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二十九章 妙道席卷天下(六)

    “醉卧美人膝,醒赴霸王宴。谈笑破万城,吾智可胜天。”

    “真是太嚣张了!小小一个狗头军师,也敢出此狂言,他凭什么?”

    “此人是谁?!”

    法海不出场则已,一出场就震惊四野,望着潇洒飞落演武场的法海,四外众人表情各异,有震惊,有好奇,有羡慕,有不屑,但更多的则是莫名其妙,把名不见经传的法海当成了搅局者。

    “各位同道请了。贫道乃焱凰城主麾下军师沧海一帆悬,此次专为吾主助阵而来。今日之战,个中缘由想必诸位都很清楚,三位巡界使有令,吾等不敢不从,不过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又谓物竞天择、胜者为王,吾等虽是不才,这北域霸主之位,却也不会轻易放弃,更遑论吾主乃是北域第一高手,称霸北域众望所归,傲苍天、厉剑邪、龙腾云三人,不过是在巡界使面前鼓弄是非、仗势挣扎的跳梁小丑而已。吾等也希望通过此战,让几位尊贵的皇朝巡界使认清他们的真面目,转而护佑吾城!”[

    法海一上场,就反客为主,一席话慷慨激昂,锋芒看似直指台上一侧三位城主,实际上却是指桑骂槐,绕着弯的在指责白衣邪少等人拉偏架、仗势欺人。

    “放屁,受死!”

    “狂妄,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余地,还不给我滚下台来!”

    “慢着,小小一八品修士,若我等亲自出手,岂不有失身份?”

    法海话音未落,就引起了连锁反应,台上三位城主被法海气的脸都绿了。身形一动就直扑法海而去,却被同在台上的黑白双煞和女曌君三人冷然拦了下来。

    与此同时,对法海分外蔑视的黑流鬼少也挥袖卷起一道罡风吹向了法海,而他身侧的白衣邪少则手腕一抬,阻止了黑流鬼少所发罡气。

    “沧海一帆悬,以你的眼光。不至于看不清形势。本少很好奇,你的胆量来自哪里,你的自信又来自哪里?”白衣邪少拦下黑流鬼少后,方气度悠然的轻轻一瞥法海。

    “贫道的胆量来自于自信,贫道的自信来自于吾主女曌君,贫道坚信吾主必胜,更坚信是你们错信了三位城主!”没想到,法海的气度比白衣邪少还要悠然,丝毫不领情。

    “好!本少最欣赏有自信的人。不过这个世界还是要实力说话的,赌斗的结果定会击碎你的自信,届时就不要怪本少落井下石,再治你一个不敬皇朝巡界使之罪。”

    “若是吾方输了,贫道话可说。”

    “呵呵,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法海闻言,只是微微一笑,也不管台上台下冷厉嘲讽目光。悠然下台,飞落于白衣邪少身侧。

    通过当日念珠观察。法海就发现这白衣邪少是部州北域少有的以智自傲之人,所以,他选择完全视黑流鬼少不屑目光,施然朝白衣邪少稽首一礼。

    “巡界使,贫道就在这里观战如何?”

    “妨。”

    果然,作为北域难得的文化人。白衣邪少似乎很吃法海斯斯文文这一套,气度十足朝法海一拂手,同意了法海的请求。

    经过法海这么一搅和,此时场上三位城主也失去了说上几句场面话的兴趣,邪剑城主厉剑邪直接飞落场心。曲指一划,一柄幽暗七品飞剑已然出现在手中,剑锋一扫,直指女曌君。

    “女曌君,手下见真章吧!”

    没待女曌君动作,白煞已然化作一道狂风扑向了厉剑邪,丹气四溢间,二人斗在了一起。[

    “二位巡界使既然认为吾方必输,不知可否有兴趣和贫道赌上一局?”

    “有何不敢?不知你要赌什么,如何赌?”白衣邪少闻言不由一笑。

    />

    “就赌此局,吾方必胜如何?”

    法海手一挥,十颗人灵丹已然浮现于空中,“若是白煞输了,这十颗人灵丹就是二位的,若是白煞赢了,二位也要输贫道十颗人灵丹,怎样?”

    “哈哈,好!”

    白衣邪少不由哈哈一笑,话音未落却见场上剑气狂涌,白煞已然被厉剑邪一剑劈成了齑粉。

    “本少可以认为你是来贿赂我们吗?”

    白衣邪少语中满是揶揄,伸手一抄,十颗人灵丹已然尽入囊中,这时,台上黑煞已然上场,再次对阵厉剑邪。

    “这一局,一颗地灵丹!”法海却是毫不在意,又是一挥手,空中现出一颗地灵丹。

    “地灵丹?!”

    法海话音一落,却是满场皆惊,万众目光瞬间视了场中激斗,尽皆集中到法海和白衣邪少二人身上。

    这也太疯狂了吧?小小一个焱凰城军师,八品修士,主动挑衅巡界使不说,竟然敢以天下罕见的地灵丹做赌注,这也太牛气了,女君这阵子到底劫掠了多少财富?

    “好,再赌!”

    白衣邪少眸色一动,虽然觉得法海行为有些异常,不过众目睽睽之下,作为皇朝巡界使的他却不想退缩分毫,更何况,一颗珍贵的地灵丹就摆在他的面前,唾手可得,他法不心动。

    “哎,竟然又输了。”

    不出一炷香时间,场中厉剑邪再发神威,一道凛冽剑气化作经天长虹,再次将黑煞斩成了碎片。

    “厉剑邪,你的死期到了!”

    这时,痛失两员大将的女君已然亲自登场,大氅一挥,一顶华丽秀气的火红头盔已然覆在头上,头盔和她身上火云战凯本是一件法器,此时组合起来,女君周身顿时被一团幽冥烈焰包裹起来,如同地狱战神一般冲向了厉剑邪。

    “这一局,十颗地灵丹!”法海见状,又是面表情的一挥手。

    “十颗地灵丹!这一局,本少赌女君胜,如何?”白衣邪少嘿然一笑。

    “可以,既然巡界使如此选择,那贫道就压厉剑邪胜好了。”

    法海见状,表情确是没有丝毫波动,仿佛早就料到白衣邪少会如此选择一般,这不禁令白衣邪少心头窃喜收获之余,也是一阵疑惑。[

    要知道,十颗地灵丹,对于凡界修士来说已然是天文数字,就算女君这阵子攻城掠地,搜刮了不少财富,合起来也难以换得十颗地灵丹,除非是她偶然得到了什么秘藏宝藏之类,才有可能出手这么阔绰。

    不过就算再阔绰,也经不起如此挥霍,白衣邪少此时也弄不清法海如今作为,到底是在打什么心思。

    不过,不论法海打什么心思,他白衣邪少都胜券在握,有绝对的信心占尽便宜,将法海玩弄于鼓掌之中。(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