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二章 一念动神威(上)

    八部天龙印、一念动神威(上)

    地、水、风、光四龙飞入洞府之后,一路横冲直撞,直奔金刚之海禁地而去,沿途之上,遇人杀人,遇魔屠魔,待四龙踏足金刚石门户之时,整座洞府已然尸横遍野、一片死寂。

    “大哥,就是这里,我能感觉到四弟的气息。”

    “嗯,四弟的气息已然微弱的不成样子,看来必是受了神耀皇朝不少折磨,卑鄙的人族,待我们救出四弟,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就在四龙化作流光直奔金刚之海而去时,金刚之海深处,金刚子所形成的异度空间之内。

    “军师,部州龙族之首,一来就是四个,还是赶紧发动金刚灭元阵吧。”耳闻龙吟之声越行越近,女曌君心下愈发惊惧不安,秀眉深蹙。

    “军师,我们即将面对的可是高高在上的三品龙族,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就算你机关算尽,又能有几分胜算?!”

    “军师……”

    “嘘。”

    “军师……”

    “嘘。”

    “军师,你倒是说句话啊……”望着身侧即使火烧眉毛也永远一副淡然模样的法海,女曌君恨不得甩起素手,在他那愈发白皙水嫩的笑脸上狠狠拍上一巴掌。不过,女曌君虽然看不惯法海的淡定,却也清楚两人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此时只能压下火气,再次发问道。

    “哎~城主,你可知我们人族为何生来双眼双耳双手双足,却只有一张嘴吗?”。

    “为何?!”女曌君一愣,蹙眉道。

    “两只眼,是为了让我们多观察,两只耳。是为了让我们多听闻,两只手,是为了让我们多实践,两只脚,是为了让我们多踏实,只有一张嘴……却是让我们少说话!可惜。这话只适合男人,你们女人却是横竖两张嘴,天生话唠……”

    “胡说,女人也是人,怎么会有两张嘴?”虽然女曌君听的云里雾里,但被法海这么笑眯眯的一打岔,紧张情绪却是一下放松了很多。

    就在这时,忽见法海神色一正。

    “嘘,他们来了。淡定些,少说话、多观察,一切有我。”

    话音一落,法海身形已然脱离金刚子所在空间,化作一滩液体,遁入金刚之海不见。

    女曌君见状,神情一凛,虽然心中依旧忐忑。却也只能强自压下,按照法海所言。驾驭金刚子远远隐蔽起来。

    女曌君刚刚藏好,高亢龙吟已然在洞内响起,四条三品螭龙已然接连现身,霎时间,龙威涌动,整个金刚之海都荡起了滔天巨浪。一片雾气蒸腾。

    人族眼中畏如炼狱的金刚之海,对四龙却毫无威胁,巨浪未歇,已然以强横肉身破开炙热蚀骨的水浪,直奔海中被下了层层封印、狼狈不堪的空龙而去。

    “神武小儿。竟敢如此折磨我等兄弟,真是该死。”

    当螭龙们远远看到空龙犹如死蛇一般蜷缩在金刚海底,不由又是愤然一阵龙吟,为首之龙张口一吐,一道土黄色巨大龙息喷涌而出。

    简简单单一口龙息,却仿佛夹带千山万岳之力,悍然压下。

    龙息过处,巨浪倏然而止,整个金刚之海都为之一凝,空龙身前法海辛苦布下的层层封印更是瞬间瓦解崩溃,烟消云散。

    随着封印崩溃,五龙已然飞至“奄奄一息”的空龙身畔。

    “四弟伤势沉重,已然失去意识,八弟,唤醒他。”…

    稍做检视,在为首黄龙吩咐下,紧随其后的白龙已然越众而出,张口吐出一团柔和的光芒包裹住了空龙,在光芒照耀下,法海在空龙身上千辛万苦弄出的伤痕顿时以肉眼可见速度飞速恢复起来。

    眼见空龙伤痕一点点消失,却依旧未见其苏醒,四龙不由一阵诧异。

    “咦?四哥龙珠未碎,龙魂未损,怎么被八弟以族内秘法神谕之光照了这么久,还不见醒转?难道是被神武小儿下了其他禁制?”

