。

    “楚天,儒者,以德偿德、以直报怨,当年幽冥幻境挖心之仇,今日一并了结!”

    就在法海迟疑之时。儒者弑天已然开口,语气清冷浩淼、不疾不徐。

    儒家素来讲究先礼后兵,儒者虽杀意盎然,却没有急于动手。

    “哈哈,堂堂一代儒者,竟然也学会趁人之危了吗?”楚天闻言。却只是讥然一笑,浑然无惧的一跨步,已然直面儒者弑天。

    “妖孽,托你之福,在下试炼失败,虽得族内七窍玲珑心,以之复生,却再也没有资格传承吾族弑天之名。如今站在你面前的,只是鬼谷寒士林一残儒——风无心。今日杀你,一为了吾私怨,二为正吾族名。”儒者风无心语气依旧不疾不徐,不过杀意却是更胜三分,金质面具上一泓秋水般的双眸更是熠熠透出七彩虹光。

    传说心若有七窍,巧若玲珑,则目蕴虹光,能看透世间一切浮华。以此心修行,不出百年即可问鼎天道。

    “迂儒。屁话真多,既然你万里迢迢来送死,今日我楚天就连你那七窍玲珑心一并收下,正好弥补损失。”

    本来被法海虐的死去活来的楚天此时就一肚邪火,又被当日手下败将一口一个妖孽叫着,心头此时已然怒极。一肚的邪火闷气全然涌向了眼前儒者,身形一变,已然化作妖神之身,蝠翅舒展间,一爪抓向了儒者胸前。

    悍然一爪。没有任何花巧,却万灵避驱、势不可挡。

    楚天乃道门翘楚,身兼众家之长,法器多多,但此刻,怒极的他却只想用最直接、最凶残的方式杀死眼前之人,出尽心头恶气。

    “!”

    儒者风无心却是早有防备,楚天变身一瞬,风无心已然飞退百丈,屠龙圣卷一扬,尽纳方圆百里之内天地之灵,化作一间金光灿灿的宫殿,将风无心稳稳护在其。这座宫殿虽是灵气所化,本为虚幻之物,却偏偏仿若黄金铸就一般,雕梁画栋、富丽堂皇,几乎能以假乱真。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同为五品修为,同样是号令天地之灵,儒者风无心这座黄金屋一现,就足以甩出南方部州那些半吊的五品修士几十条街。

    一声闷雷般轰鸣过后,金屑飘飞,楚天势不可挡的一抓,竟然只抓碎了数片残瓦。

    “!”

    就在楚天受黄金屋所阻身形一滞之时,儒者手屠龙圣卷再扬,黄金之屋倏然分解为数以万计的金色飞剑,暴风骤雨一般射在了楚天庞大妖神之躯上。

    霎时间,血肉横飞,楚天犹如被庖丁解了的牛一般,除了他那颗硕大的头颅依旧坚不可摧外,浑身上下竟然再无一丝的余肉。

    高手相搏,一着之差,满盘皆输。

    楚天败就败在他小看了儒者风无心,一丝的轻心,成就了无穷的悲剧。

    风无心虽是楚天手下败将,但要知道,那时在幽冥幻境的风无心,在面对楚天之前,可是凭一己之力在和冥龙以及夺宝的各派少年俊杰斗法,而且还占据了上风。

    就算最后楚天杀死了风无心,靠的也是出其不意,拿不灭之身以命搏命,而非是靠绝对的实力。

    这一刻,楚天输了,但是就算他输了,他依旧是杀不死的楚天、无解的林蛋大。

    “啊!大意了!”

    硕大的头颅一声嘶吼,楚天骷髅一般身躯已然飞退而去,就在飞退途,浑身血肉已然诡异至极再次极速生长。

    “!”

    儒者却似乎早知楚天有此一招,不敢丝毫大意,轻吟出口,圣卷一展,一道皎洁光辉从天而降,儒者手接圣光,身形凌空而起,指尖掠起至圣光芒,身随指动,一指天光掠向了飞退楚天的头颅。

    “天儿!”

    儒者追杀虽快,却没有快过一直关心战局的赤帝。

    之前赤帝一直顾忌楚天那出奇强烈的男性自尊,没有出手相助,不过此时却是顾不得那么多了。

    红影一闪,赤帝已然出现在楚天退路之上,素手一扬,看似不经意的一指,却是将儒者必杀的一击尽皆震散开来。弑天之光瞬时归无。

    “噗~”

    儒者风无心神通再强,也是五品修为,在三品修为的赤帝面前,顿时吃瘪,身形飞退百丈方勉强立定,接着身躯一晃。噗的一声呕出了一口鲜血。

    儒者吐血,吃惊的却是赤帝,望着摇摇欲坠的儒者,赤帝美目圆睁,满是惊诧,“区区五品修士,竟能受我赤帝一指而不死?”

