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二十八章 无漪含露(二)

    “小妮子本事不赖,这一下竟然耗掉了我近一成的法力。”

    法海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身形一闪飞到了凰漪身畔,一把将唇边含血、重伤昏迷的凰漪抓了起来,毫怜香惜玉的啪啪几个耳光下去,就将其强行扇醒过来。

    “噗~”

    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凰漪满是力的望着法海,却是已然成了待宰的羔羊。

    “道爷,这个胖女人怎么办?”[

    不知何时,汪兴刄已然化作人形,将倒在另一边的花含露抱在了怀里,一路小跑的来到法海身前。

    “能怎么办?如此心思歹毒之人,干脆一刀杀了省事。”法海瞥了一眼欲言又止的汪兴刄,淡然道。

    “道爷,如此美女,杀了可惜,不如赏给小的吧。”

    “美女?莫不成你对她有意思?”

    看汪兴刄一副怜香惜玉模样,法海顿时一愣。

    “嗯,小的一生阅女数,但是方才一看到她,我这小心肝就扑腾扑腾一阵乱跳,按照你们人族的说法,却是对她一见钟情了。”

    “呃,一见钟情?!这么丑,你也不嫌弃?”

    “丑?怎么会丑?在小的心中,她简直是天下间最完美的女人。”

    “你方才是不是被她给虐傻了?”

    “小的说的都是真心话。道爷你看,第一,她有狐臭,比臭豆腐还臭,这个味道简直令人心猿意马;第二,她的声音沙哑高亢,听的我几乎情难自禁;最重要的是,她一张嘴,就会露出粘牙缝上的那片青菜。绿油油的,简直太迷人了,还有……”

    “好了,不要再恶心人了。贫道承认是我没眼光好不好?她就交给你了,你看着办吧。”

    “谢谢道爷,小的立刻去和她xxoo。将生米煮成熟饭,省得她醒了之后寻死觅活的反悔。”

    “去吧,记得找个离四季阁远点儿的地方,省得我听到声音恶心。”法海一阵摇头,实在法想象汪兴刄和这花含露一起做那种事时的场面。

    “沧海一帆悬,你以为打败了我们,就万事大吉、予取予求了吗?你这是痴心妄想!你可知道,我凰漪乃是麟皇的义女,赤霞仙子的女儿。你如此对待我,父皇和娘亲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从今以后天下将没有你们立足之地……”望着汪兴刄屁颠而去的身影,凰漪顿时一阵惶恐,有花含露这个前例在,她实在法想象自己会面对什么,所以,就算她平素孤高冷傲。此时也不得不搬出了自己的后台。

    “你以为搬出神麟和赤霞仙子就能吓住贫道吗?”

    “父皇他老人家是三品后期修为,差一步即将踏入二品。乃是这个天下间有数的绝顶高人,凭你的微末实力,根本抵挡不住他老人家一根手指。若是他老人家知道我落在你手你受辱,定会雷霆大怒,届时,别说是你们兄妹。就算整个焱凰城都要跟着陪葬!”

    “哈!你以为贫道是吓大的吗?”

    “我来焱凰城找你这件事,我娘亲和我父皇都知道,不信,你就可以试试看。”看到法海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凰漪气势不由一颓。“不过,你若能放我回去,再交出我哥哥,今天的事,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

    “贫道倒是忘了,你是小麟子的妹妹……”[

    法海闻言,忽而一笑,扭头一声大喝,“小麟子,赶紧给贫道滚出来!”

    法海话音未落,火麟剑少的身影已然从楼阁之中飞出,飘落在法海身前,满是惶恐恭谨道,“主人,你找我?”

    “哥哥!”看到火鳞剑少,凰漪顿时眼圈一红。

    “漪?你怎么会在这里?”火麟剑少眼中只有法海,待听得这声熟悉呼唤,目光才转向了地上重伤的凰漪,不由一愕。

    火麟剑少二百多岁才勉强修至六品境界,在皇界也是有名的废柴,凰漪未至百岁,就突破了五品境界,在皇界则是有名的天才,不过,兄妹两人悟性虽天差地别,但关系确是非常的好,一母同胞,手足情深。

    “自从将你调入戢刃营培养,这十余年来,娘亲和我一直都在闭关,没想到一出关就听说你落在了这个沧海一帆悬手中,而且还为他放弃了戢刃营的大好前途,甘愿做一个小卒子在凡界为他奔走驱策,哥哥,你可知道娘亲看了你的信后有多生气?你怎么会想到要将娘亲和我交给这个……,算了,我知道你定是受到他的蛊惑胁迫,要不然就是中了他的邪术迷失了心窍,不过,我和娘亲一定会想办法让你脱离他的控制的。”凰漪咬紧樱唇,恨恨望向了法海,“沧海一帆悬,只要你放了我哥哥,我说过的话就算数。”

    “小麟子,贫道有蛊惑、胁迫过你吗?”法海闻言,不由一笑,转头看向了火鳞剑少。

    “没有啊,主人对属下犹如春风一般温暖和煦,怎么可能会强迫我去做不愿做的事?”火麟剑少顿时诚惶诚恐起来,“属下的人生意义就是帮助主人将淡然妙道发扬光大,并说服娘亲服侍主人,这都是属下自愿的。”

    “哥!”凰漪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火麟剑少,以她对火麟剑少的了解,实在看不出他话中有任何违心之处。

    不过,火麟剑少虽然一脸真诚,但语气神态与她心中的哥哥相比,却似乎换了个人一般。

    他怎么能够如此大义凛然的说出这些耻下作之言?

    这简直太诡异了!

    “你到底在我哥哥身上施展了什么妖法?”百思不得其解的凰漪,不由将所有的愤怒都指向了法海,“若我哥哥有什么三长两短,你百死难赎其罪!”

    “闭嘴!第一,你哥一切都是自愿的,第二,你现在不过是一个俘虏,还没资格对贫道指手画脚。”

    “贫道从来都是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的性子。”法海冷冷一哼,“就算看在小麟子面子上,贫道可以饶你一命,但是你也别想贫道会轻易放过你。”

    “你欲如何?”凰漪冷冷一哼,“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贫道素来对打打杀杀没兴趣,不过,你这张嘴实在是太硬,今天贫道必须给你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法海嘿然一笑,“凰漪,花含露,漪含露,今天就让你涟而来,含露而去吧!”(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