    “神武小儿虽然卑鄙无耻,但修为却是高深莫测,保不准……”

    四龙话音未落,金刚之海上陡然传出一阵法力波澜,以空龙所在之处为中心,现出一道巨大森然,犹如钻石星辰一般的阵图。

    随着阵图之上光芒闪动,刚刚被龙息压下的金刚之海水浪暴起,一尊仿若远古巨人一般的金刚石像破浪而出,双手一合,带着股股蚀骨销魂的真极罡煞轰然砸下,目标赫然是……空龙!昏迷未醒的空龙!

    真极罡煞,乃是聚金刚之海亿万年精髓所成,又经神武大帝所布阵法催动,毁身灭元,歹毒无比,三品以下修士只要沾上一点,非死即残。

    “幼稚!”

    眼看罡煞铺天盖地袭来,四龙却没有丝毫惊慌,依旧一副藐视苍生之态。只见其中一条碧色螭龙傲然张口一吐,一道碧色龙息瞬即飞起化作一团巨大球形水幕,将空龙在内的五龙稳稳罩在了其中。

    波光粼粼的球形水幕,恍若汇聚了五湖四海之力,随着水幕波纹荡漾,夹带歹毒霸道真极罡煞的金刚石像撞在其上,竟然没能激起一丝的涟漪,就被轰然弹开,而那无边的罡煞,更是犹如石沉大海一般,尽被水幕吸收不见。

    就在金刚石像被弹开一瞬,水幕中狂风暴起,其内一条青龙锋锐的长爪一挥,一道道锋锐无双的巨型风刃疾掠而过,直接将百丈高的金刚石像切成了碎片,轰然湮灭。

    双龙合力,以暴制暴,三下五除二就破掉了金刚灭元阵,令暗中窥视的法海和女曌君不由双双倒吸了一口冷气。

    “竟然还有人族余孽?受死!”

    就当法海心中琢磨是否要改变一下既定策略时,忽然又是一声龙吟响起,两道令人无法直视的耀目光芒从四龙中的白龙眸中爆闪而出,直射法海和女曌君藏僧处。

    “这也能被发现?!”

    惊诧四龙能为的同时,法海却也来不及再多考虑,蓄谋许久的擒龙大计瞬时展开。

    在光芒暴起的一瞬间。法海身形已然现出,手指一点眉心,火龙君、二雷子、三黑子已然呼啸飞出,巨爪一挥,震碎白芒直扑满是惊愕的四龙而去。

    尤其是火龙君,虽同为三品。但四爪龙威一现,顿时令原本眼高于顶、睥睨苍生的四条螭龙气势一泄,惊惧莫名。

    “四爪龙族?!”

    “这不是……三哥?!”

    “三弟?!”

    四龙惊惧错愕之间,放出三龙的法海已然凌空而立,双手接连结印,根本不给他们适应形势的时间。

    “百心如一,都天缚灵!”

    在法海催动下,被法海以一百零八颗天灵丹为代价布下的都天缚灵大阵瞬即启动,一百零八颗纯阳珠带着腾腾纯阳烈焰从金刚海底飞射而出。珠芒暴涨间化作一八零八根烈焰熊熊的缚灵巨链,犹如百龙齐舞一般盘旋交错的缠向了四龙,速度之快,甚至超越了火龙君三龙。

    都天缚灵大阵,乃是纯阳仙人的炼魔之阵,相传能令青龙俯首,白虎雌伏,朱雀卸羽。玄武归心。

    自从得到纯阳珠以来,法海也是第一次使用。久处修真荒地南方部州的四条螭龙更是根本不识得此阵奥妙,不过龙族天生六识敏锐,面对飞舞而至的缚灵巨链,四龙竟产生了一种本能惧意,再加上又有龙威赫赫的火龙君,失散多年却又明显来意不善的三黑子。以及不知出自何处、能为却丝毫不在他们之下的三雷子紧随巨链之后,更遑论还有昏迷不醒的空龙需要他们守护,此时此刻,就算是身处部州苍生之巅的四条螭龙也不由退意萌生。

    “退!”