    “红儿,杀了他。神州屠龙一族最是神秘难缠,他若不死。后患无穷!”

    就在儒者飞退吐血的数息之间,楚天浑身血肉已然再次恢复如初,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件道袍套在了身上,脸色虽然愈发苍白,眸却是杀意盎然。

    “既然如此,那就让他去死吧。”赤帝虽对楚天的担忧不以为然,但却习惯于对楚天百依百顺,素手一扬。就欲送儒者上路。

    就在这时,倏然天边一阵清风拂过。清雅诗吟随风而至。

    “一扇轻摇君风,十笑凤雏斗卧龙。百朝春秋翻手看,千古兴衰几月明……”

    随着清吟,一个手持折扇的年儒生仿若从虚空之踏歌而来,盈盈公府步、冉冉府趋,一步三摇的迈步来到了楚天二人身前。那副轻松惬意的模样,仿佛这里不是残酷的修士战场,而是幽雅的士学堂一般。

    “一扇轻摇君风……寒士林大儒风雅颂?!”楚天目光陡然一凝。

    “神州三品修士?!”赤帝表情同样沉重,她虽不知风儒是何人,但是看对方踏虚而来。一副神游太虚、望穿天机的神态,虽身后没有道门道绫浮动、脑后也未生佛门慧光,却知来人修为绝不下于三品之境。

    以载道,神州的三品修士,可不是部州神耀皇朝四皇之流,那都是问道之士,就算赤帝是贺州来的大妖,也不敢有丝毫的轻视,更何况如今的她已然负伤,想要在对方面前护得楚天周全,就算拼了命也绝非易事。

    “竟然是他?!”一直隐匿未出的法海,听到诗吟也是一惊。

    儒家崇尚以和为贵,所以儒门修士很少参与修真界争斗,就算参与,也大多是先礼后兵。

    人未现,诗先至,就是儒家这种理念的体现,目的是为了让对手闻声而退、以免不必要的相杀。不过,对于儒异类屠龙一族而言,吟诗,就和道家的无量天尊、佛家的阿弥陀佛一样,只是一个开场白而已。

    一扇轻摇君风,十笑凤雏斗卧龙。百朝春秋翻手看,千古兴衰几月明。这几句诗就是神州屠龙一族鬼谷寒士林大儒风雅颂近年来最喜欢用的开场白。

    寒士林,是鬼谷四林之一,寒士林大儒即是寒士林之主。

    鬼谷寒士林、方士林、乐士林、隐士林,这四林,就相当于大林寺的四院。

    所以说,这风雅颂在鬼谷之内也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而且是鬼谷极少数在修真界行走的大儒之一,其经历极富传奇色彩。

    风雅颂本是数千年前一寒门士,却心高气傲,曾十次进京赴考,只为状元而去,可惜十榜都是榜眼,其醉酒所吟之“才读书来,来看百花开,开门就见吾,吾为状元才”更是成了传颂经久的笑话。

    于是,对朝堂心怀怨恨的风雅颂一怒之下就入了鬼谷广辟天下寒士的寒士林,专门与天作对,更兼之,风雅颂所学乃是儒门法学,最是嫉恶如仇、手段残酷,在修真界掀起了数次腥风血雨,“天之殇”剑下亡魂无数。

    直至后来,风雅颂的死对头,十榜都压了他一头的秦无罪,也就是当朝丞相、稷下书院大祭酒、秦灵芸的老爹,亲自出面约战,才制止了他的杀戮行为,夺了他的法器,也就是屠龙一族的“天之殇”,之后,秦无罪为了不伤儒门和气,又将稷下书院的“君之风”送于了他。

    至此,武两失败的风雅颂即归隐不出,修身养性,再出现于修真界时,已是寒士林大儒之身,行事风格也变了很多,不过,不知为何,其修为近千年来,一直停顿在三品不前。

    所以,风雅颂也是鬼谷四林之,境界最低的林主。

    法海之所以关注过风雅颂,不是对他这个人感兴趣,而是对其手的“君之风”十分的感兴趣。

    君之风,传于亚圣,位列稷下书院三**器之一,寓君如风,风行草偃,万民伏诸,能降人而不杀人。

    而且,据说君之风的器灵,更是天下间最有趣的器灵。

    在法海看来,如此一件有趣的仁德之器,放在风雅颂这个崇尚“天无私法,地无私情,日无私照,时无私行”的儒门法学大儒手,简直就是极大的浪费。

    ps:最近诶派克,京师放假旅游、周边黑白加班,忙死累活,保驾护航,还不给加班费,没处讲理去。哎,总之,只能有空写写时就写写了。(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