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法海戒色记

第六章 洗劫苍生

    告别了君惜月之后,法海打扮成一个普通人,一路藏匿踪迹昼伏夜行,并不断变换行进路线,终于在十天后安然回到了大林寺。

    这次回山又与上次不同,法海一踏入大林下院,就发觉寺内弟子见到他后,态度较之以前恭敬了许多,尤其是一些低辈年轻弟子,看向法海的目光满是高山仰止,这不禁令从未享受过这种待遇的法海心头稍稍有些飘飘然。

    千佛大戒放异彩,幽冥幻境收渔利,绝地反击诛群魔,如今的法海,乃是寺内不折不扣的风云人物,在名望上早已将法逸甩出八条街,尤其是近日法海诛魔之战在修真界传开后,就算是寺内一些成名数百年的寺内精英弟子也难望法海项背。

    无量宝殿之外,平素眼高于顶的执事弟子见到法海前来,顿时眼眸一亮,恭恭敬敬的合什问候起来。

    “弟子见过司院大师……”

    “嗯,本座受大方丈之命赴京城弘化,如今任务完成,特回山向大方丈复命,还请师侄代为禀报一声。”

    “哦,司院大师请稍后,弟子这就去禀报。”

    望着态度恭谨有加、丝毫不敢怠慢的执事弟子背影,法海心头一笑,名望的确是个好东西,以前的下院司院大师在寺内弟子眼中是个笑话,如今的下院司院大师在寺内弟子眼中却是个传奇,不可同日而语。

    不一刻,执事弟子即行返回,法海随他进入了无量宝殿的偏殿。

    无量宝殿较之下院的大雄宝殿简朴了许多,但在内部装饰上却异常庄严肃穆,一砖一瓦,皆蕴含澎湃佛力,踏入其间,令人心神为之一清。

    一进入偏殿,法海就看到了神态永远都是那么和煦的无花大方丈赶忙快走两步,上前见礼。

    “弟子法海,参加大方丈。”

    “做的不错,没有辜负老衲对你的期望尤其是诛杀阳随欲一事,不但为寺内死于其手的弟子报了仇,还大涨了我寺在修真界的声望,很好······”

    从无量宝殿出来后,法海的心情分外舒畅,因为他不但得到了大方丈的褒奖,还得到百枚天地念珠的奖励而且,大方丈还明确表态,将来有机会还会对他委以重任,简而言之,将来若大林在江南开辟分院,他法海有机会成为第一任住持。

    虽然大林寺势力进入江南,开辟金山寺之事或许要百十年后才能进行,但是有了大方丈的表态法海心里也踏实了许多。

    一般来讲,大方丈作为掌教至尊,和他这种级别的弟子会面是不会谈实质性内容的最多也就是褒奖一番、勉励两句,而这次大方丈却破例对法海许愿,这本身就是一种另眼相看的认可,这种认可对法海来说,甚至比他得到奖励还要珍贵。

    先公后私,了结了公事后,法海就直奔小小禅院而去。

    小小禅院,宁静如前,法海在禅院内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法二和师娘身影,只得推门进入了无渡禅师的禅房却见无渡禅师正老神在在的盘坐在禅床上闭目养神。

    “师父,我回来了。”

    “自从小二这孩子前些时日下山历练后,我们夫妻难得过上几天清静日子,没想到你小子又回来了。”无渡禅师脸上一副无奈的表情,却难掩眸中的笑意。

    “法二师弟下山历练去了?难道他已经突破了九品境界?”法海却是一愣。

    “这孩子是天生的灵童,西天的阿罗汉转世如若不是整天脑袋中琢磨的都是情孽之事,他的修持进境绝不会比你慢上多少。这不前些时日,看到妙-玉主仆下山,他就又按耐不住了,想方设法求得老衲同意给人家去做护花使者了。”

    “这也是好事,或许见识过花花世界后,他就不会再那么惦记翠儿了。”

    “可能吗?算了,说说你吧,此次下山收获如何?”

    面对无渡禅师,法海说话却是直接了很多,一五一十的将下山后经历详细讲了出来,并没有刻意隐瞒什么。

    “你可猜到是谁出卖了你?”

    “嗯,**不离十,可惜,却是没有证据。”

    “没有证据,这个闷亏你就只能咽下。他们倒是好算计,依靠魔教除去你固然是好,就算让你杀出重围,你和魔教之间的仇怨也会越结越大,对你以后行走修真界极为不利,如今你和葬日魔教结下生死大仇,正遂了他们的心愿。”

    “我会想办法阴回来的……”

    “你呀,总是喜欢把聪明二字写在脸上。记住,聪明总会被聪明误,越聪明的人越遭人忌讳,只有大智若愚才是处世之道。就算你做不到大智若愚,也要学会将聪明才智隐藏在修为之后,让敌人重视你的修为,忽视你的智慧,这样智慧才能在关键时刻发挥出最大的威力,一举扭转局势。”

    “师父说的是,弟子受教了。”

    “如今你舍利已经大成,下一步想要修成宝身,却不是憋在寺内能够成功的,你可想好要去哪里苦行?”

    “弟子想去南方部州,一来可以避开葬日教纠缠,二来,听闻楚中天逃到了那里,弟子也要去和他做个了断。”法海沉吟道,还有两个不得不去的原因他并没有向无渡禅师明说,那就是未雨绸缪近距离探查一下青蛇的动向,以及化身神棍开宗立派收集信仰之力。

    白蛇一直是法海心头一块大石,无渡禅师虽说她尚有千年才能修为尽复,但是这个世界的事谁又说的准?一旦白蛇提前恢复修为,法海却毫无所觉,将来势必会陷入被动,弄不好就会被人牵着鼻子走上原本法海的悲催老路。

    如今既然知道青蛇身在南方部州,法海无论如何也想要去观察了解一番,才能心中有底。

    利用吉祥天光收集愿力也是势在必行。随着法海修为的提升,对这个世界认识的越深,他就越能感觉这个世界的凶险之处,更感觉到自身实力的不足,但是,以法海的性格,他不可能像楚中天一般靠打打杀杀、吞人夺宝来暴发。

    在法海看来,他和楚中天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比楚中天有文化,文化人自然要有文化人的行事方式,下士谋城、上士谋国,上上士谋的则是这天下芸芸众生。

    楚中天靠打杀夺宝发家不过是暴发之小道而已,真正的暴发之大道,不是洗劫一人一物,而是洗劫整个天下苍生。

    这就如同再大的大款,也大不过公款一般。

    法海想做的就是要将整个南方部州百亿生灵、乃至天下芸芸众生玩弄于股掌之间,为其修行提供庞大到难以想象的愿力之源。

    这两件事法海没有向无渡禅师提及,就是因为风险太大,牵扯太广,一个不慎,就是身死道消、满盘皆输,法海不想让其担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