    为首黄龙一探爪,就欲带着空龙退出金刚之海。没成想却抓了个空,正自惊诧,忽然间,四龙身侧空间一阵扭曲波动,原本昏迷不醒的空龙已然悄然搅动虚空,带着一脸虔诚坚定拦住了四龙的退路。

    “四弟你……”

    黄龙惊怒龙吟尚未出口,一百零八条缚灵巨链和火龙君三龙已然呼啸而至,守住四龙退路的空龙也合身而上,霎时间,巨链舞空、龙吟震天,伴随着一阵阵山摇地动、浪起涛惊,整个金刚之海内已然乱战成了一团。

    四龙对四龙,这场战斗整整进行了一天一夜,结果却是毫无悬念。面对自己数万年的同胞兄弟,四条螭龙难尽全力,而冥龙、空龙却没有丝毫顾忌,又有火龙君和二雷子相助,再加上都天缚灵大阵,四条螭龙自是有败无胜,最终被缚灵巨链绑成了粽子。

    自始至终,四条螭龙都没有机会施展珠芒龙亡这等同归于尽的极端手段,一开始是因为有空龙、冥龙顶在前面,他们不敢施展,待他们有此想法时,却已然被缚灵巨链缠住,根本无力施展。

    ……

    “三弟、四弟,你们为什么要背叛我们?卑鄙的人族,你到底在我三弟、四弟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直到被丢进化龙池,四条螭龙也是一脑袋的浆糊,兀自不相信几万年血脉相依的兄弟会背叛他们。

    “哎~龙,都是笨死的……”

    昂首伫立于化龙池上的法海不由一阵摇头,上苍还是公平的,他给了龙族无与伦比的天赋,给了龙族忠贞不二的天性,却唯独没有给龙族聪慧睿智的头脑,所以,龙族虽能站立在众生之巅,却永远无法成为众生之主。

    “军师,接下来怎么办?”俏立于法海身畔,女曌君不由自主的错后了半个身位,声音也难得的柔顺了许多。

    虽然女曌君一向自认女中豪杰,胸中怀有无尽野心,但是当亲眼目睹法海有惊无险的力擒四龙之后,心中却是再也难起半丝争胜之念,剩下的,唯有……仰望。

    这一次,法海又给她上了生动的一课,让她明白了什么叫做绝对的实力。

    悬空山龙族,那是数万年来一直伫立于南方部州之巅,独立于妖魔鬼怪人五大势力之外的第一种族,如今却被法海翻掌而灭。四大三品真龙一举成擒,如此心机、如此手腕、如此能为,她实在想不通法海之前为什么要如此低调。

    四大三品真龙,论战力,比之人族四皇还犹有胜之,可笑的是。神玺阁凯旋王还在挖空心思的算计法海,殊不知在法海眼中,别说区区一个凯旋王,就算神耀皇朝的四皇一帝,也不过是个屁。

    更令她想不通的是,如此绝世高人,竟然心甘情愿被她这个小小的凡界一城之主,驱使了整整十年之久,他所图究竟为何?

    “城主。接下来……自然是涛声依旧。”

    将女曌君复杂神情尽收眼底的法海只是淡然一笑,他的所思所为,根本不是女曌君这种长期受强者为尊大环境熏陶的人所能理解的,他也没必要去解释什么,他对女曌君的态度也没有因对方态度的转变而转变,依旧一如从前。

    所谓涛声依旧,自然就是法海一贯手段,晓以大义。收服四龙。

    “你们这几条三爪小辈,以你们卑贱的血脉能够和我火龙君一起追随禅师。简直就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来来来,先竖起耳朵听我给你们讲上一段小故事……什么?不想听了?那就去死!”

    这是迫之以力。

    “与你们四个部州土著不同,我本是神州雷龙一脉,虽然同属三爪龙族,但自从我追随了禅师。服用了禅师所赠一品化龙丹,如今我的血脉已经无比纯正尊贵,用不了多久天龙大道可期,羡慕吧?不少字你们这些土著好好搜寻一下血脉的记忆,应该知道什么是化龙丹吧?不少字只要追随禅师。净化血脉就不是梦想。”

    这是诱之以利。

    “大哥、六弟、七弟、八弟,我们本是一母同胞,几万年来生死与共、不离不弃,当年我被屠龙一族所伤远走异域,差点成了人家的祭品,多亏禅师仁慈救我性命,四弟情况也和我相似,都是禅师所救,所以我们两个已经决定此生追随禅师,希望你们也能放下成见,我们兄弟七个一起追随禅师,共求天龙大道,你们若是不同意,那我们两个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们死在我们面前,火龙君前辈,不要再打了,你要杀我们兄弟就先杀了我们两个吧……”

    这是动之以情。

    “四位,空龙之局,本就是神耀皇朝设下的奸计,而贫道,不过是他们用以牺牲的棋子,他们目的则是借此局削弱你们龙族的实力。如今,四位被金刚闸困在金刚之海,以你们的尊崇身份,诸位的族人必然不会轻易离去,定会守护在外,如此一来却是正中了神耀皇朝的圈套……神耀皇朝的残辣手段想必你们也清楚,你们可以想象一下,缺少了你们的螭龙一族,又有谁能够抵挡得住四皇一帝,咳,算算时间,好像已经过了一天一夜了,想必用不了多久,螭龙一族就会成为部州的历史。哎,虽然贫道和神耀皇朝不是一路人,但是,就算贫道不计前嫌竭力帮助你们,以四龙之力,想要破坏金刚之闸也要花费许多功夫,不过,若是能够聚集八龙之力……”

    这是晓之以理。

    与当年辛苦慑服冥龙不同,这一次,法海却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手段也比当年丰富了许多,迫之以力、诱之以利、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火龙君、雷龙、冥龙、空龙,按照法海之前拟定的剧本台词,接连数个时辰演下去,再加上法海的慧心八音不时见缝插针,就算强如三品螭龙,意志也难免动摇。

    “南无阿弥陀佛~”

    看到四条螭龙意志动摇,法海不由满意一笑,毫不迟疑的吟出天龙禅唱,发动了化龙池炼化威能,恢宏佛光梵影犹如九天落莲般在化龙池内涌动起来,四个时辰后,光消影散,四条螭龙已然被顺利洗脑,皈依于法海座下。

    “之前被凯旋王算计,本来只想将计就计,借机擒下两条龙占占便宜,没成想这次却有如此大收获。如今,地、水、火、风、雷、光、暗、空,三品八部真龙齐聚,我自从穿越以来,辛苦修炼十余年的《天龙大势至菩提经》终于大成有望,可以显现出神州一品神通的真正威能了。”

    炼化四龙之后,法海身形依旧保持跌伽之姿,庄严肃穆漂浮于虚空之上,双手接连变幻、结出玄妙佛印,在佛印操控下,身下化龙池形貌陡然缩小,直至丈许,犹如一座莲台般,散发着缭绕佛光冉冉飘向了法海身下。

    身形一落,法海宝相庄严的盘坐于化龙池上,单掌一举,地、水、火、风、雷、光、暗、空,八条三品真龙已然从化龙池内飞腾而出,张牙舞爪的盘旋于法海头顶之上,在漫天龙威压迫下,那亿万载地火高温下形成的金刚之海,仿佛都要为之凝结成一团。

    “道以一为始,禅以一为终。但凡佛法,皆以归心一念为最高境界,而《天龙大势至菩提经》中,抛开那只存在于理论之中,从没有人修炼过的万龙炼界之法不谈,天龙三绝最上式,就是能够一念动神威的八部天龙印,如今我却是终于可以尝试施展一番了。哎,作为上邦神州大派修士,貌似我已然低调了十年之久,也该是时候出去搅动一下部州风云了。”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